刚刚更新: 〔化仙〕〔武侠世界的慕容复〕〔娱乐圈毒奶影后〕〔重生商女:季少,〕〔海贼王之BABY5倾世〕〔一生一世笑皇途〕〔末世控兽师〕〔路过漫威的骑士〕〔他从深渊捧玫瑰〕〔木叶的抠脚大仙〕〔女配修仙血泪史〕〔重生星际养娃日常〕〔王爷偏要娶我〕〔在娱乐圈的边缘疯〕〔美女总裁的最强神〕〔吻安,总裁请轻撩〕〔王者荣耀:亲爱的〕〔重生军婚宠妻:时〕〔乡村小医神〕〔重生之地球游戏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十八章丁谓的阴谋
    这是赵祯第一次从宣德门进入皇城,所谓宣德门其实就是宣德楼下的城门。

    此楼可不比其他的楼宇,而是城墙的一部分,极为气派庄严,楼下有左右掖门,中间则是正门,乃是天子车驾的进出御门,等闲不得开启。

    四人看着高耸入云的城门楼子两眼发直,蔡伯俙更是张大嘴巴感慨:“这宣德门可一点也不比老北京的前门差,不,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前门在北京人的记忆中是极为高大的,前门就是正阳门,是北京内城的正南门,是老北京的京师九门之一,算的上是古代建筑中的精华。

    但是与宣德楼比起来却稍逊一筹,无它,因为正阳门是在明朝建立,而且是参照了宋时城楼的建筑风格,与宽阔的城墙比起略显窄小。

    而宣德楼是继承了大唐鼓楼的风格,外形豪放,规模宏丽,形制高大。从瓮城气势的雄浑就能看出唐代建筑的瑰丽。

    进入皇城之后首先看到的就是雄壮奇伟的大庆殿,四个孩子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如龙般盘踞于此的怪兽,不住的感叹。

    过了大庆殿没多远就是尚书省,马车缓慢的停下,到了尚书省后首先看到的便是下马石,无论武官员品级多高都要下马,这是太祖定下的规矩,皇亲国戚也不能例外。

    赵妙元和王语嫣被留在车上,她们没必要参与到这件事情之中,赵祯的想法是能保住一个是一个,而小胖子则是觉得女人不宜参与政治。小胖子的大男子主义被公主深深的敌视。

    在扭耳朵掐软肉的威胁下,小胖子狼狈的连滚带爬滚下了马车:“我说的有错吗?为什么明明是关心却被误解?!”

    赵祯看着向自己哭诉的胖脸耸了耸肩膀道:“这两位是现代的女性,她们的诉求就是男女平等,你丫用大男子主义去和她们对话,不被打残已经是人家手下留情了!”

    蔡伯俙呆立在原地在风中凌乱,这时才想起初恋女友的话:大男子主义是病,得治!

    赵祯在内侍的带领下来到了垂拱殿,这里是外城和官家商议国事的重要场所,仅次于德殿。

    站在门外就能听见里面的争吵声:“丁相公的话怕是不妥,太子乃是国之储君,又只是八岁的孩童,岂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这只不过是小吏不识礼法罢了,没必要深究!”

    阴阴恻恻的声音响起:“张怀政你说的轻巧,你是太子的直讲,授予礼法本就是你应尽职责,你也不能逃脱干系!”

    看来这时便宜老爹还没来,先进去看看情况再说。

    赵祯轻咳一声就迈步走进大殿之中,瞬间整个垂拱殿都安静下来,数到目光直刺身穿常服的孩童。

    蔡伯俙已经被吓惨了,这些人不是当朝相公就是副相,更有常年从事挑刺工作,天不怕地不怕的御史中丞。

    久居高位者给他的压力瞬间就如泰山压顶,而身穿绯红色公服的御史中丞具有纠察官邪,肃正纲纪。大事则廷辨,小事则奏弹的权利,这就是古代的检查官啊!

    他的眼神就像是大量猎物一般在小胖子的身上扫描者,目光划过的地方,蔡伯俙身上的肥肉都竖起一层汗毛!

    不自觉的向一旁的太子靠拢,赵祯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没事,有我呢!”

    原本天不怕地不怕的蔡伯俙干咽了一下口水,小声道:“我这身肥肉就交给你了!”

    赵祯点了点头扫视着众人道:“孤在进来之前你们讨论何事?不用在意孤,你们继续。”

    丁谓看着年幼的太子,心中暗自揣测。

    太子与往日不同,他之前见过太子,完全就是个老实孩子,但是现在的他眼神清澈透明,往日的幼稚童真仿佛消失不见,透露出的只有干净二字。

    但是如果仔细观察,他赶紧的眼神下却隐藏着难以言喻的光芒,仿佛看透了一切。众人在这里的争吵只不过是一群无知者的游戏。

    张怀政快步走到赵祯身边道:“太子前来所为何事?”

    赵祯苦笑道:“孤在高阳正店与辽使发生口角,孤一时不忍便与他们理论起来,百姓观之觉得解气,便呼万岁。其实本意并非是孤万岁,而是大宋万岁,皇宋天威。”

    说完便紧紧盯着丁谓的反映,他想看看丁谓是否如历史上的评价一样有捷才。

    果然他避重就轻的问道:“太子殿下为何不出言阻止?”这就是在便向的指责赵祯享受这一待遇。

    “山呼声传播之疾,孤以无力阻止,况且这是辽使张俭的圈套,他在认出孤时便佣逾越之称,巡城虞侯霍老七便找了他得道,下意识的喊出万岁来。”赵祯不卑不亢的回应道。

    这就是一场战斗,狭路相逢勇者胜。

    见赵祯的回答有凭有据,丁谓计上心来:“这些都是太子的一面之词,老臣并不是怀疑太子的言论,可是太子年幼,也许记错也是说不定的。但万岁之称不下人臣,太子乃是国之储君更应注意才是。”

    这就是在否定自己的仁德品行了。

    听他这么一说旁边身材短小,面貌丑陋且脖子上张有肉瘤的大臣说道:“丁相公所言甚是,太子之错便是礼法不清,唉这还是幼童就有如此犯上之举,日后……”

    看着他脖子上恶心的肉瘤,赵祯不用猜都知道他是人称瘿相的王钦若!也是五鬼之一的奸相啊!难怪他直接附和丁谓指责自己的人品。

    赵振刚要开口,一旁的大胡子就打断:“太子年幼礼法不全是我等咨善堂辅臣的错,不因归咎与太子!鲁宗道甘愿受官家责罚,但太子无过也!”

    “李迪身为太子宾客亦有错处,愿与贯之兄一起负罪!”另一位中年士开口担下责任。

    赵祯震惊的望着三人,他们在丁谓的圈套前如飞蛾扑火,一往无前的牺牲自己,保护太子的名节。这让他感动的说出不出话来。

    他们没办法应对丁谓的圈套,但是却可以用自己填补陷阱,让太子安全通过,这样的精神让赵祯无法去评论,因为无论什么样的语言也表达不出他们执着。

    这难道就是古代清流臣的气节吗?拥有这样优秀的臣居然会亡国,这让赵祯百思不得其解。

    小胖子在一旁捏着拳头,牙齿嘎嘎作响,士大夫的这种精神感染了他。

    赵祯冷笑着对他说道:“你着什么急?我自有办法让丁鬼付出代价!”

    丁谓与王钦若、林特、陈彭年、刘承珪都以奸邪险伪闻名东京城,人称“五鬼”。叫他丁鬼实在妥帖。

    赵祯有这样的自信是因为看到了大殿门廊后的陈琳,这意味着便宜老爹也快来了!

    只要能解释巡城虞侯霍老七为何会喊出万岁之称就可以了,其他的事情只能说明自己爱国心切,和张俭的险恶用心。

    不怕事情坏,就怕闹不大!

    只要把事情闹大,自然就会有正直之臣和良善百姓出来为自己说话。这是一个言论相当自由的朝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最强主角!〕〔修神时代:我有无〕〔我是FIFA球王〕〔我要大宝箱〕〔快穿之宿主正在渣〕〔国民女神:史上第〕〔圣踪〕〔乱世我为侠〕〔都市之绝世仙帝〕〔乡村透视小农民〕〔蜀山剑宗系统〕〔魔鬼主教〕〔公主在上:国师,〕〔快穿:吾儿莫方〕〔快穿之这个愿望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