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漫漫咖啡馆〕〔都市强尊林君河〕〔我的钢铁战衣〕〔修罗场的生存手册〕〔无相雷帝〕〔逆几率系统〕〔军事承包商〕〔掌御诸天〕〔重生无敌升级〕〔苏联1941〕〔狩妻狂魔:世子妃〕〔求真诸天万界〕〔小鬼报喜〕〔天赋轮盘〕〔天下珍藏〕〔路过漫威的骑士〕〔怪物聊天群〕〔大遁甲师〕〔李教授的首尔悠闲〕〔聊斋纪行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十九章太子的反击!
    令赵祯失望的却是便宜老爹没来,来人却是皇后刘娥!

    这让鲁宗道等人失色,皇后是倾向与丁谓的,这是满朝皆知的事情。

    情况不妙了,刘皇后很有可能用这件事打击太子的威信,这是鲁宗道等人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刘娥身着一丝不苟的朝服走入殿中,身上的环佩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扫视在场的众人后说道:“事情的经过予已经知晓,太子礼法逾越,可大可小,诸位都是朝中的相公御史,怎么处理?”

    王钦若首先开口道:“太子礼法不全,错在其师,集英殿学士张怀政难辞其咎,李相公身为太子宾客不能督促太子礼法亦有错处,鲁宗道……”

    赵祯看着王钦若滔滔不绝的栽赃罪名,心中愤怒的直发抖,这简直就是颠倒黑白,事情还没弄清楚,就开始迫害起拥护自己的大臣,这还了得,正义之士蒙受不白之冤!

    “丁相公怎么看?”刘娥的丹凤眼微转望向一旁的丁谓。

    丁谓轻咳一声道:“太子并无错,错在其师,是否外放以儆效尤?”

    他的话更加狠毒,虽然直接说赵祯无错,但是条件却是要砍掉他的左膀右臂,这些拥护赵祯的大臣不是相公就是大学士,亦或是在两府中占据重要位置的人。

    如果他们被定罪外放,两府南面会遭到清洗,这是丁谓在为自己的势力安排人手的好机会他岂能放过?

    但李迪与鲁宗道等人并未反击,只是默默的向皇后刘娥躬身施礼,这就是君子!

    他们刚刚已经把罪责揽在自己身上,现在依然要这样保护太子,看着如青松般挺拔的脊梁,赵祯眼睛不自觉的湿润,这些老师是用身体力行的方式告诉自己,正直之道,君子之道!

    他们的苦心赵祯怎么能不知道?

    但是,自己可不是老实孩子的仁宗皇帝!凭什么要让臣替自己承担罪责?凭什么自己要背负莫须有的罪责?

    已经怒火中烧的赵祯望着王钦若与丁谓,恨不能立毙两贼与殿中!

    丁谓刚刚说完望向太子,身体突然就僵住,他在太子的眼中见到了侵入骨髓杀意,目光冷的像一把尖刀,直刺他的心脏!

    多少年了,丁谓已经忘了这种感觉,就像少年时被自己强抢女子的丈夫眼中的杀意,这种仇恨不共戴天,虽然他无力报复自己,却总能在睡梦深处刺激自己惊醒。

    眼前的少年随不是那匹夫,但却有过之而无不及,太子国之储君!未来的大宋之主!

    自己光想着砍掉他的帮手,却忘了他的真实身份!

    最让丁谓没想到的是,太子居然能把眼前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年仅八岁的孩童正是单纯懵懂的年纪,即使他能明白一些道理,但是朝堂中的政治手段他怎么能知晓。

    丁谓发现自己错了,太子的目光很清澈,就像刚刚那股杀意根本就不存在,但是愈是这样,丁谓就愈发恐惧,他想起前段时间听人说起的轶事。

    狼是一种报复心极强的动物,如果捕杀的不彻底,跑掉哪怕一只,那只狼会不断的前来报复不死不休。

    眼前的太子就像看似人畜无害的狼崽,一旦成长起来恐怕自己也是凶多吉少!

    看着一旁王钦若口若悬河的声讨几人,丁谓真的想冲过去捂住他的嘴。现在说的越多太子的记恨就越大。

    小胖子喘着粗气,呼哧呼哧的喷在空中,赵祯的脖颈都被他吹的汗毛竖起。

    “别着急,该我们了!”

    赵祯缓步上前,慢慢的走向丁谓,脸上挂着人畜无害的笑容。

    但在丁谓眼中,这孩童的天真却如厉鬼,不断的靠近自己,身体下意识的向后缩去。

    皇后刘娥看着太子奇怪的问道:“益儿有何事?”

    她的话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赵祯身上。

    “儿臣是想记住丁相公和王相公的面貌,害怕他们出外后忘记了!”赵祯语出惊人的说道。

    所有人的眉头都皱起,太子的话是什么意思?丁谓和王钦若罢相出外?

    这怎么可能,难道是太子被吓糊涂了?

    只有了解他的小胖子兴奋的捏了捏拳头,作为死党的他知道,赵祯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必然已经有了办法!

    果然,赵祯奇怪的问道:“鲁师,你曾担任右正言谏章一职,可知蓄意捏造事实混淆视听,用不实之莫须有攻击同僚,行党争之举是为如何?”

    鲁宗道为人正直,赵祯的话让他勃然大怒道:“这是逆臣之举,人人得而诛之!”转而有对赵祯道:“太子慎言,我大宋朝堂清明干净不会出此大逆不道之臣。”

    鲁宗道稍微一像就知道太子在职责丁谓,但是却没有办法证明丁谓的罪行,他所说的话确实是言之凿凿。

    赵祯点头,只要自己能证明丁谓是在捏造事实就好。

    “丁相公说我记错了?那就传人证来吧!”

    赵祯说完就对上首的皇后刘娥说道:“恳请娘娘还我清白,传当时在场的百姓和巡城虞侯霍老七前来对证!”

    王钦若笑道:“这时候上哪去找百姓和巡城虞侯,即使找到虞侯,孤证不足信!”

    “说得好!王相公不愧是做过太常丞,判三司的人,也知道孤证不足信的道理,但是没关系,我在事发之后,便让侍卫暂留高阳正店的客人和当时的巡城虞侯等人,他们皆在宣德楼外听召!”

    这下王钦若无话可说,没想到太子居然把事情做的这么绝。

    难道他一开始就想好对策了?

    不可能,太子才多大,哪能有这样的先见之明。

    皇后刘娥点头对陈琳道:“陈内监,你跑一趟去宣德楼领人进来。”

    陈琳点头而去,随着他的离开,大殿中的气氛变得诡异起来,赵祯不卑不亢的站在殿中央,小小的个子却有俯视众生的高度。

    这让鲁宗道等人欣喜,他们从赵祯一系列的手段看出,太子天资聪慧非常人所及!其实他只不过做了最坏的打算,同时在第一时间保留人证罢了。

    小胖则则是有些担心的嘀咕道:“你怎么证明这是汉奸张俭的圈套?”

    “还记得我们玩过的哪个游戏吗?连王语嫣都中招,何况是霍老七,待会我要用在王钦若和丁谓的身上!”

    “你丫够毒的!”

    “一般一般大宋第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神时代:我有无〕〔月舞空〕〔名门秘闻多〕〔江湖奇情录〕〔绝世凰后:傲娇邪〕〔星汉灿烂,幸甚至〕〔嘘,我要亲你了〕〔抗战张大少〕〔天依大唐〕〔阴阳医仙林煜〕〔盛世枭宠之王牌傲〕〔飞针神医〕〔时空飞盘〕〔史上最牛帝皇系统〕〔官场问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