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甜妻:池少,〕〔盛宠之锦绣皇后〕〔我一开始就不直了〕〔湘水灵妃〕〔蜀山魔门正宗〕〔攻略极品〕〔灵气逼人〕〔从荒野开始的万界〕〔一睡十万年〕〔在海贼修仙的日子〕〔中国密电码〕〔王牌军婚:靳少请〕〔家有悍妻怎么破〕〔第一爵婚:深夜溺〕〔大讼师〕〔皇后在位手册〕〔黄金剩斗士之大剩〕〔宗师订制〕〔修行大祸害〕〔我的大小仙女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二十七章晏殊的心
    如果有人问古人的生活是怎样的?赵祯可以如实的回答:“舒服惬意!”

    小胖子蔡伯俙的回答是:“没有电子产品,没有游戏,没有围脖,啥也没有,只有折磨!”

    而王语嫣和赵妙元却对八卦非常的感兴趣,她们两人甚至喜欢去大相国寺打听八卦,因为那里有专门为大家闺秀准备的禅室供女眷休息,女人多的地方自然就有八卦。

    这填补了她们没有综艺节目的无聊,整天八卦之火熊熊燃烧。

    当然她们也待会了不少有用的情报,比如丁谓喜欢书法,寇准奢侈,王相公病入膏肓等等。

    天气逐渐变冷,赵祯的行书已经达到登堂入室的程度,鲁宗道已经从打击变为赞赏,而小胖子的正楷也写的有模有样。

    现在众人的课业已经变成四书五经的讲解和对朝局时政的分析。

    当赵祯提出三冗巨费的问题后,王旦沉默了,他不知道该如何向太子解释,三冗从太宗时期就开始了,冗官是因为朝廷需要壮大官集团而产生的,而多出的官员俸禄照发,冗兵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灾民编入厢军这是最好的办法,而冗费是以上两点得出。

    赵祯想到三冗是因为历史上仁宗节俭,为了省钱,晚上想喝碗羊肉汤都心疼,那到底是穷成什么样子?!

    仁宗仁慈不假,但是也不能仁慈到这种程度,拥有全世界最富饶的国家,却连一碗羊肉汤都舍不得喝?

    太子的问题不解答也不好,最后王旦长叹一口气:“太子一语直指要害,三冗巨费已经压得朝堂喘不过气了!”

    赵祯惊讶震惊的望着他,这才是三冗刚刚开始的时候,就已经喘不过气了?

    蔡伯俙小声的嘀咕道:“我虽然不懂政治,但是北宋之所以出现仁宗盛世,大概就是因为要填补三冗的大窟窿吧?”

    赵祯早就开始担心三冗的问题,但没想到王旦的回答却是:“三冗有百害而无一利,却不能擅动,其关系到国计民生,甚至是边患!”

    经过他的解释才知道,三冗已经和大宋连为一体,牵一发而动全身,世家大族,厢军,官员等等利益集团攀至错节的纠缠着。

    难怪范仲淹的改革会失败,难怪王安石的改革会人走茶凉。

    这就像是一道死循环的难题,如枷锁一般缠绕在大宋这个巨人的身上!

    连腿脚都迈不开的巨人如何能与外敌作战?更何况这个巨人是天生残疾,金瓯不全就是偏瘫,重轻武就是一只脚长一只脚短。

    看来自己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啊!

    王旦这样混迹朝堂多年的老油条都想不出合理的解决办法,自己应该怎么办?难道就看着这个巨人摔倒在历史的尘埃中?

    最后王旦总结道:“这是一幅死棋!除非朝廷的财政是现在的三倍,而且三冗不再增加!但老臣觉得三冗增加是必然的,天灾谁也阻挡不了,而臣谁也不能动,即使官家也不能!”

    王旦浑浊的眼睛爆发着强烈的精光,就连一旁粗神经的蔡伯俙都下意识的打了个哆嗦,这老头的眼神太可怕了。

    午饭的时候,晏殊看着脸色难看的赵祯道:“太子还在担心三冗的问题?”

    面对已经长成小白脸的晏殊,赵祯苦笑道:“你有什么看法?”

    “王相公说得对,三冗不能动,但却可以……”

    “小殊,你先等一下。”赵祯打断他的话就起身向外走去。

    晏殊莫名其妙的含着青菜望着他的背影,无奈的耸了耸肩膀继续吃饭,他现在已经完全习惯了太子的风格,也学会了后世的潇洒。

    小胖子则是完全不管两人,闷头开造,今天的粉蒸肉特别的好吃,两人傻子一样的考虑皇帝的问题,难道不是太早了吗?

    赵祯回来了,手中提着一个木桶,蔡伯俙哈哈大笑:“你丫不会是想和他讲短板理论吧!这个我来啊!”

    在晏殊面前炫耀后世的知识,是蔡伯俙最喜欢干的事情,他只能在这里寻找可怜的优越感。

    轻咳一声吸引晏殊的注意力,蔡伯俙拿起小桶老气横秋的说道:“小殊同学请你看好这个木桶。”说完啪的一声用脚踹段其中的一节。

    晏殊看着他神经病的行为道:“好好的木桶你踹坏它干嘛?”

    滋滋滋~小胖子发出怪声连连咂嘴道:“你没有透过现象看本质,你仔细看看这个木桶还能用吗?”

    “能是能,但是盛水肯定要比以前少了,要把断掉的木板补上才行!”

    “宾果!答对了,三冗就像短缺的木板,而木桶就是大宋,盛水的多少并不是看最长的木板,而是最短的!”赵祯咽下嘴中的珍珠米点着筷子说道。

    小胖子郁闷的要死,幽怨的望着赵祯:“你就不能让我装完?!”

    “你丫吃饭吧,话说郭才的粉蒸肉是你教的吗?下次叫他少放点糖,有点腻了。”

    晏殊望着赵祯和蔡伯俙,这木桶理论看似简单至极,却蕴含着极大的道理!两人好像早就明白一般,难道自己真的比不上?

    他现在很难受,并不是因为木桶理论,而是因为自尊,他总是感觉赵祯才是最大最聪明的人,这无可厚非,太子乃是国之储君当然胜人一筹,但是蔡伯俙,甚至是身为女子的王语嫣和公主都要比自己聪明太多。

    虽然和他们一样穿着毛茸茸的睡衣,住在名叫别墅的大殿中,但是总是能感觉到一种无形的沟壑,深深的把自己与他们划开,就像俩个世界的人。

    晏殊并不傻,他聪明而且敏感,赵祯等人的拼音纸条他看不懂,但是却知道他们在通过这种奇怪字在交流,英语对话听不懂,但是却知道他们在谈论不想让自己知道的事情!

    的确,赵祯等人忽视了他的感受,四人毕竟是后世穿越来的,这是秘密也是天生的优越感,这种沁入骨子里的骄傲使他们不愿意让人进入他们的团体。

    这些都是下意识的,晏殊如果不说,他们绝不会想到。

    赵祯奇怪的看着一边扒拉着米饭,一边流泪的晏殊问道:“小殊你是怎么了?”

    吸了口鼻子却被嘴中的米饭呛到,晏殊顿时鼻子眼泪一起流下,嚎啕大哭。

    “我去!谁欺负你了?告诉我,老子揍他丫的!”仗义的小胖子当场就不能忍,抹肩头拢二背的就要出去揍人。

    看着嘴中叼着鸡腿的蔡伯俙,晏殊更是嚎啕不止。

    最可气的就是伤害到了别人,当事人还不自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最强主角!〕〔修神时代:我有无〕〔我是FIFA球王〕〔我要大宝箱〕〔快穿之宿主正在渣〕〔国民女神:史上第〕〔圣踪〕〔乱世我为侠〕〔都市之绝世仙帝〕〔乡村透视小农民〕〔蜀山剑宗系统〕〔魔鬼主教〕〔公主在上:国师,〕〔快穿:吾儿莫方〕〔快穿之这个愿望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