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黑客女王〕〔孟婆汤无毒〕〔捉妖奶爸〕〔强势锁婚:傅少的〕〔拾荒也疯狂〕〔天眼高手〕〔随身带个狩猎空间〕〔沧海纪〕〔山野小村医〕〔佳妻清婳〕〔时光和你我都要〕〔有个恋爱要和你谈〕〔神脉天尊〕〔妖孽之最强主宰〕〔小祖宗,要上天〕〔神奇新世界〕〔诗与刀〕〔晚唐驸马〕〔变身少女的日常〕〔最强大昏君系统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四十一章丁谓的邀请
    王钦若的推诿在赵祯的意料之中,但是丁谓的赞同却让他意外。

    “臣以为太子的推断极为恰当,朝廷只需免去边患之地明年的夏税,便能让百姓自动进入城镇,官家的仁慈定能让百姓感激。

    即使西平王李德明没有叩边也对我朝没有损失,边患之地的夏税本就没多少,更何况今冬奇寒就更少了!”

    不愧是能臣干吏!丁谓的分析入木三分,所出的办法也是一举三得,对官家,对百姓,甚至对边防都有益处。

    这就是被历史上评为五鬼之一的丁谓?怎么完全看不出奸相的特征来,一旁的蔡伯俙瞪大眼睛不解的望着丁谓,在他的印象中所谓的奸相就是无才无德仅靠拍马屁上位的小丑。

    但丁谓的才能颠覆了他的看法,甚至觉得丁谓的能力完全担当得起现在的相位!

    悄悄的对一旁的赵祯问道:“丁谓不是奸相吗?怎么会这么聪明有能力?”

    “没有真才实学怎么会能当上相公,即使当上也干不长,要知道当年的丁谓可是有一举三得的才能!连这个成语都是从他的事迹而来!”

    开玩笑,越是这样赵祯心中越是小心,丁谓不会无缘无故的支持自己,其中说不定有更大的陷阱。

    丁谓长得有些猥琐,三角眼和一副老鼠须,让人一看就觉得奸诈狡猾。

    此时他正用三角眼盯着赵祯,太子的表情没有一丝欣喜,反而充满着警惕,在目光对视的一瞬间,丁谓能很清楚的感觉到他的疑惑,心中大喊冤枉,自己只不过是想和太子缓和关系罢了。

    他知道早晚有一天太子要亲政,现在把他得罪的越狠自己将来死的越惨,大宋虽然有不杀士大夫的祖宗之法,但那都是虚的,如果官家想弄死自己,就像捏死一只蚂蚁!

    当年太祖曾经和赵普说过:“那些臣真以为是与赵氏共天下?可笑的想法!”

    混迹朝堂多年的丁谓早就知道,看似强大的官集团只不过是狐假虎威罢了,一切的权利都是官家给的,看似压制武将,但自己的权利也被牢牢的掌握在官家手中。

    说实话官更像是被拴着链子的一群狗,不断的对武将龇牙咧嘴,这是官家防止再次出现“黄袍加身”的手段而已,“叠床架屋”的官制已经架分散了官的权利。

    想干成事就要大权独揽!想废除三冗就要说话有分量!

    丁谓的内心充满了豪气干云,赵祯却奇怪的看着上首的老爹,怎么丁谓说了半天他一点动静也没有?

    此时的赵恒却紧紧皱着眉头,他在分析丁谓提出的利弊,即使百姓进入城镇中防守坚壁清野,会不会使得党项人攻城?

    他已经被赵祯的想法说服,冬天是打谷草最为频繁的季节,尤其是今冬奇寒,党项人会不会乘机南下。

    赵恒是胆小的,他不希望再进行任何一场大战,但是祖宗的江山却不能有损,龟缩防御是最好的对策,转头对枢密使曹利用问道:“曹相公以为如何?党项人会不会变本加厉的攻城或是南下?”

    这就相当于问道于盲了,曹利用和丁谓是一丘之貉,当年排挤寇准的时候他曾经为丁谓立下过汗马功劳,所以才能坐稳枢密使的位置。

    见丁谓同意太子的说法,他立刻开口道:“让百姓进入城镇此法甚好,地方官吏只需安排住处,调剂粮食便可,如遇党项人叩边,便可抽调精壮御敌,西北民风彪悍精壮亦勇,要说攻城的话,却断然不会,如果党项人叩边应该是以劫掠为主,攻城所需器械笨重不便他们进退,太子此乃一举三得之妙!”

    这话说到赵恒的心中,既能减少百姓的损伤,又不影响农事,还能增加城镇的防御力量,即使没有党项人叩边也无所谓,真是一举三得的好办法!

    想到一举三得目光转向丁谓,当年他的故智也是如此,果然是英雄所见略同,太子的才智也是不输与丁相公的,赵恒心中得意起来。

    “那就依照太子的意思办,两府要快些拿出章程,此去西北路途遥远,金牌急脚递也要十日左右,万万不可耽误!”

    官家都认可了,又是太子提出,丁相公称赞,两府官员根本没有反对的声音。

    赵祯直到离开都不明白丁谓的举动,他为什么会赞同自己的主张,难道真有什么陷阱在其中?

    晏殊和蔡伯俙冷的直跺脚,即使身上有暖和的裘衣,依然阻挡不住寒冷对脚指头的入侵。

    见赵祯依然紧皱眉头,晏殊奇怪的问道:“事情不是解决了吗?为何还是这般发愁?”

    “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丁谓实在太好说话了,其中是否会有陷阱?”

    见赵祯依然怀疑,蔡伯俙安慰道:“安啦,安啦,丁谓肯定是看到了好处,你别忘了,如果党项人真的叩边,他支持你也会受到嘉奖,如果不来,嘿嘿这主意可不是他出的!这种两边押注的方式可真是万无一失啊!”

    赵祯点了点头,小胖子的分析没错,确实是万无一失的计策,但是真的只有这么简单?从今天的接触,丁谓的才能是毋庸置疑的,能臣干吏也并非浪得虚名。

    三人缓慢的步行,相对于来去如风的大臣,他们的速度缓慢,在皇城之中几位先生也不能与太子过于亲密,以免留人口舌,赵祯一行显得有些孤单,连性情直爽的鲁宗道都飞快的从他们身边走过,但是眼中的赞赏却毫不掩饰。

    到了西大街的右嘉肃门赵祯却见到丁谓站在那里等待这自己。

    “那什么,我们先走了,待会别忘了去学园给孩子授课!”蔡伯俙说完就拉着晏殊离去,他从丁谓的眼神看出,此次有话要和太子说,也许还是摊牌。

    晏殊在听到蔡伯俙的话后就立刻兴奋起来,完全忘记了寒冷,他去过学园,现在也是其中的一位小先生,那些孩子对知识的渴望和对他的尊重让他发现了自己的价值。

    几乎是拖着小胖子往东宫去的,就连堂堂的公主殿下和王语嫣都要去学院授课,由此可见太子对那些孩子的重视。

    “丁相公是在此处等我的吗?”

    面对丁谓这样的宰相高位,赵祯合理的用我自称,太子的地位只是略高于相公,即使遇到王钦若也只能用我自称。

    “老臣此次是想和太子说说话,常年忙着两府事物,也没能和太子亲近一番。”丁谓看了看一旁的马车对眼前不卑不亢的太子说道。

    “甚好,甚好!早就听说丁相公大才,此次正好请您指导一番。”

    赵祯说完就踩着凳子上了马车,看来定丁谓有话要和自己说。

    车中有一个圆形的碳盆,上面盖着金属的盖子,温暖的热量就是从它们的盖子上散发出来,车内的装饰也是一股道骨仙风的模样,鹤羽,犀角,琉璃,处处显露着华美。

    地板上是柔然的皮毛,上面放着俩个八卦的蒲团,丁谓坐在上面伸手邀请赵祯坐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卡你一辈子都〕〔修神时代:我有无〕〔让开,丞相是朕的〕〔豪门弃妇:陆三少〕〔都市狂龙行天下〕〔其实我只喜欢你〕〔布桐厉景琛〕〔九层仙莲〕〔心甘秦愿〕〔我!最强主角!〕〔我的前半生之煜贺〕〔某学园都市的旧日〕〔豪门帝宠:吻你上〕〔正版修仙〕〔都市之万界帝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