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都市写轮眼〕〔超级医生俏护士〕〔仙武求真〕〔武当男神,在线快〕〔狐色生香〕〔恶魔就在身边〕〔总裁专情:老婆,〕〔滇蜀谜云〕〔女神的超凡高手〕〔我不是杂鱼〕〔飘渺神皇传〕〔榴红似火〕〔穿越万界之全能系〕〔我有一刀在手〕〔我的召唤灵洛天依〕〔全能召唤者〕〔神奇动物管理者〕〔蛊仙奶爸〕〔疯骑士的宇宙时代〕〔剑神在星际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四十七章元方你怎么看
    见到王柔赵祯确实吃惊,王旦的去世代表着王家逐渐的退出政治舞台,他的三个儿子中只有王素是被看好的,而王庸和王冲只适合作为人,研究学问尚可要他们入朝参政却勉为其难。

    王柔出现在这里让赵祯惊讶,要知道赵恒是没有邀请王家三子前来宴饮的,王柔能出现在这里难道是皇后的主意?

    见赵祯站在原地发愣,王柔心中一痛,聪明的她敏锐的感觉到别人排挤和嫌弃的目光,她知道王家已经被排挤出权利中心。

    没有爷爷的王家什么都不是,现在居然连感情很深的太子弟弟都不想搭理自己!

    王柔的变化被赵祯看在眼中,站在原地的她浑身发抖,玉拳钻的静静的,眼睛中含着泪光。

    “额~是柔儿啊!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娘娘的饮宴结束了吗?”

    赵祯的话让王柔失望,她明显的感觉到赵祯是在驱赶自己,转身就快步离开。

    “柔儿你走什么?”

    赵祯的话没有让可怜的女子停下,反而加快了脚步。

    慌乱中她一个踉跄狠狠的摔在地上,少女内心的倔强让想爬起却又无力的她几次都失败了。

    肩头被一只手扶住,支撑着她慢慢的站起:“你没事吧!今天是怎么了?”

    “不要你管!你不是也不想搭理我吗?假惺惺的扶我干嘛!”

    “我想你好像误会了什么,你的爷爷是我的老师,他在我心中永远是老师,你也永远是我师妹,懂吗?现在你能和我说说到底怎么了?”

    王柔怒道:“对!你一直把我爷爷当作你的老师,可我呢!我在你心中就是一个小妹妹?你知不知道我王家现在面临什么?没有爷爷的王家什么都不是,开封府甚至要收我家的宅邸!”

    赵祯目瞪口呆,难道这就是人走茶凉?也太黑暗了一点。

    东京城的宅邸有很多是官家赏赐的,不过官员只能暂住,如果外放对不起宅邸还要腾出来。

    极少数的情况下,官家会把宅邸赏赐给这家人,让他们世代居住,只不过家道中落的人家早晚会把房子卖给官府,拿上一笔钱回老家。

    但是王旦和老爹的关系很好啊!应该不会忘记这种事情,或是这件事太小了,官家没有留意?

    开封府有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动王家的宅邸?

    赵祯看着楚楚可怜的王柔,心中升起一种莫名的保护欲,一把将她搂在怀中道:“你放心,谁也动不了王家,我在师傅面前答应过!”

    如果说在大宋谁最让赵祯尊重,除了官家就是几位教导自己的老师。

    尤其是王旦,虽然他亲自教导自己的时间很少,但是却能看出他的真心,王旦是把所有的心血和期望都放在了自己的身上,甚至于病重的时候也不忘记给自己上最后一课!

    老人的付出是只得尊敬的,他的所有藏书笔记都在自己的东宫中。

    当初赵祯和王旦的最后一段对话就是在交代王家的后事,同时也明确的说出长子和次子的能力不适合进入朝堂的要职,连对王素的提携也只是寥寥几句,主动权都交由赵祯自己决定。

    现在开封府居然要在这时候收回王家的府邸!这让赵祯怒火中烧。

    对内侍远处装作什么都没看见的内侍挥了挥手,原本像失明一般的内侍飞快的跑了过来道:“太子有何吩咐?”

    “把她先送到东宫,让蔡伯俙请人给她看看,派人告诉妙元就说孤有事要办。”赵祯说完就向嘉肃门走去马车就停在那里。

    东京城很大,如果没有车辆当作交通工具,等赵祯到了开封府也快累死了。

    马车一路穿过宫墙来到西角楼大街,经过乌鸦漫天的御史台便到了开封府。

    开封府在天子脚下,当然是装修的很漂亮,翘起的飞檐,极高的台阶,出处透露出一股威严。

    当赵祯站在开封府的大门口时,嘴中不禁唱出:“开封有个包青天,铁面无私辨忠奸……”彭七在一旁小声问道:“殿下,这包青天是谁有这么大的能耐?”

    “哦……包青天是一位姓包的人,后来当了龙图阁大学士权知开封府,在他的明察秋毫下审理了很多冤假错案,百姓们就叫他包青天喽!”

    “这可是位好官啊!”

    “那当然,不过现在的开封府却是谁权知的?”

    开封府的知府几乎都是权知,除非亲王才能担任开封府府尹,这就是叠床架屋的威力,官,职,差遣相分离。

    就如王旦的官职全名是正一品太子太师,左中丞工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看似很长的称谓,其中只有一个是他的真实差遣,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而太子太师是经过他争取才得到的实职,要不然也是虚衔。

    现在的赵祯名义上就是开封府府尹!但是他只有“关心”的职责却不能干涉开封府的日常办公。

    彭七想了半天道:“是给事中马元方权知开封府!”

    “元芳?!”

    彭七的回答把赵祯吓了一跳。

    经过他的解释才知道原来此元方非彼元芳,只是少了个草!

    站在门口看着大门紧闭的开封府,赵祯二话不说的跑到一旁的打鼓旁拎起鼓槌就敲,但是他的身高呵呵……

    “你看什么呢?帮我敲啊!”

    赵祯气不打一处的对彭七说道,这货太没有眼力见了。

    “可是太子殿下您不是要找马元方评理的吗?”

    “废话!要不然我敲鼓干嘛?快敲!”

    彭七无奈的拎起鼓槌,用力的敲打,咚咚的鼓声果然引起门内的注意。

    “大胆!谁敢在此放肆,酉时未至何人敲鼓!”

    门房伸出脑袋大怒的问道。

    赵祯一呆,什么意思,难道每天只能在酉时才能敲鼓?但酉时不是衙门下班的时间吗?

    彭七看着呆立的赵祯哭笑不得的解释道:“太子殿下,这鼓是衙门点卯的时候用的……”

    门房看着脸比锅底还黑的赵祯嘴中打结:“太……太……子殿下?!”

    他已经能肯定眼前的少年就是太子,赵祯的名声已经传遍了整个东京城,现在连整个开封府都知道。

    再说谁敢没事假扮太子玩,那是找死呢!

    门房赶紧开门道:“小的吴山参见太子殿下。”

    赵祯也不为难他,递过一块玉契道:“你递给马元方看看,他自会让孤进去。”

    吴山赶紧双手接过的退回门内,转身飞快的向府衙跑去,手上的玉契却被他紧紧的握着,万一要是摔了,自己的小命怕是也没了。

    赵祯的举动让彭七很奇怪,太子殿下是开封府府尹,难道就不能直接进去,还要在这里等待马元方的邀请?

    赵祯的想法却不同,自己虽然贵为太子却不能不遵守官场的规矩,如果今天闯进去,明天说不定就会流传出太子以势压人的话来。

    他现在爱惜名声就要像鸟爱惜羽毛。

    当马元方出门迎接的时候,赵祯的第一句话就是:“孤觉得这点卯鼓可以当作鸣冤鼓,元方你怎么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最强主角!〕〔修神时代:我有无〕〔我是FIFA球王〕〔我要大宝箱〕〔快穿之宿主正在渣〕〔国民女神:史上第〕〔圣踪〕〔乱世我为侠〕〔都市之绝世仙帝〕〔乡村透视小农民〕〔蜀山剑宗系统〕〔魔鬼主教〕〔公主在上:国师,〕〔快穿:吾儿莫方〕〔快穿之这个愿望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