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把地球绑架了〕〔国民哥哥,抱回家〕〔甜蜜娇妻:大神,〕〔沈总 总在逼氪〕〔不灭灵主〕〔美女总裁狂保镖〕〔爱情从再见开始〕〔剑鸣九天〕〔我开棺材铺的日子〕〔锦衣挽唐〕〔农女巧当家〕〔木叶的不知火玄间〕〔木叶之负面情绪系〕〔一夜沉沦:赏金娇〕〔无赖影后:总裁宠〕〔绝世毒医:帝君,〕〔医流狂兵〕〔女总裁的铁血兵王〕〔一步偷天〕〔山狼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四十九章大奸似忠大伪似真
    赵祯在马元方的解释下了解了所有的来龙去脉,开封府之所以要收回王家的宅邸,是因为有人提出了要求,而且这要求提的合情合理。

    原来淮南河东转运使王随,知应天府,扬州,常以刑政宽闻,而且救灾有术,被丁谓提拔为右谏议大夫,权知三司使,到达东京成的他已经在驿馆住了将近三个月,一直没有地方安排。

    要按照他的意思是在东京城中找中人买房的,可丁谓却极力反对阻止,认为这样有失朝廷仁德,无奈之下的王随便只好留在驿馆将就。

    可王旦的去世正好空出了宅邸,好巧不巧的又是老爹忘记了这种小事,开封府便上门索要宅邸,尽快的安排王随家入住。

    安排官员的宅邸本就是开封府的职责,一切都是按照规定来的,也无可厚非。

    这也就是为何王柔会在今天刘娥宴请的时候偷偷溜出的原因,她本想请求娘娘,可是在宴会上被别人冷言冷语的排挤,从小娇生惯养的她如何能受得了,情愿一言不发悄悄离开。

    所以才会撞见等待赵妙元的赵祯。

    整件事情看似没有一点问题,一切都是按照规矩办事。

    但没问题就是最大的问题,人类的社会中不可能抛弃所有的人情往来,更何况是在封建社会这样的人情与法理柔和在一起的时代?

    王家的地位敏感,看似王旦的死去是王家的落幕,可官家对王旦的感情谁不知道?

    看了看好像察觉什么的马元方,赵祯奇怪的问道:“是谁让你们去王家索要宅邸的?”

    “是尚书省的左司吏部判事王洙对我说的,王家已无相公,独占宅邸有所不妥,不如让其举家迁至保康门,补些银钱便可,下官觉得这是应该的,便派人上门催缴了。”

    这下可算是见到什么叫君子欺之以方,这么合情合理的事情,就是妥妥的阳谋,说的光明正大,看似没有参杂一点私心,可用心却是何其歹毒!

    见赵祯的小脸上挂着愤怒的表情,马元方皱眉问道:“殿下这事情难道办的不妥?”

    说完这句话他自己都觉得不妥,怎么能让一个德高望重的王家就这样搬迁到保康门,那里可是内城与外城的相交之地,环境与天波门一带不可同日而语。

    更为让他觉得不妥的却是太子,刚刚的对话使他忘记的太子的年龄,现在仔细观瞧才猛然发现,今年太子也才九岁!

    先是开导自己,然后又分析起王家的事情来,小小年纪就能有这样的思维和判断力,这着实让人惊讶!

    赵祯现在可没工夫观察马元方的表情,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

    “马知府,关于王家的事情你还是先放放,你先别着急,王家的搬迁之事不能操之过急,王相公的口碑东京城的百姓都看在眼中,官家更是对他照顾有加。

    现在他刚刚去世不久,就要让他的子孙让出府邸,百姓们怎么看?朝中的公卿怎么看?昔日的同僚怎么看?万一官家知道,心中后悔起来又该怎么办?这些问题都没解决好不能随便让王家搬迁。”

    马元方点了点头,他这样的牛脾气在听到赵祯的解释后也开始动摇起来。

    之前的确是太仓促了,自己的脾气是要改一改。

    赵祯交代一番后就上了马车准备去老爹那里替王家讨个公道,身为太子的自己完全可以一道命令保住王家,可却不能这么做,一切都要附和规矩,只有在游戏的规则之内才不会引起其他玩家的不满。

    “彭七你派人去查一下,王洙是谁的人,如果不知道就查查当年是谁提拔的他,最好能搞到详细的资料。”

    这种事情很好打探,当赵祯从老爹那里回到别墅后就知道了,王洙原来是丁谓的人!

    小胖子躺在沙发上捏起一个蜜饯塞进嘴里同时还不忘舔了舔手上的糖霜:“丁谓现在不是我们的人吗?这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恐怕没那么简单。”

    王语嫣说着就伸手去拿蜜饯,当看到小胖子在吱喳吱喳的舔手指后,果断的发飙:“蔡伯俙你能不能别舔手指,恶心死了,这一盘蜜饯别人还怎么吃?!”

    赵妙元从卧室中出来嘘了一声道:“小点声,王柔刚刚睡下,别把她吵醒,可怜的小模样,睡着了还紧紧的抱着公仔,可见她很缺少安全感的。”

    “你说丁谓是不是在演戏,博取你的信任?”

    王语嫣突然转头的对赵祯问道。

    “应该不会吧?他那么真诚,而且我们之前分析过了,他这样有才能的人肯定不会只做一个阿谀奉承的宰相。”

    可是仔细分析一下赵祯便开始怀疑起来,丁谓如果真的转向支持自己,就凭自己与王旦的关系也该早早的把事情处理好才对,为何还会难为王家?

    如果说他忘记了,打死赵祯也不会相信,这样一个老谋深算的人绝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那就是丁谓有问题!

    一个向自己投诚的人不会错过这么好巴结自己的机会,或是说表达诚意的机会。

    赵祯想到这里心中打了个突,看来还是小看了丁谓这只老狐狸,大奸似忠大伪似真!

    这种怀疑就像心中长草了一般疯长挥之不去。

    王柔是不能在太子东宫留宿的,赵祯再三保证下才止住她的泪水。

    马车在黑暗中消失后,王语嫣酸酸的吃醋道:“瞧她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被太子殿下欺负了呢!”

    “今晚的月色真是迷人啊……妙元咱们去赏月吧!”小胖子的咸猪手搭上少女的柳腰猥琐的说道。

    拍掉他的咸猪手,赵妙元回应一个眼镖:“月黑风高的赏个毛线,你去把棘轮弩拿来,我要看看望山的准对度!”

    蔡伯俙佩服的对她伸出大拇指:“我老婆就是聪明!大晚上的校准弩箭……”

    看着笑得像黄鼠狼似得两人,赵祯撇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少打岔,你以后离王家的小娘子远点!”

    “遵命女王大人!”

    “小赵子扶本宫回去休息……”

    赵祯郁闷的叹气道:“这就有些过分了,你这是对老赵家的大不敬!”

    “嗯?”

    少女美目一横,太子立刻服软道:“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神时代:我有无〕〔绝世凰后:傲娇邪〕〔月舞空〕〔时空飞盘〕〔冥法仙门〕〔君心漫漫我心遥〕〔抗战之兵魂传说〕〔通天神捕〕〔重生学霸商女:枭〕〔美女跟我走〕〔最佳娱乐时代〕〔重生之巅峰强少〕〔木槿悠悠:早安,〕〔明虎〕〔名门秘闻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