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高冷学霸撩妻365式〕〔灾武纪元〕〔龙珠演义〕〔我的老婆是女首富〕〔全能尖兵〕〔罗马尼亚雄鹰〕〔重生之女神逆袭计〕〔一生一世笑皇图(〕〔鸳鸯恨:与卿何欢〕〔舰娘之幻想提督〕〔隐婚试爱:娇妻,〕〔重生校园:学霸女〕〔难道我是神〕〔至尊特工〕〔天庭兵王〕〔我不是保镖〕〔漫威之变身超女〕〔启禀王爷:王妃,〕〔原始大厨王〕〔旅法师的学霸系统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六十一章大拜除
    自唐起拜相命将皆用黄、白麻纸写诏书公布于朝,称为“宣麻“。以后这就成为诏拜将相的代称。在官本位的大宋宣麻拜相更是读书人的最高追求。

    赵恒的一首《励学篇》让天下的读书人看到了希望,完善的科举制度更是提供了良好公平的竞争环境。

    大宋的官家也满足了人对于礼的重视,宣麻拜相的过程极为隆重,被称为大拜除,拜除意为拜授官职,大拜除的意义不言而喻。

    皇帝要亲自到场这不必说,还要与任命的宰相互礼致谢,这是皇权对相权的尊重反之亦然。

    到场的嘉宾还有参知政事,枢密使,三司使皆是相公职衔,所谓的宰相就是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宰相之职并没有资序限制,不以循序历阶而升,又不以内外高卑为主,完全以皇帝的喜好而决定。

    这也是皇权控制相权的办法,如果不喜欢可以随时罢相。

    当然大宋太祖赵匡胤是个非常聪明的君主,削弱相权就是从他开始的,为了达到目的,甚至还设立了数位参知政事的副相,以监督限制同平章事的相权。

    枢密使,枢密副使以及三司使和参知政事皆算是相公。

    大拜除之后才能由翰林学士起草制诰公布于朝廷发往天下公私。

    刘娥身穿朝服祎衣,其衣深青色,上有翠翟图案。衣领上有黑白相间的花纹,袖口、衣边用红色的罗为缘饰,下裳上绘翟为图案,青袜,舄加金饰,白玉双佩。皇后亲蚕时服鞠衣,用黄罗制成,形制如同祎衣,但无翚翟图案。

    腰服大带,配以华美的九龙四凤冠,插十二支花,两鬓做宽显得异常端庄肃穆。

    她特意选择了大礼的朝服出席这次的拜相仪式,为的就是让寇准感觉到皇家对他的尊重,毕竟官家病重不能前来,自己身为皇后应该更加周到才是,皇家可不能失礼。

    翰林学士周湛,参知政事丁谓,枢密使曹利用等皆面南而立,寇准则站在最前等待,他想一睹太子的风采,在进入开封府后就一路上听人传闻,太子仁德爱民,又有天授之资拆穿辽使阴谋,尊师重道亲为王旦扶棺。

    夸奖他长相的词语就更是数不胜数,丰神俊朗,剑眉星目的话都快把寇准的耳朵磨出了老茧,多年未见太子,不知他的相貌居然变成这样。

    但当他看到从后殿出来的只有皇后刘娥一人时脸色大变,对一旁的翰林学士周湛问道:“为何只有皇后娘娘?官家何在?皇太子何在?”

    其他人也是吃惊万分,身为谏议大夫的鲁宗道对周湛质问道:“你难道就没有向内侍说明?”

    周湛苦着脸道:“下官已经对传诏使陈彤吩咐过了,再说皇后娘娘岂能不知此事?”

    这话一出寇准的脸色就变得极为难看,皇后监国无话可说,但这种大拜除的重要仪式岂能由一个妇人独断?

    素来刚直的寇准顿时觉得身上像是爬满了小虫一般不适,忍不住的就要开口,但是身旁的次相昭馆大学士向敏中却伸手拉住了他:“寇老西你还是这幅样子,心中就是放不下,皇后娘娘身穿华服替官家大拜除,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皇后岂能与官家相比?退而言之也要皇太子主持!”

    “太子年幼岂能担此重任?”

    “敏中今日是怎么了?大节为重!”

    “你这老倌还是一副直脾气,多年在外忘了朝中的鬼蜮伎俩?你回来拜相就是个错误,现在还要把太子推上绝路?”

    寇准听了向敏中的话脸色难看:“难道已经到了如此地步,诶,全怪我当年酒后失言,不然太子监国岂能有牝鸡司晨?”

    两人的窃窃私语引得皇后不满,朝堂之上拜除之时也太不把她刘娥放在眼中了。

    丁谓却是唯一一个脸色平静的人,一切都在预料之中,只要大拜除礼毕,皇后监国就既成事实。

    无论官家在与不在都是一个样子,除非大病痊愈,否则皇后将独揽皇权与一身!

    整个大殿的气氛诡异的不行,寇准满不在乎,鲁宗道怒目而视,向敏中神游天外,曹利用更是事不关己,唯有翰林学士周湛提心吊胆的接过制诰扬乙的诰书宣读。

    上首的刘娥已经面色铁青,青筋在略有皱纹的额头上跳动着,原先母仪天下的威仪已经被阴冷的气质所替代,无他,寇准居然拜而不受!

    拜的是皇后,不授的是制诰!

    “皇后娘娘,宣麻拜相,大拜除乃是国授之重器,无官家相予,请太子代之!”

    这话就像利刃一般的扎向刘娥,她没想到连即将拜相的寇准都不认可自己手中的权利。

    丁谓开口道:“太子年幼,即使来了也要以娘娘为主,何必为之?”

    这话是在偷换概念,太子来与不来意义截然不同,来了就是代替官家授予寇准宰相之职,不来则是皇后代替官家,两者有天壤之别。

    鲁宗道开口反驳:“虽皇后可以监国,却不能代天子授重器,太子国之储君代父而授,天地至理!”

    他的话说的有礼有节,实在无法辩驳,连垂垂老矣的向敏中都在不断的点头,但丁谓却看了看门外的太阳道:“吉时已至,拖延下去不妥,还是一切从简,皇后娘娘乃是官家之正妻,后宫之主母仪天下,民间还有夫妻一体之说,有何不可?”

    他的这句马屁一下拍到刘娥的心中,松开眉头微微一笑道:“丁相公说的是,夫妻一体。吾为何不能带官家拜相?”

    “难道皇后娘娘是要行吕武之事?!”

    寇准说完就开始后悔,这话过于严重,太祖为了放止外戚专权的现象,特地立下祖宗之法,后宫不得干政,宋承唐制,武则天的前车之鉴就在不远,岂能视而不见?

    寇准将刘娥的行为比作历史上第一位临朝称制的皇后吕雉和改朝换代的武则天,这话有些过重,毕竟官家还在,太子年幼,皇后监国也是情理之中。

    刘娥的脸色再次变得精彩,一阵红一阵白,寇准的话说的太绝了,简直是逼迫自己让位,这是她万万不能接受的,堂堂母仪天下的皇后就当着众位相公的面被打脸,这口恶气岂能放下。

    但刘娥必须做出选择,是放下脸面的去请太子来,还是一直强硬下去?

    结果不言而喻,她必须放下脸面,毕竟吕武之恶的名声她担当不起,大宋的外戚根本就没有一点权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让开,丞相是朕的〕〔我的卡你一辈子都〕〔修神时代:我有无〕〔豪门弃妇:陆三少〕〔某学园都市的旧日〕〔星战启示录〕〔豪门帝宠:吻你上〕〔都市透视小神医〕〔血里鸢〕〔极道拳君〕〔秦吏〕〔娇妻你好甜:总裁〕〔最强神阶武魂〕〔我的一天有48小时〕〔人道至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