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凌霄武帝〕〔闭嘴,你这学婊〕〔九零军婚有点甜〕〔田园娇医:娘亲,〕〔我是女皇的夫君〕〔校花的绝品术士〕〔神级驱魔师〕〔诸天绘卷〕〔仙魔妖道〕〔特种老公太火爆〕〔灵武明尊〕〔田园空间之美夫悍〕〔穿进红楼:晴雯,〕〔带着仙葫开农场〕〔大督军的征服日记〕〔我的超级黑店〕〔锦绣医图之贵女当〕〔捡个总裁做老婆〕〔名声财富系统〕〔彼岸仙人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六十三章反击反击反击
    刘娥微微的皱起眉头道:“既然太子殿下来了,那寇相公就快些接下制诰吧!”

    寇准反应过来转向赵祯道:“请太子殿下入御座,老臣再拜而谢!”

    所谓的御座就是大殿御阶之上的龙椅,龙椅隐含了“第一把交椅”的意思,它的设计考究,上雕刻有威武龙腾,饰以金漆,以显示皇帝的尊贵和高尚的地位。

    赵祯看了看大殿上首的刘娥,随着他的目光众人也都望向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原因无他,刘娥正坐在象征皇权的御座之上。

    见众人的目光望向自己,刘娥的内心是崩溃的,历朝历代的皇后除了吕雉和武则天就没有人坐在御座之上,即使行使监国之权也是在一旁加座而已。

    她显然逾越了,这是极大的错误,赵祯上前道:“娘娘一时心急做错了位置也是可以理解的!”说完转头对一旁的内侍道:“还不把皇后娘娘的凤坐请出?!”

    内侍显然是被身穿衮服的赵祯镇住了,匆忙的跑向后殿与另一位内侍合力抬出一架略显矮小的椅子放在御阶之上。

    赵祯扶着刘娥坐下笑着说道:“娘娘安坐!”

    此时的刘娥呆呆的坐下,她被赵祯刚刚的话惊呆了,什么叫做错了位置,这是在谴责自己的行为吗?怎么会这样?太子向来软弱,自己又是他名义上的亲生母亲,他怎么敢忤逆自己!

    与刘娥一样,底下的群臣也是目瞪口呆,太子居然变的如此强势,他所说的话简直就是在明目张胆的谴责皇后行为。

    殿中的各位都是人精,从赵祯的简单一句话中很快分析出了他的用意,这难道就是太子的真面目,之前的他一直在装疯卖傻?

    只有陈琳微微的点头,他知道太子绝非软弱无能之辈,能在东京城获得那么大的声望,面对辽使的从容,面对丁谓刁难的坦然,都说明太子的手段,其实当得知刘从德被当街暴打的时候,陈琳就知道太子的不简单。

    赵祯从容的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衮服安然的坐在御座上微笑道:“寇相公这样可以了吧!”

    寇准点了点头道:“如此甚好!”再次拜下:“老臣谢陛下之青睐,授以重器!”

    赵祯看着寇准望向自己,另一边的丁谓则是望向皇后于是开口道:“寇相公平身!”

    这话算是捅了马蜂窝,一旁的刘娥猛的转头目光中充满的愤怒,赵祯坐在御座上已经给了她很大的打击,现在他再次越过自己发话,让寇准平身,这意味着自己只不过是这场宣麻拜相的见证人,一个陪衬。

    “娘娘还有什么疑议吗?”赵祯好奇的对看着自己的刘娥问道。

    被太子这么问刘娥有些不知所措,赵祯是代替官家进行宣麻拜相的,所以他的话并无错处,只能从牙缝中挤出一句:“太子很好!”

    赵祯露出阳光般的微笑,洁白的牙齿反射出白瓷的质地:“多谢娘娘夸奖,儿臣扶您回宫!”

    刘娥颤抖的站了起来便在太子的搀扶下向后殿走去,不是因为害怕而是愤怒,她要好好的质问一下太子的所作所为,要把今天丢掉的脸面找回来!

    周湛很有眼色的把手中的制诰递给了寇准便快步离开,今天他才发现太子的气魄,看来这潭水很深,还是少插足为妙。

    曹利用在赵祯坐上御座时就开始呆滞,直到皇后娘娘在赵祯的搀扶下离开,他才回过神来对一旁的丁谓结结巴巴的问道:“这……这是太子殿下?!”

    丁谓长叹一声:“看来我等小看了太子,老夫的所为在他面前也许就像是瓦里的杂耍班子!”

    但他并不知道赵祯曾经上当,只是在今天才确定他是一直支持皇后的,谁让他过于心急的要扶刘娥上位……

    人生就是这样的无常又大起大落,刚刚差点就能确定皇后监国的事实美梦,可下一秒又被赵祯打得粉碎。

    鲁宗道看着一直盯着太子离开的寇准道:“寇相公觉得太子如何?”

    “大魄力,遇事果断又应对有方,实乃明君之主!”回过神来的寇准感叹的说道。

    “王公在殿下的身上花了许多功夫。”

    面对鲁宗道的话寇准晒然一笑道:“王公能有这么大的能耐?老夫是不信的,他谨慎小心一辈子,教不出胆大心细的学生。”

    “王公已去何必如此……”

    “你错了,老夫并非是对王公有所猜度,而是就事论事!不说了,你可愿意帮老夫一个忙任参知政事?”寇准还是一如当年的刚直,有话直说。

    鲁宗道苦笑着道:“寇相公还真是看得起我,不过贯之还是当个谏议大夫为好。”

    “一如唐时之魏征?哈哈……”

    看着得意的寇准,丁谓上前恭喜道:“寇相公依然如此爽朗。”

    “丁相公亦然!”面对丁谓的示好,寇准随意的回应道。

    他的出外就是丁谓一手策划的,这次回京拜相也是出自他的手笔,虽然他的学生提醒过,这很可能是丁谓的陷阱,但是为了皇权的稳固和大宋社稷,他还是义无反顾的回来了。

    丁谓看着敷衍的寇准微微一笑便离开大殿,曹利用赶紧追上问道:“寇准为相我们当如何?”

    “拉拢之,亦或再次出外之!”

    曹利用不明所以的问道:“既然如此丁公为何还要请他回京拜相……”但他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丁谓意味深长的眼神随即恍然大悟道:“明白了!”

    这一切都是丁谓的安排,他的人望不足以担任平章事的宰相之职,请寇准拜相以便假借寇准的资望为他的权势服务。

    要说后党中真正有能力有手段的人非丁谓莫属,这种借力的手段之高明让曹利用自叹不如。

    丁谓走在通往政事堂的路上,脚下的起伏的砖石让他的步伐有些扭曲,但他毫无察觉,此时的他正在分析太子今天的用意,既然已经撕破了脸皮丁谓也坦然了起来。

    他并不担心赵祯的报复,因为他还有机会,毕竟太子的年龄是致命伤,等他亲政的那天自己早就功成身退了。狡猾的丁谓早就为自己准备了后路,帮助刘娥夺取监国之权不成,便早早上疏请辞就是,反正大宋有不杀士人的祖宗之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让开,丞相是朕的〕〔我的卡你一辈子都〕〔修神时代:我有无〕〔豪门弃妇:陆三少〕〔某学园都市的旧日〕〔星战启示录〕〔豪门帝宠:吻你上〕〔都市透视小神医〕〔血里鸢〕〔极道拳君〕〔秦吏〕〔娇妻你好甜:总裁〕〔最强神阶武魂〕〔我的一天有48小时〕〔人道至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