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七十年代:军〕〔无限之进化之塔〕〔独家宝贝:甜妻娶〕〔问道章〕〔神话之我是传奇〕〔虫屋〕〔独君情〕〔我家老婆可能是圣〕〔迦勒底的黑发骑士〕〔大师下凡〕〔勇者大魔王〕〔系统谋妃:残容得〕〔首席心尖宠:甜心〕〔张苏静的幸福日常〕〔锦绣医图之贵女当〕〔最强都市神兵〕〔医路青云〕〔千尸镇〕〔我的冷傲总裁夫人〕〔与妖怪擦肩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六十五章以退为进
    既然答应了刘娥就要履行承诺,虽然赵祯有她的把柄在手中,但如果步步紧逼刘娥很可能走上极端,赵祯不可能把她的丑事公之于众,宫廷丑闻对皇权的损害不可想象。

    绿帽的事情放在普通人家都不能忍,何况是大宋最为威仪的天家?在外人看来天家是最仁慈最和睦的家庭,大宋更是以孝治天下,处处透露出孝字的高贵。

    如果把老爹的绿帽子揭露出来,光是天下人的耻笑就能让老爹活生生的气死,这对老赵家的统治具有毁灭性的打击。试想一下,连天下之主的官家都被戴上了绿帽子,这样的家庭还有什么威信可言?

    赵祯自己都觉得这事好笑,老爹连刘娥和刘美的背景都没考察就把人妻娶回家,但同时他也看到了老爹对爱情的执着!喜欢一个人就不在意她的过往。

    老爹的痴情再次刷新了赵祯对古人的爱情观,这在后世也不算什么,为了追逐自己的爱情抛家舍业远走高飞的大有人在。

    陈彤正在打扫景福宫大殿中的帷幔,官家刚刚摔了一个汝窑天青釉碗这本是他最喜欢的,一直用了三年。说是摔不准确,应该说是没拿稳。

    官家的病愈发的严重了,手抖的厉害有时甚至会从床上猛然坐起又躺下,御医们支支吾吾的不敢说,只有胡远时常来给官家把脉开药。

    想到胡远,陈彤微微一笑,这位御医很不寻常呢,只有他在面对官家的时候面不改色,还能露出严肃的神情警告官家多注意控制自己的情绪,这话换了旁人死都不敢说。

    官家却对这位藏药局医正言听计从,最近的脾气变得好多了,可今天不知为何发怒,颤抖得手都拿不住碗。

    帷幔是上好的蜀锦,即透气又轻薄但也难擦拭,轻轻的拧着帷幔的一角,顺滑柔软的质地让陈彤差点脱手,无意间抬头却发现太子殿下从远处走来。

    这下好了,只有太子能让暴怒的官家平静下来,但随即陈彤呆住,太子殿下此时正闭着眼睛行走,但是却能准确的避开地上起伏的地砖,甚至能刚好在第一节台阶前站住!

    这个发现让陈彤大为震惊,太子难道真的是天上的赤脚大仙转世?!

    赵祯微笑着点了点头,不帝国系统很不错,自从完成皇后的阴谋任务后,帝国系统的奖励居然变成了视野增加,现在只要自己在禁中就几乎能看到这里的所有情况,唯一的美中不足就是依然不能看到房间中的情况,即使殿门大开也不行。

    陈彤看到太子殿下走进殿门后迅速的低头整理帷幔使它恢复原样,但颤抖的手出卖了他内心的激动,他知道这件事情要深深的埋在心底,即使到死也不能说。

    可能是天气暖和了,赵恒风湿的老毛病好上了许多,没有受到关节疼痛所折磨的他今天脸色依然铁青。

    赵恒进大殿之中,看着宫人整理地上的汝窑碎片时,整颗心都在滴血,这些在后世卖出天价的瓷器正粉碎性的躺在地上,宫人正用细密的扫帚仔细的打扫。

    在见到儿子来了以后,官家的脸色显然好看许多,这也使得四周的宫人长出了一口气。

    “寇相公如何?”躺在赵祯送来的摇椅上,赵恒微笑着问道,他不希望让儿子看出自己发怒的事情,这是在告诉他,作为人君要喜怒不形于色,但聪明的儿子进入大殿后就看向地上摔碎的汝窑。

    赵祯仿佛没看见碎瓷片一般镇定的回应道:“寇相公给人的感觉就像是笔直的青松,在遇到大是大非的问题时能坚持己见。”

    “说的那么好听,其实他就是一个倔字,还有就是傲,就像顽石不怕风吹一晒,即使碎了也要崩人一脸!”

    赵恒的话一语中的,刚刚寇准的模样不就是一块顽石嘛!赵祯微微一笑:“父皇的比喻着实贴切。”

    见赵祯露出笑容赵恒又道:“但益儿可别小看了这块顽石,用的好能为大宋奠基,用的不好怕是会把手都划破了。”

    “孩儿知道,可用他的不是我,而是皇后娘娘,所以……”

    “益儿这话是何意?”

    赵恒不明白为什么太子会说出这样的话,难道刚刚陈琳陪他去承明殿没让他明白自己的意思?

    “父皇,孩儿年幼,担当不起监国重任,不如让皇后娘娘监国,孩儿观政便可。”

    这话让赵恒大为惊奇,之前太子的所作所为不都是在为监国做准备吗?现在怎么突然推荐皇后监国而他却观政起来!

    赵恒早早的就看出赵祯的心思,作为大宋的政治一把手,常年和各怀心思的大臣打交道,怎么会少得了揣摩人性的技能?

    但是显然赵祯不按常理出牌:“皇后常年伴随父皇,才华超群,通晓古今书史,熟知政事也常常襄助父皇,由娘娘监国才是最妥帖的。所以儿臣请命让娘娘监国。”

    赵恒看了看拜倒在地上的儿子,心中升起一丝异样的感觉,突然间变得母慈子孝,让他觉得其中一定有问题。

    转头望向陈琳,却见他微微的摇了摇头,看来这位深宫密探也不知其所以然,赵恒点头道:“益儿考虑周到,既然这样,陈琳传诏:皇后监国,太子每日上朝观政。”

    每日?!这可不再自己的计划之中啊!在听到赵恒的旨意后,赵祯心中哀嚎,老爹已经多年不上常朝了,只是在垂拱殿偶尔视朝,这当然不累。

    但如果自己每日都要观政的话,不光要每天在垂拱殿参加视朝,还要去德殿上常朝!

    所谓的常朝就是相当与后世的考勤制度,两省官武百官,日赴德殿,东西相向对立,宰臣一员押班,闻传不坐,则再拜而退,谓之常朝。

    一旦赵祯观政就不得不参加常朝,新官上任都要烧三把火,何况皇后监国?

    视朝却相对重要的多,是皇帝接受中书、枢密院、三司、开封府、审刑院、请对官的奏事,大约在辰时退回大内吃早饭,这也是为什么常朝那么早的原因。

    想想每天自己都要在凌晨三点钟起床,赵祯顿时觉得生无可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让开,丞相是朕的〕〔我的卡你一辈子都〕〔修神时代:我有无〕〔豪门弃妇:陆三少〕〔某学园都市的旧日〕〔星战启示录〕〔豪门帝宠:吻你上〕〔都市透视小神医〕〔血里鸢〕〔极道拳君〕〔秦吏〕〔娇妻你好甜:总裁〕〔最强神阶武魂〕〔我的一天有48小时〕〔人道至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