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性感女总裁〕〔大文学家〕〔咕咕的艾泽拉斯〕〔虎威娇女〕〔慵懒的魔王系统〕〔神奇兽宠进化〕〔逆锋〕〔虚空魔潮〕〔红包游戏群〕〔田螺姑娘求人宠〕〔超级万能摇一摇〕〔网游之无敌神豪直〕〔氪无不胜〕〔都市无敌僵尸王〕〔海贼之超神天赋〕〔仙为道魔为情〕〔明星聊天群〕〔恙化装甲之可爱的〕〔钧天道祖〕〔无限寻真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九十七章皇权斗争中的失败者
    ,更新快,,免费读!

    流火的七月让赵祯恨不得褪去身上的锁子甲,陈琳在赵祯进入大殿前专程给他穿上了这件所谓玄铁宝甲,看着身上黑色中微微发红的钨金锁子甲,赵祯很想冲进大殿中,在老爹面前控诉陈琳的虐待。

    所谓的玄铁就是掺了钨金的铁,在这个科技并不发达的古代钨金几乎无法提取,只能靠天然形成采集,同时淬炼起来也是相当麻烦,所以古人觉得钨金最为适合铸造兵器铠甲之类,玄铁也经常被铸成重剑。

    可有没有想过这玄铁铠甲有多重?赵祯在穿上的时候差点喘不过气的窒息过去。他相信穿着这个宝甲不用别人刺杀自己就会窒息而死……

    陈琳看着气急败坏的太子第一次露出尴尬的表情道:“殿下还在生老奴的气?”

    “把我身上的乌龟壳子拿走我就当没发生过!”

    卸甲之后的赵祯望着陈琳道:“你不会是故意整我的吧?”

    “太子殿下爱怎么想随您,老奴只能说是重视您的安全……”

    赵祯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老而不死是为贼这句话一点也没错,就是为陈琳准备的!

    陈彤小心翼翼的看着太子,显然他现在才知晓陈大官的手段,整个禁中,不,是整个皇城中除了官家这位主宰外都对陈琳礼敬三分,包括外朝的相公们,就连寇准这样的辅弼之臣都对他敬重有加,光论手段的话,太子还是有些稚嫩。

    大殿中安静异常,仿佛没有一个人,但数道目光直刺在自己的身上如探照灯一般明亮,老爹罕见的坐在上首的御座上微笑的看着自己,寇准丁谓曹利用等人站在殿中的廊柱前默默不语,大殿的中央跪着一个披头散发的人,身上的内侍公服让人一眼就能看出他的身份:昭宣使周怀政!

    在他的对面还站着一个大耳的武将,从他身上的穿着就知道他也是枢密院中的相公之一,可赵祯从未见过他,这就有点奇怪了,要知道大宋的相公没有他不认识的。

    看着赵祯迷惑的眼神,一直在他身旁的陈琳开口道:“这位是曹太尉,官至镇国军节度观察留后、签书枢密院事曹玮。”太尉是对大宋高级将领的尊称,就像称呼宰相为相公一般。

    曹玮?他就是大宋名将曹彬的儿子!难怪身上的将门气息那么重,曹家是大宋将门中的奇葩,家主曹彬随太祖太宗征战天下,子孙也是个个勇武,从不向其他将门那样胆小怕事用纨绔把自己伪装起来,曹家的家风之彪悍整个大宋的将门无人企及。

    也只有他家能在大宋做到武将出任文资的逆天事情。

    面对曹玮的施礼,赵祯回礼点了点头,这家贯穿整个大宋历史的家族不可小视,正在他思考的时候,老爹发话了:“既然人都到齐了,曹玮你就开始吧!”

    看来官家是要亲审周怀政,这也在情理之中,毕竟无论是谁被身边多年陪伴的老仆背叛都会觉得不可思议,赵祯理解老爹此时的愤怒。

    曹玮显示对赵恒躬身一礼后才转头对地上的周怀政问道:“怎么,周大官现在还不打算说吗?所有的人都到齐,看你还如何狡辩!”

    周怀政无力的笑了笑道:“奴婢的所作所为曹太尉难道看不出来吗?”

    “笑话,某家当然能看出来,谋逆,大不敬……”

    “这些奴婢可不认!奴婢所作的一切皆是为了我大宋的江山社稷,丁谓曹利用等人实乃奸相!官家重病皇后监国,岂不笑话?牝鸡司晨国将不国!”

    这几句话周怀政几乎是喊出来的,声音嘶哑中带着一丝激动,仿佛是在说一件彪炳千秋的伟业,大殿中的众人嘲笑着看着他的表演,甚至连寇准也不例外。

    周怀政喘息了几下又道:“奴婢请官家禅位太子,请寇相公主政辅佐这有何错?”

    唰~的一下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这位太子的身上,赵祯苦笑一声此时自己如果不出面解释怕是要惹起非议:“周怀政,孤真的很可怜你,你疯了!

    皇后监国乃是孤亲自向官家提议的,况且历朝历代都有皇后或太后监国的事情,这是无奈之举,孤不想与你说太多。最主要的是你看看大殿之中有谁像个傻子?

    你的说法和行动相悖,丁谓等人乃是一国之相,岂能说杀就杀?自有国法判之!任何人都不能超越律法!况且孤也不傻,你想利用孤上位这是大家都能看出来的事实,不要为你的丑恶找借口了,早点认罪吧。”

    上首的赵恒满意的点了点头,儿子一眼就看穿了周怀政的伪装这很好,之前也是他向陈琳示警,看来这件事和他无关,赵恒心中的唯一的担忧放下,虽然他不相信素有仁孝之名的儿子能指使周怀政谋逆,可熟读史书的他知道皇权的争夺有多黑暗,现在看来儿子并不会被欲望所吞噬。

    一旁的寇准也是连连点头,太子只用寥寥数语就揭穿了周怀政的谎言,这是很不简单的,毕竟他才是个十岁的孩子。

    丁谓脸色一变,本想用这件事打击太子的威信,没想到太子却直接把周怀政的阴谋揭露出来,更为被动的是太子的话,什么叫丁谓等人乃是一国之相自有国法判之?这不是在变相的在说自己有罪吗?!

    正当他准备反击的时候,曹玮开口道:“周怀政你还有何借口,太子目光如炬已经看穿你的谎言,官家更是早已知晓!你不会认为这种小伎俩能欺瞒这里的衮衮诸公吧?”

    周怀政此刻呆滞的眼中无一丝光彩,他的眼眸就如死人一般,浑浑的夹杂着灰白的颜色,无力的叹道:“成王败寇,随你!”

    曹玮转头对御座上的赵恒道:“启禀官家,此事已经明了,周怀政权欲熏心企图谋逆!臣以为当枭首示众以儆效尤!”

    赵恒看着多年陪伴自己的周怀政,此时的他已经失去往日的机灵妥当,只有颓废和无力。当年太宗在战场上捡到了他,交给内侍省中丞周绍忠抚养,所以才被赐予周怀政这样的名字,他不光是内侍,还是自己儿时的玩伴,甚至还是太子儿时的玩伴,可现在却做出这等谋逆之事!罪不可赦!

    深吸一口气赵恒几乎用尽全身的力气喝到:“夷三族!”他此时狠不下心来诛九族,还是给他周家留下一系血脉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卡你一辈子都〕〔让开,丞相是朕的〕〔修神时代:我有无〕〔心甘秦愿〕〔豪门弃妇:陆三少〕〔某学园都市的旧日〕〔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最强主角!〕〔星战启示录〕〔豪门帝宠:吻你上〕〔都市透视小神医〕〔血里鸢〕〔极道拳君〕〔秦吏〕〔乱斗水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