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黑客女王〕〔孟婆汤无毒〕〔捉妖奶爸〕〔强势锁婚:傅少的〕〔拾荒也疯狂〕〔天眼高手〕〔随身带个狩猎空间〕〔沧海纪〕〔山野小村医〕〔佳妻清婳〕〔时光和你我都要〕〔有个恋爱要和你谈〕〔神脉天尊〕〔妖孽之最强主宰〕〔小祖宗,要上天〕〔神奇新世界〕〔诗与刀〕〔晚唐驸马〕〔变身少女的日常〕〔最强大昏君系统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一百零九章赵恒的天伦之乐
    ,更新快,,免费读!

    红日初升便倾泻着它的热力,温暖的阳光照射在景福宫黄色琉璃瓦上反射着阵阵金光,虽然如此可大殿中依然阴暗的需要点上蜡烛。

    陈琳在大殿中焦急的渡步,官家的身体实在太虚弱了,清晨又再次呕吐,甚至伴随着血色出现。

    “陈大官!你要么出去,要么就老实点。”

    胡远皱着眉头的对陈琳发出呵斥,地板在脚下发出的吱吱嘎嘎声音让他不能专心,同时他自己也很烦躁,官家的病情恶化了,吐血意味着伤及了肺腑。

    在听到胡远的呵斥后宫人们瞪大眼睛的望着他,除了管家还没人敢这么同大官讲话,可更让他们惊奇的却是陈琳垫起脚慢慢的向大殿外走去,安静得就如一只小心的猫。

    赵祯看着迎面而来的陈琳惊讶道:“你是来迎我的?”

    “太子还是莫要进去的好,胡远正在给官家诊病。”

    陈琳看了赵祯身上的常服长叹一口气,官家病重但对整个大宋好像没有太多的影响,皇后依然监国,太子依然观政,只不过来探望的只有太子殿下而已。

    “父皇的病情恶化了?”

    赵祯在看到陈琳浑身不对劲的时候就知道老爹的病情愈发的严重了,否则往日里从容不迫的陈琳不会露出如此的烦躁。

    “官家早晨吐血了,胡远正在里面给官家瞧病,太子前来是探望官家的吗?”

    陈琳瞥了一眼大殿转头对赵祯问道,在他看来太子能坚持每日前来已经是很不错的了。

    “当然,不过给官家瞧病要紧,我就不进去打扰了,官家还在生我的气?”

    陈琳微微一笑:“官家说神仙逍遥却不肯指点他一二还离间父子之情,不寻也罢!”

    赵祯终于放下心中的石头,父子间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之前他一直维护着两人之间的父子亲情,自从所谓的“仙缘”事件后,父子俩之间仿佛有了裂缝。

    作为旁观者的陈琳看得清楚,官家不待见太子,太子又在生官家的气。

    谁都想找个台阶下,官家看似抱怨的话就是在向太子表达心中的愧疚,这也是为什么陈琳会把官家的话告诉太子的原因,在陈琳看来,比起什么求仙问道,父慈子孝才是最好的。

    大宋不需要长生不老的神仙,需要的只是健康的皇帝和仁孝的太子!

    陈琳和赵祯一老一小的在景福宫殿前广场上来回渡步,就像俩只热锅上团团转的蚂蚁,相比起陈琳赵祯更加的担心,他是最不希望老爹挂掉的人,他现在还小需要一个遮风避雨的地方,更加需要老爹的政治智慧。

    最近赵祯看了许多老爹御批的奏疏和对奏,其中的手段之高明让他叹为观止,但也看到了对内有余对外不足的情况,相较于对付国内的种种手段,在对外政策上老爹就显得谨慎许多,或是说胆小更为贴切。

    前年的党项叩边,大宋采纳了自己的坚壁清野政策收效很好,可转眼间就答应了党项人重开榷场的要求!

    在赵祯看来只要回绝党项人的请求,就能在那个寒冷的冬天让他们损失十万人口,在封建时代人口对于一个国家来说就意味着根基和实力。

    可大宋重开榷场,为了获得充足的粮食,党项人不惜以牲畜、皮货、药材、珠玉从商人手中换取,可狡猾的他们没有卖给大宋一匹战马!

    这让赵祯怀疑大宋的官员脑袋是不是让驴给踢了?

    榷场和普通的交易场所不同,它是受到政府严格控制的,每一粒粮食,每一块茶砖都会记录在案,即使商人结保也不能绕过官员的监督。

    最后赵祯向寇准请教时才发现,这些官员居然迂腐的认为不该乘人之危!赵祯气的差点发疯,这些官员之间明争暗斗的手段都去了哪里?内斗拿手外斗就如此不堪?

    此时赵祯才觉得丁谓这种真小人的能臣有多重要!对自己人耍手段,对外更是如此,当年他可是兵不血刃的就平定川陕之地的叛乱,赵祯曾经仔细的查看当时的奏疏,其中的拉拢分化,挑拨离间让他拍案叫绝。

    这种阴人的手段最适合对付外族,可丁谓却在朝堂中大搞党争,一步步的走向权利的巅峰,这种才能和他的地位完全不符,在赵祯看来,越是有能力的人越应该参与到政府的日常工作和计划中。

    大宋的朝政离不开官员的处理,但像重开榷场这种事情最后的决定权依然在官家手中,整个大宋虽然打着与士大夫共天下的口号,可实际上依然是皇帝乾坤独断。

    唯一能制衡皇权的就是所谓的天,可这种虚无飘渺的东西赵祯只能呵呵……这也是为什么一个王朝出现昏君之后,它便会迅速土崩瓦解的走向衰弱的重要原因。

    陈彤从大殿中飞快的跑出,脚下踉跄着冲向陈琳兴奋的喊道:“天佑皇宋,官家醒了!”

    一老一小同时转身快步的走进景福宫,当看到病榻上的皇帝虚弱的和胡远说这话,两人同时舒了一口气。

    地上的铜盆中是漆黑的血液,不知胡远用的什么方法从官家体内排除的,赵祯此时无暇去研究,紧紧的握住老爹如枯枝般的双手。

    “父皇好些了?要不要吃点东西,已经晌午了。”

    “益儿陪朕一起用膳吧!”

    赵恒感觉好了许多便点了点头,其实他并不感觉饿,只是心疼太子的幸苦,参加早朝到现在他一定是没吃饭。

    胡远并未离开,而是在一旁站着,他要看到官家吃饭还会不会呕吐,见这对父子和好,陈琳面露喜色的对陈彤吩咐:“还不快去传膳!”

    陈彤立刻小跑的离开,赵祯真的担心他的腿有一天会跑断,六尚局和御膳房距离景福宫可不近。

    很快各种吃食就如流水般上来,大概是因为自己和老爹一起用膳,盘子的数量多上许多。

    羊肉是皇宫中唯一的肉食,老爹曾经亲口说过:饮食不贵异味,御厨止用羊肉,此皆祖宗家法。但即使都是羊肉烹饪出的料理口味也千差万别,老爹吃的是清淡的清真羊肉汤,而自己面前却有红烧羊肉。

    陈彤不愧是常年服侍官家的,从摆盘就能看出他的机灵。

    一盘盘的美味佳肴摆在桌上,陈琳刚刚扶着官家坐下,就有一个小内侍悄悄的走进来说道:“启禀官家,卫国公主来了。”

    “哦?妙元来了,快快传她进来!”

    赵恒非常高兴,这顿饭算是一个小团圆,一对儿女皆在让他的心情很好。

    陈琳更是在一旁羡慕道:“官家有这一对无双儿女真是让人羡慕!”

    他的话引得赵恒一阵骄傲,儿子天资过人算得上大宋的祥瑞,女儿乖巧可爱又不是聪慧,这才算是天伦之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卡你一辈子都〕〔修神时代:我有无〕〔让开,丞相是朕的〕〔豪门弃妇:陆三少〕〔都市狂龙行天下〕〔其实我只喜欢你〕〔布桐厉景琛〕〔九层仙莲〕〔心甘秦愿〕〔我!最强主角!〕〔我的前半生之煜贺〕〔某学园都市的旧日〕〔豪门帝宠:吻你上〕〔正版修仙〕〔都市之万界帝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