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冰冷少帅荒唐妻〕〔小道姑捉夫记〕〔重生只为睡天后〕〔九重眸〕〔暴裂世界〕〔天下第九〕〔重生空间之完美军〕〔文艺女神改造计划〕〔欢喜记事〕〔光头武僧在都市〕〔武战苍穹〕〔神矛局特勤组〕〔九零军嫂有空间〕〔乱宋之水浒风云〕〔神级工业主〕〔带着系统闯三国〕〔绝世仙剑〕〔惹火枭妻:老公,〕〔空间重生:小军嫂〕〔英雄无声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一百二十八章吐血的八大王
    ,更新快,,免费读!

    整个东京城都在窃窃私语,身为天子脚下的百姓对小道消息是极为敏感的,关于传国玺的谣言已经越来越趋向于真实,玉玺的样子,质地被描述的惟妙惟肖,尤其是在家喻户晓的樊楼,王掌柜很好的利用了谣言作为广告带动了樊楼的生意,从蔡记的手中抢来不少的生意。

    蔡记这个资本大鳄已经开始把手伸向东京城的餐饮,综合的经营和独特的菜式让它如闯入羊群的猛虎,每日都是门庭若市座无虚席,这对其他的酒楼来市场灾难,很多老主顾流失了,情愿在蔡记的门口排着队等待也不愿到一旁寥寥数人的馆子吃饭。

    樊楼是唯一能和蔡记抗衡的酒楼,靠的是最近传国玉玺的传闻,很多人认为那日的醉汉手中拿的就是传国玺,就连樊楼的柜台也被人摸了个遍,都希望传说中的国之神器能留下一丝好运。

    传言这种东西是堵不住的,丁谓深深的知道这一点,所以才没有封锁消息,但依然以政事堂的名义写下了一副告示让人贴在东京城的闹市口,大意是:有关传国玉玺的都是传闻,到底真假只有以朝堂的消息为准,百姓不得传播危言耸听的消息,如果发现立刻发往开封府查办。

    这样的告示连个像样的威胁都没有百姓谁会当回事?大宋自立国以来从未有人因言获罪,所谓的与士大夫共治天下可不光是嘴上说说的。

    许多朝臣不明白丁谓的作法,现在连传国玺的影子都没见到,如何能放出消息去,万一辽人或是党项人比他们先找到那可怎么办?

    “诸公疑惑什么?那日霍老七的描述肯定是传国玉玺的样子,除非他亲眼所见否则不可能描述的那么相似,我与诸位相公决定封锁东京城,直到找到玉玺为止!”

    丁谓的话一出瞬间就引爆了朝堂,封锁东京城这可是件天大的事情,旁的不说光每日从水门运进城内的粮食就有多少?跟何况还有生猪,瓜果,柴火,木炭此类更是数不胜数。

    “诸公无须担心,所谓的封锁也只不过是暂时的,何况只是许进不许出……”寇准见众人沸反盈天沉声解释,这事是两府相公们商议之后的结果,在他们看来比起传国玉玺这些损失算不得什么。

    坐在上首的皇后皱了皱眉头,这事根本就没有对自己说过,而是两府私下决定的,完全是排斥自己在外!这件事仿佛一根刺扎在刘娥的心中。

    “此事官家知道吗?”刘娥朗声问道。

    她的话让寇准微微皱眉,此等大事肯定是要官家首肯的,皇后这么问却是不妥,但又不能不回:“此事官家知晓,也是官家拿的主意,否则谁敢贸然封锁东京城?”

    刘娥点了点头,既然官家知晓就没甚好说的了,她虽是监国可并不能做出重大决定,遇到传国玉玺这样的大事还是要听官家的计较。

    看了看御阶下的太子,人家此时正魂游天外,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看来这事与他不相干,可为何陈琳会带人去围了东宫?这是她想不明白的地方,之前杨贤妃传来话她还不相信,陈琳简直就是太子的老师一般,如何会做出这种事情。

    但后来她得知事关传国玉玺也就释然了,相比那小小的玉玺父子亲情又算得了什么?

    “益儿听说东宫前日闹了飞贼,可有损失?”

    真是躲也躲不掉,面对皇后的关心正看好戏的赵祯无奈的重振精神对着上首的刘娥躬身行礼道:“启禀娘娘,只不过是个笨贼被皇城司堵得无处可逃冒失的闯入东宫中,已经被亲卫司格杀交由开封府查办了。”

    这对母子的谈话瞬间就引起丁谓的注意:“殿下所说的飞贼可是之前传闻的醉汉?”

    赵祯摇了摇头:“不是,就是个飞贼而已,虽然身上带有一方玉玺,可绝不是传国玉玺,陈琳难道没给诸公说?”

    丁谓的脸色变得难看,不光是他,朝中其他大臣也是如此,寇准更是怒发冲冠,这让赵祯心中笑开了花,陈琳居然瞒着这帮文臣自己独自查办玉玺的事情,这下露了馅看他如何收场。

    这盘棋已经被下活了,局势完全在自己手中,陈琳和文臣斗智斗勇的时候自己却如渔夫一般看着河蚌相争,真正的玉玺已经在自己手中,虽然那突然出现的飞贼打扰了自己的计划,可并没有对整盘棋造成什么损害。

    只要三天的时间,自己就能掌握主动向老爹献上传国玉玺,这样不仅能收获仁孝之名,还能让亲政变成铁板钉钉的事情!谁让这玉玺是自己找到的呢!

    赵祯现在的心情很好起来,正琢磨晚上吃什么,初春时节细雨蒙蒙总让人觉得一丝阴寒,晚上是和语嫣一起在别墅中涮火锅呢,还是去蔡伯俙新开张的酒楼里打秋风?话说自己从百科中抄来出的菜谱对小胖子的酒楼帮助不是一般的大,可这家伙居然跑来说自己去吃饭要会帐!

    想到这里赵祯觉得的不爽,正琢磨着要你要把赵妙元的嫁妆提高些,大宋公主尚嫁的彩礼可不低,相对于后世来说简直是价值千万。

    正在想入非非的赵祯突然感觉脖后一丝严寒,冷冷的眼光让他浑身不自在,在这朝堂之上谁敢这样看着自己?扭头看到的却是八叔赵元俨。

    这位丢了玉玺的老人满脸都是怨气,仿佛看谁都像是欠了他八百吊似得。

    但只有赵祯知道他此时的怨气是从何而来,如果换做是自己恐怕此时也不好受吧,传国玉玺就算是排不上用场放在自己家中也是无比快慰的事情。

    不过话说回来,这位八大王还真是胆大包天,传国玉玺就这样光明正大的放在宝库中,要是自己最少也要放在宝库的夹室中才能放心下来。

    随着皇后视朝的结束,众人缓缓的向殿外走去,站在赵祯身后的赵元俨移动的非常慢,作为对长者的尊敬赵祯便一直跟着,等到了殿外赵元俨突然停下转身对着赵祯一言不发,只是目光中透露出一丝恨意。

    看来他是知道谁爆出了王府中的秘密,但他没有证据,赵祯的习惯是不留下任何作案痕迹,这种“美德”被他发挥到了极致。

    “八叔这么看着我干嘛?”赵祯的小脸上瞬间就堆起无辜,眨巴着眼睛看着赵元俨。

    被他的话一问赵元俨哑口无言,他没有任何证据指责太子,跟何况传国玉玺这件事就不能沾上他,否则他便成了居心叵测之徒。

    “哦~没什么,你叔母的风疾好了许多,你又带人救火,八叔这是特意谢你!”虚假的笑容立刻在赵元俨的脸上荡漾开,此时的他内心充满了苦涩。

    “嗨!这点小事八叔何需言谢?都是顺带手的事情,但八叔今天的脸色难看,要不要请御医给您瞧瞧去,我起先还以为您家里丢东西了呢!”

    赵元俨的眼神瞬间一缩,心中大叫:就是这小狐狸偷的!

    赵祯微微一笑:“八叔,有些东西是留也留不住的,留下了反而招了灾,小侄这是帮您嘞,千万不要谢!”

    这话说的可谓是有礼有节但依然摆脱不了无耻二字,哪有偷了人家东西还当面教训起失主的?赵元俨只觉得怒气上涌,胸口不断的起伏,赵祯怕他脑淤血突发当场挂掉。

    此时老辣的赵元俨已经察觉了异常,一场怪异的大火,一名玩物般的女人,俩个不相干的东西生生的破坏了他所有计划!

    难道多年准备的一切都要覆水东流?难道自己的梦想就要云消雾散?不服,痛苦,悔恨,无数种负面感情揉合在一起折磨着他的内心。

    憋了半天还是没忍住,赵元俨一口老血喷出喘着粗气的对赵祯说了一句:“当真是我赵家的麒麟儿!”

    赵祯失望了,如果他没把这口老血突吐出,怕是绝对会受个内伤什么的,真是好人命不长,祸害遗千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让开,丞相是朕的〕〔豪门弃妇:陆三少〕〔都市透视小神医〕〔血里鸢〕〔修神时代:我有无〕〔心甘秦愿〕〔祸国毒妃:邪王请〕〔我养大佬那些年〕〔穿越在创世纪之前〕〔万古最强宗〕〔法眼至尊〕〔名门暖婚爱入骨〕〔重生之赚它一个亿〕〔我叫科莱尼〕〔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