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嫡女:九爷,〕〔他是亡灵〕〔科技戮仙〕〔一套阵法闯南宋〕〔仙武大明星〕〔我有一座黄金岛〕〔全球都是轮回者〕〔孤独又灿烂的侠〕〔我在昆仑学生物〕〔最终之自我救赎〕〔从影评人到文娱大〕〔全民诸天轮回〕〔盛妻凌人〕〔我有一座军火库〕〔元先生,情非得已〕〔奇迹的召唤师〕〔食道升仙〕〔极品女鬼收容所〕〔万兽朝凰〕〔诸天最强影帝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一百三十章酒色财气吕洞宾
    ,更新快,,免费读!

    “殿下要是俺就直接把蔡小子揍得更胖些!”

    这已经是彭七发出的第七次埋怨,拍了拍他的肩膀赵祯笑道:“一个连自己东家都要收钱的人,你说他会不会中饱私囊?”

    “额~”彭七一下子卡住,没想到殿下的想法这么特别……

    看着他哑口无言的样子,赵祯叹了口气:“孤和蔡伯俙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了,难道孤的将来就一定是孤家寡人?”

    彭七在一旁无言以对,此时的太子身上没了往日的自信满满,也没了意气风发,现在的他完全是一副孤苦伶仃的样子,一股失望和颓废环绕着年轻的太子。

    “俺不知道,俺只是不希望殿下这般难受……”

    彭七难得的开解起自己,赵祯苦笑着点了点头:“你这憨货连安慰人都不会,其实你应该看出来了,蔡伯俙之所以这样做是告诉孤公事公办,孤是太子,他是东宫的属臣,你说这么多年的感情难道就抵不上一个君臣之别?”

    “殿下这不是您的错,也不是蔡家小子的错,俺大道理不太懂,也不会掉书袋,俺只是知道殿下是主俺是辅,您让俺干嘛就干嘛便是。是蔡家小子自己想差了,或是说他现在才看明白!”

    彭七的话如当头棒喝一下子让赵祯清醒过来,一切都是自己的错,不应该把两人之间的距离拉得太近,在这儒家思想纵横的时代中,刻意的改造某个人,得到的往往会是更加疏远,自己是未来的官家,大宋的主宰,和蔡伯俙就像两条平行线,永不相交。

    那自己在大宋的意义是什么,难道穿越将近一千年来到大宋就是做一个孤家寡人?一个没有朋友,连亲情有时也很淡薄的独夫?赵祯知道自己需要什么,但要去哪寻找答案?

    看着滚动的轮子在地下留下一道道痕迹,赵祯脑子突然灵光一闪,前车之鉴啊!老爹不就是官家吗?他肯定有自己需要的答案!

    “彭七回宫,孤知道这个问题问谁最合适了!”

    随着赵祯的心情便好,彭七也跟着松了一口气,这件事他早就想说了,可又不知道如何开口,现在看来殿下已经知道该找谁去请教,愉快的挥了挥鞭子,拉车的马儿加快了步伐,从轻快变成小跑。

    但马车在路过东十字大街的时候就走不动了,原本宽阔的街道被人山人海挡住,不少人奔走相告的往家里跑去嘴中嚷嚷着:“吕祖来了,吕祖现世啦!”

    赵祯猛的撩开车帘,能称成为吕祖的除了吕洞宾还有谁!

    人潮已经把道路完全堵住,只能绕道但赵祯并不打算如此,他倒要见见传说中的吕祖是个什么样的人,其实他更想揭穿吕洞宾,怀着满满的恶意赵祯下车向着人群中走去,膀大腰圆的彭七就如压路机般在人群中开出一条路来。

    穿过人群看到的是一个邋遢道人,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吕洞宾?!在赵祯的记忆中他应该是一个面如宋玉貌似潘安的逍遥道士,毕竟是“酒色财气吕洞宾”嘛!

    可眼前却是个邋里邋遢的中年道士,完全颠覆了赵祯的想象,穿着一身破破烂烂道袍,头上的发型就像是被火药弹招呼过似得,一支发簪斜斜插在他的乱发上,赵祯在内心大喊:电视里都是骗人的!

    邋遢道人手中正拿着一个酒葫芦不断的往他的嘴里倒酒,仿佛有无数的酒水存在葫芦中似得,赵祯真的很想从他的长袍大袖中抢过那个葫芦让周围的人看清他的把戏,难道就没人发现他的背越来越瘪了吗?

    彭七张大嘴巴的伸手指着跌坐在地上的邋遢道人,不断的发出连连的赞叹:“不愧是活神仙,俺要是有这么一个葫芦该多好,一辈子不用愁没酒喝!”

    “想什么呢?不劳而获之人就是废物,天下没有免费的酒水,有得必有失,这位吕祖怕是每天都要背着负担呢!”

    “哈哈哈……这位小友道真是洞彻明晰,老道所猜不错您应该就是赵家的麒麟儿吧?果然是天授之资!”邋遢道人在地上盘腿而坐,放下手中酒葫芦斜眼打量着赵祯。

    真心不想拆穿他,在大宋道教之所以被封为国教是特殊原因的,太祖和吕洞宾演了一出好戏不说,老爹还亲自封了道家的玉皇大帝,然后再让玉皇大帝封他,看似可笑的闹剧实则是信仰与政治互相利用的手段,但结果却是大宋的后世官家不能推翻道教的地位,否则便是忤逆祖宗。

    这也是为什么赵祯不能揭穿吕洞宾小伎俩的原因,一旦揭穿便是等于打老爹的脸啊!

    “这位仙长姓甚名谁?小子还是第一次见到您这样的道士嘞!”

    不能揭穿只能装作不认识,赵祯毕恭毕敬的行礼,这吕洞宾可不是一般人,他曾经被太祖封为道教宗师,宗师可不是一般的名头,相当于活神仙一般的存在,所以连自己也不能在他的面前称孤道寡。

    邋遢道人笑了笑便起身,歪歪扭扭的走向赵祯唱了个诺:“福生无量天尊!殿下不认识我了吗?咱们可是见过面的!”

    “仙长玩笑了,您第一次来东京城如何能见过我?”

    “非也非也,殿下仔细想想,哦,还有这大个子也是,怎么能这么快就忘记?”

    这下不光赵祯蒙了,连一旁的彭七也跟着目瞪口呆,自己什么时候见过这邋遢道人?!连他都开始怀疑吕洞宾的话是真的假的,彭七身为太子亲卫的指挥使岂能连见过的人都不记得?

    人群中传来一阵鸣锣声,并伴随和高声的吆喝:“内官身负皇差,你们还挤着干嘛?禁中的陈大官来了!”

    赵祯暗叫一声晦气,陈琳都来了,看来这是老爹要召见吕洞宾,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陈琳穿过人群来到赵祯的面前先是一礼:“殿下怎在此处?最近东京城不太平,您还是不要到处乱跑了。”说完便对彭七瞪了一眼,把他吓得一哆嗦,能被陈琳这样瞪着还没事的人真的不多……

    “孤是开封府府尹如何能在东宫安坐?前几日荣王府大火就说明东京城中还有许多不妥之处,如若不改怕是还会有更多的祸患!”

    老狐狸为了少生事端,居然敢限制自己的自由?开玩笑呢,要是在东宫中一直呆着还不闷死!

    陈琳被赵祯的话堵得张不开嘴,自己明明是帮他,难道他看不出来?但只能默认了太子的辩解:“那殿下出宫的时候小心些,千万别被歹人钻了空子!”

    赵祯点了点头,但随即觉得不对,陈琳好像是话中有话的感觉,看着起身在一旁喝酒的吕洞宾赵祯猛然一惊,怎么感觉他手中的玉饰仿佛在那见过,对一旁的彭七使了个眼色,彭七脸色大变颤声道:“那飞贼手上的玉饰和吕祖的一般无二!”

    能在三十支燧发枪下完好无损,这吕洞宾还真的有点能耐,关键是人家装死的本事一流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血里鸢〕〔修神时代:我有无〕〔心甘秦愿〕〔豪门弃妇:陆三少〕〔祸国毒妃:邪王请〕〔我养大佬那些年〕〔法眼至尊〕〔名门暖婚爱入骨〕〔我叫科莱尼〕〔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星战启示录〕〔都市最强医仙〕〔至尊神魔〕〔快穿攻略:男神,〕〔小妻要逃:帝少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