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抗战之我有一亿条〕〔契约老公:甜蜜暴〕〔极品道士闯三国〕〔神级承包商〕〔尾巴真的不能吃吗〕〔瑾成毓秀〕〔我有一刀在手〕〔差佬的故事〕〔权倾天下之神相娇〕〔穿梭在电视剧〕〔吞噬神话〕〔三国矿业大王〕〔高武巨擎〕〔最强武侯〕〔大侠饶命〕〔吞噬之内功宗师〕〔双魂战〕〔苍生皆下〕〔帝女曦和〕〔都市神魔太子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一百三十三章仙术?戏法!神仙?凡人!
    ,更新快,,免费读!

    原本盘膝坐在蒲团上的吕洞宾已经变成跌坐,身体僵硬的一动不动,他的内心挣扎的厉害,没想到太子居然通晓《太上洞渊神咒经》这样深晦的典籍。

    太子的话他是不信的,谁没事会把这样枯燥无味的经书当作读物?即使道门大德也很少精通,何况是年仅十多岁整天养尊处优的太子殿下?

    随即吕洞宾心中一惊,他这才找到真正的出路,计上心头他却不急了笑眯眯的转头道:“太子殿下天资过人,贫道佩服,不知可敢与贫道武斗一番,以道家仙术为基,双方给出手段,对方做不得便算输了!”

    看着他脸色变得狡猾,赵祯感叹真是不到黄河不死心,这样的人就应该让他自食其果,本不算揭穿到道门的把戏,现在看来不揭穿也不行了,最少要让老爹知道这些都是骗人的死了求仙问道之心。

    “既然你这么想失败那就来吧,不过丑话说在前面,你别用道门的下三赖的招数,什么热油锅里捞铜钱,胸口碎大石这类的,我可不惜的看。”

    吕洞宾来脸色发青,没想到太子殿下上来就堵得自己不得使用小伎俩,不过道门中的手段多着呢!剑斩妖魔,干嚼鬼骨,可是自己的拿手好戏。

    “官家可否让贫道稍作准备?”

    赵恒早就想见识一下所谓的法术,当然是连连点头,只有赵祯明白,变魔术和变戏法之前肯定是要准备的,但他并不阻拦,倒要看看所谓的仙术是什么模样!

    陈琳已经把景福宫中的内侍宫女都轰了出去,只留下他一人在旁边伺候着,无论如何也不肯走,赵祯暗自嘲笑,这老货怕是也想见识一下神仙术法的厉害。

    吕洞宾回来了,身上的破烂被崭新的法服所替代,也不知从哪里高出一把剑背在背后,一旁的陈琳就像瞎了一样看也不看,往日里要是有人敢拿着兵器距离官家这么近怕是早就被他大卸八块了,还能有功夫在这里表演娱乐节目?

    吕洞宾脚踏七星步在地上划拉的飞快,搞得好像是残疾人一般拖拉着脚步,一口青光剑被他使得是龙飞凤舞,无数的剑花时隐时现,像是美丽的白莲,盛开的很快凋零的更快。

    赵祯在一旁看的津津有味,这种高水平的跳大神还是第一次见,当然要好好观摩,在后世还在上小学的时候他就在学校的反风险迷信教育短片中看过类似的演出,那些所谓的大仙,神婆,比起吕洞宾的表演来真的是差太多,不被抓都对不起道门的那些祖师爷。

    吕洞宾手中的剑锋忽隐忽现,赵祯看着剑刃上倒影出自己的面孔真心的叫了一声好~!突然的叫好声吓得吕洞宾一哆嗦,差点没把手中的剑插进一旁陈琳的身上……

    赵祯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不好意思,吕真人的表演实在太过精彩,孤没在意就喊出声来。”

    吕洞宾翻了个白眼,这话说的谁信啊!你早不叫好晚不叫好,偏偏在自己把剑靠近陈琳的时候喊出声来,越是这么想他就越生气,最后剑也不耍了,用力的一甩,青光宝剑就直直的飞到天上,在赵祯惊骇的眼神中又落回了背后的剑鞘中稳稳地没一丝颤动。

    神了!这么拉风,又狂拽酷霸的动作看的赵祯惊讶无比,这是要有多大的胆量和技术才能做出这么潇洒的动作来,虽然在战场上这是找死,可如果是在平常的时候那还不是技惊四座?

    赵祯真的很想把吕洞宾拉到蔡记刚开的象棚中去表演,有这么靓的剑法不去捞钱真是可惜了……

    “吕真人耍了一手的好贱,不知你的术法在哪里?”

    “这术法要以身为引,以气入虚,以神为指,方可借天地之气,行奥妙手段!”

    赵祯看着他拽词,这说的都是些啥玩意?反正他听不懂,要是按照他这么来怕是整个人都要和术法融为一体了。

    吕洞宾被赵祯接二连三的打岔,好不容易营造出来的神秘气氛全无,只能用些真功夫博人眼球了,一把黄纸上写满诛杀符号的符篆被他抛向空中,背后的青光宝剑嗖的一下被拔出,迅速的在符篆中游走,赵祯看的眼花缭乱,肯心中却是腹诽不断,你要用剑刚刚还插回去干嘛?难道就是为了耍酷!

    数只符篆被插在剑上,吕洞宾口念法决,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大队,赵祯一句也没听懂,陈琳站在旁边狗望星星一脸茫然的模样,只有赵恒眼中露出兴奋的光芒。

    赵祯敏锐的发现一些白色的粉末在符篆上被抖落,也不知是剑鞘中还是黄纸上自带的,反正没多会就呼的一声燃烧起来,这手法在外人看来端是神奇,可在赵祯的眼中一钱不值!

    不就是利用白磷自然的原理吗?吕洞宾念咒时间的长短完全是跟随白磷自然的时间决定了,反正叽里呱啦一大队谁也听不懂。

    可陈琳和赵恒不这么看,在他们眼中这种无中生有的手段乃是仙家的法术,更何况吕洞宾在火焰燃烧过后说剑上已经多了春阳之气,斩妖除魔不在话下,一口水喷出,宫殿中柱子上的黄纸就出现许多小鬼的图案,吕洞宾拿剑挥砍,小鬼的身上就多出数道血痕,仿佛被斩杀一样,血水慢慢的从黄纸上留下。

    “仙家法术啊!这真是仙家法术啊!”赵恒在一旁激动的叫着,虚弱的他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量在叫好,陈琳也是一个劲的称赞,仿佛吕洞宾做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

    啪啪啪!赵祯鼓掌慢慢走向那些宫柱上的黄纸,红色的血水显得那么怪异,伸手就摸了一下放在笔尖前闻了闻:“上好的姜黄水,配上碱水果然能做出这样效果,之前孤还不相信,现在看来确有其事,你这招叫剑斩妖魔吧,用的人还不少,要不要继续你的表演,来场干嚼鬼骨?都是些小手段,上不得台面,也敢在孤面前班门弄斧,孤便让你看看什么叫做神通!”

    赵祯飞快的往景福宫的深处走去,大殿中黑暗的地方已经在夕阳下模糊起来,咔嗒一声脆响,赵祯的手中就多了一根火苗在指尖舞动,又一声便又多了一根火苗,左右手各一个,不断的舞动着,火焰像是他手中的玩物,上下翻滚。

    这一景象让赵恒等人看呆了,连一旁的吕洞宾都是聚精会神的观看着,火苗被高高的抛起,在落下的一瞬间就燃起熊熊的火焰,赵祯站在火焰之上反而一点也不难受,红色的火光不断的向外扩散着,仿佛要飞起一般,形成了一个火龙不断的在赵祯的四周盘旋舞动,无数的金色光点从太子的身上飞出,如天神下凡的景象,看的陈琳呐呐自语:“难道太子才是真正的仙人?!”

    “吕洞宾,你的戏法和孤的比起来如何?不要挣扎了!”

    被赵祯的话惊醒,吕洞宾眼睛急转的说道:“太子是火龙转世!吕喦佩服!”

    “到现在你还装呢?你叫吕喦吗?不要利用纯阳子的名头为你道门招摇撞骗了!你我皆是凡人,所谓的仙术也只不过是戏法而已,只是孤的比你更厉害些,但戏法就是戏法,骗骗人还行,但说道治病救人怕是还不如医术来的好!官家就在旁边你自己解释!”

    赵恒在听到儿子这么说后就明白了,这吕洞宾也不是什么仙人,手中的术法也只不过是高明些的戏法而已,看着远处如鸡飞狗跳正在灭火的儿子,苦苦一笑:“什么神仙法术,什么长生不老都是骗人的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血里鸢〕〔修神时代:我有无〕〔心甘秦愿〕〔豪门弃妇:陆三少〕〔祸国毒妃:邪王请〕〔我养大佬那些年〕〔法眼至尊〕〔名门暖婚爱入骨〕〔我叫科莱尼〕〔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星战启示录〕〔都市最强医仙〕〔至尊神魔〕〔快穿攻略:男神,〕〔小妻要逃:帝少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