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冰冷少帅荒唐妻〕〔小道姑捉夫记〕〔重生只为睡天后〕〔九重眸〕〔暴裂世界〕〔天下第九〕〔重生空间之完美军〕〔文艺女神改造计划〕〔欢喜记事〕〔光头武僧在都市〕〔武战苍穹〕〔神矛局特勤组〕〔九零军嫂有空间〕〔乱宋之水浒风云〕〔神级工业主〕〔带着系统闯三国〕〔绝世仙剑〕〔惹火枭妻:老公,〕〔空间重生:小军嫂〕〔英雄无声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一百三十八章太子坐判开封府
    ,更新快,,免费读!

    开封府辖十七县,浚仪、开封两县仍同为附廓县,整个开封府是一府之地,也是大宋的京畿所在,东京城是大宋的国都,开封府的府衙当然要设立在这里,就像后世的帝都市长一样,开封府的知府事多由朝中高官出任,而开封府府尹大多是储君担当。

    赵祯坐在开封府的签押房中,看着正在办理交接的马元方:“这是怎么回事?为何让孤全权接管开封府?”

    马元方笑道:“殿下还不明白吗?这是官家的旨意,为的就是让您多历练,开封府一府之地人口百万,有庶民,贩夫走卒,商贾,士人,文官,武将,外戚,宗室等等,想要管理起来可是殊为不易,老夫能在这知开封府事的差遣上干这么久,靠的的便是不偏不倚的卞急性子,都知道到老夫这里不好走动,时间长了也就没人来了。不知殿下要用什么脾性来坐判开封府?”

    微微苦笑赵祯答道:“直学士的脾性孤可学不来,但孤明白了你的用意,多谢学士!”

    “甚好,甚好!太子安坐,老夫虽然走了,可判官、推官、府院、六曹俱在,这些人都是开封府的老人了,您一定用得着!”

    见到太子愁眉苦脸的样子,马元方哈哈大笑,这如小狐狸一般狡猾的殿下居然也有吃瘪的时候,真是少见的很!

    赵祯腹诽着送马元方出门,这货一路上就笑个不停,仿佛巴不得看自己的好戏一般,不就是当个开封府府尹嘛!这有什么难得,何况是天子脚下的东京城?

    但是他错了,刚把马元方送走后没多久门口的鸣冤鼓就被敲响……

    赵祯看了看一旁如雕像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彭七摸了摸下巴,这货是不是在心中嘲笑自己?身为大宋的太子自己怎么会知道古代药铺的正常抓药程序?难道别人都知道!

    堂下皂隶们抿嘴的样子让赵祯承认自己很失败:“孙郎中你的药方何在?”

    “启禀太子殿下,老朽的药方交给了钱掌柜,他拿了就去药铺抓药去了,老朽的药方周详的很,配伍的君臣佐使样样不少……”

    “姓孙的你休要在殿下面前乱说,都吃死人了你也好意思说药方周详!我可怜的女儿啊!是爹爹害了你!”钱掌柜在地上不断的哭号拍打,身旁便是他女儿玉莲的尸首,小小的人儿怕是才十几岁岁,被白布盖上放在一旁。

    赵祯皱眉的看着眼前一团乱的大堂,钱掌柜告孙郎中庸医害人,要让他偿命,赵祯平日里最恨庸医差点就直接宣判了,还好一旁的推官小声提醒在大宋是医药分离的!一般请回家看病的郎中只负责开药方,而病患需要自己去药铺抓药,当然有的药铺也有自己的坐堂医为了方便直接来看病的人。

    可孙郎中不是坐堂医,钱掌柜把他请到家中给女儿看病,自己按照他的药方去抓药,熬好了给女儿吃了当晚就死于非命,钱掌柜当然要找孙郎中了。

    赵祯飞快的整理案件的来龙去脉,并在纸上写写画画确定人物关系,但在堂下的人看来太子仿佛是在写字画画一般,很快赵祯抬头道:“事情的缘由孤已经知晓,现在还差几人,霍老七去李生家小儿药铺把掌柜伙计带来!钱掌柜你给玉莲喝的药渣可在?”

    钱掌柜看着离开的霍老七转头说道:“在的,在的,药渣万万不敢倒掉,都在我家的厨房。”

    “去俩个人陪他速去取来,顺便把孙殿丞药铺的坐堂医请来!”

    这案件其实简单的很,只要验尸便能知晓玉莲的死因到底和药材有没有关系,在一个就是检查药渣药方,看看是否合理,可是看似简单的事情却被验尸这种事情挡住了。

    钱掌柜抱着女儿的尸体死活不让验尸,连一旁的推官都开口劝解:“殿下,死者为大,况且还是个黄花闺女,验尸怕是不合适的。”

    “不验尸如何能确定死因?钱掌柜你女儿去世时你可在一旁?”

    “没有,小女已经二八年华带着婢女独居于绣楼之中。”

    问题来了即使不能验尸也有其他方法追责,便是请另一位技术高超的郎中来查看药渣和药方,这样一来是孙郎中的药方有问题,还是药铺抓药的药量有问题便清楚了。

    “殿下不用在此苦等,人证物证都不在先去后衙休息片刻,等霍老七回来再次升堂便是。”

    推官在一旁小声的对赵祯建议道,在他看来没必要坐在这里傻等,开封府所属设左、右厅,每厅推官各一员,分日轮流审判案件,像眼前这样的人命案也是如此,他作为推官先审一遍,把详细经过奏报给赵祯便可,否则开封府中鸡毛蒜皮的日常案件就会压的赵祯喘不过气。

    何况身为开封府府尹,不光要处理讼狱,还要管理整个开封府,甚至连治下的县事也要过问,但赵祯看着躺在地上蒙着白布的少女实在是起不了身,年轻的生命就像凋谢的花朵,逝去就不会再回来。

    “苦主在下等待,身为官员岂能一走了之,此案是孤接的当然要查办到底。”

    “殿下真是……”推官接着一通马屁但刚刚开口就被彭七推走,“你这推官好生不晓事,殿下最讨厌溜须拍马之人,想得到殿下的赏识努力做好自己的事情便是!还不去右厅当值?”

    “下官这就去,这就去。”被彭七揭穿的推官赶紧向右厅赶去,他可不希望给太子留下坏印象。

    霍老七回来了,还带着三个人和一罐药渣,李生家小儿药铺的伙计和掌柜被带来,同时还有孙殿丞药铺的坐堂医一个年近七十的老者。

    赵祯赶紧让人赐坐,开玩笑这个时代老也是一种资本,尤其是七十岁以上的老人更是得到官府的赡养,每月能领取绢布一匹铜钱三百文,这些都是政府白给的,不需要你年轻的时候交养老保险什么的。而且这样的老人犯下轻罪不用受刑,重罪减刑,只要不是罪大恶极一般都能放掉。

    老郎中坐下拿过药方和药渣看了看开口道:“启禀殿下,老朽看了,这药方是无碍的,如果真是风寒之症便是对症下药,药渣中的用量也是没问题,嗯?这是……蟾酥!怎么会有蟾酥在里面?”

    赵祯看着老郎中颤抖的伸手从药罐的边缘处刮出白色的膏状物问道:“药方上可有蟾酥?”

    “岂能有这种毒物!蟾酥是治疗恶疮的毒物,我岂能入风寒之药?”

    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李生家药铺的掌柜和学徒小二,这么说只有这两人有问题了,“你这黑心贼!还我女儿命来!”钱掌柜怒喝一声扑了过去,霎时间三人就打做一团,整个大堂鸡飞狗跳好不热闹。看深夜福利电影,请关注微信公众号:okdyt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让开,丞相是朕的〕〔豪门弃妇:陆三少〕〔都市透视小神医〕〔血里鸢〕〔修神时代:我有无〕〔心甘秦愿〕〔祸国毒妃:邪王请〕〔我养大佬那些年〕〔穿越在创世纪之前〕〔万古最强宗〕〔法眼至尊〕〔名门暖婚爱入骨〕〔重生之赚它一个亿〕〔我叫科莱尼〕〔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