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吃鸡摸摸头〕〔我打造的铁器有光〕〔HP初恋无小事〕〔魔道之游戏人生〕〔冤鬼契约〕〔无限契约宝典〕〔机甲导师〕〔洪荒之赛亚人祖〕〔丹武至尊〕〔我真不是良民〕〔医品世子妃〕〔我的崩坏萌妹旅团〕〔热血江湖之正邪大〕〔出闺阁记〕〔拜师九叔〕〔一世拂尘〕〔少年篮球说〕〔快穿之不是炮灰的〕〔续,梦醒千年〕〔女性世界里的男法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一百三十九章妖僧害人
    ,更新快,,免费读!

    两边的皂隶们见惯了这种情况,毫不犹豫的用手中水火棍敲击着地面,嘴中发出威武的声音,大堂中起先还在掐架的人慢慢的分开,衙门里的规矩,三声不静便是杀威棒伺候。

    “此乃公堂之上,冤情未了,孤还没宣判,如何能认定药铺掌柜和学徒就是凶手?!”

    赵祯看着堂下乱哄哄的人群说道,门口的“观众席”已经围拢了许多百姓。

    “殿下我冤枉啊!”学徒首先喊冤,急急的往前跪下:“凡是带着药方来抓药的,我都会认真核对,钱掌柜是城中富户,小的岂敢不慎?这蟾酥平日里用量极少,寒热之症更是万万不会使用,小的就是再痴愚也不会放蟾酥的!”

    一旁的掌柜赶紧上前印证他的说法:“殿下明察,小老的药铺乃是祖上传下来的,怎生敢砸了自己的招牌!二牛抓了药我是每回必验的,再说我们师徒二人和钱掌柜无缘无故,怎么会害人性命!”

    赵祯点了点头这话是没错的,多年的老店靠的就是自己响当当的招牌和信用吸引客人,傻子才会故意杀人,还这么明显,这不光是砸招牌的小事,按宋刑统如果故意杀人可是要以命抵命的。

    “玉莲的药是谁熬的?”赵祯突然开口对地上的钱掌柜问道,很简单既然不是孙郎中的药方和李生家的药材有问题,剩下的就是能接触到汤药的人。

    “是小女的侍婢香儿……殿下的意思是她下的毒?!这个养不熟的白眼狼!”反应过来的钱掌柜立刻起身向门口走去,仿佛要回去杀了香儿一般。

    彭七迅速上前拦下了他:“殿下只是传唤香儿问个清楚,你这般着急干嘛?”

    “这还不明了?能接触这碗药的除了煎药的侍婢香儿还有谁?李生药铺的掌柜和学徒被排除了,孙郎中的药方也没问题,那还不就剩下香儿了吗?”钱掌柜的话瞬间就得到众人的认同。

    “作孽哟!这侍婢真是该死,弑主这种事情都能做得出来,还险些把我等拖入其中!”孙郎中等人摇头苦叹。

    霍老七郁闷的又出门了,就不能一次说清楚?!今天他跑了一南一北俩个地方,腿都快跑折了。

    香儿可怜巴巴的跪在地上哭喊着自己冤枉,旁边的人一脸的不屑,仿佛在他们的眼中这根本就不是人而是垃圾,侍婢不是契约帮工,而是欠了卖身契的奴隶,这在大宋是很普遍的现象,她们与帮工不同,没有人身自由只能在主人家中干活吃饭,这辈子就算是卖给主家了。

    拍了下惊堂木被震得手掌发麻,赵祯对身旁憋着笑的彭七挥了挥手,一碗红褐色的浆汁被送到香儿的面前:“殿下看你可怜赏了碗姜汤给你喝。”

    看着彭七递来的“姜汤”和堂上年轻的太子,香儿毫不犹豫的接过就要喝掉,但彭七却飞快的夺过对赵祯点了点头。

    “你可知道这碗中是何物?”

    “不是姜汤吗?”香儿疑惑的问道。

    “这便是蟾酥,且有剧毒!你怎么会不知道?”

    “吓!这是蟾酥?可夫人说这是姜汤,加入药中去风寒的!”

    香儿惊讶的回到,情况瞬间转变,堂下的人目瞪口呆的望着香儿和彭七手中的药碗,难道这一切都是钱夫人搞的鬼?!

    “贱妇!!”钱掌柜接连受到打击,精神已经崩溃先是女儿去世接着凶手又变成妻子这让他如何受得了?大叫一声便软软的瘫倒,旁边的孙郎中赶紧扶起,掐了许久的人中才唤醒他。

    看着太子望向自己,霍老七真的很无语,早知道刚刚就把钱夫人一块锁来便是,如何还能受这二茬罪!

    “这姜汤和蟾酥烫虽然颜色一样,遇水都会变成红褐色,可在煎煮之前却有天差地别,钱夫人这是蓄意为之!”

    赵祯的话一出众人连连点头,堂下的人不是药铺掌柜就是郎中,整天和药材打交道岂能不知蟾酥的模样?看来这钱夫人是真的想谋害自己的女儿!

    钱掌柜已经气的脸色发紫,他没想到朝夕相处的妻子居然这么狠心,把平日里视若掌上明珠的女儿给毒死了,虎毒尚且不食子,这贱妇却是连禽兽都不如!

    看着被押进大堂的妇人,钱掌柜如豹子般的冲了过去,用尽全身力气想要掐死满脸惊恐的妇人,还好霍老七拦着不然这钱夫人就要命丧黄泉。

    “修的胡闹!自有殿下为你做主嘞!”霍老七猛地踹了下钱掌柜的腿弯让他跪倒在地上。

    钱掌柜反映过来一路趴向大堂的暖阁之下:“殿下为我做主啊!这贱妇居然害了自己的亲生女儿,千刀万剐不赎其罪!”

    赵祯皱眉看着堂下哭得像个婴儿的钱掌柜,现在的他满脸的悔恨和痛苦,毕竟自己最爱的女人杀了女儿,这搁在谁的身上也不好受。

    “堂下所跪女子何人!”

    “民妇钱刘氏叩见太子殿下。”钱夫人已经没力气站着,双腿软软的跪下,她没想到是自己害死了女儿,她起先和钱掌柜一样认为是孙郎中开错了药把女儿毒死了。

    “你可知道放入玉莲药中的适合药材?”

    “蟾酥……可那和尚说吃了这蟾酥便可除去邪祟!”

    “和尚?邪祟?钱刘氏把事情经过原原本本的给孤道来!”

    妇人的回答让赵祯惊讶,怎么还牵扯到和尚身上?这完全是不相干的人啊!

    钱夫人抽泣着把事情经过讲出,堂下的众人包括围观的百姓和皂隶都被她的话震惊了,原来玉莲生病后便开始胡言乱语,口中老是呼喊一个陌生男人的名字,钱夫人心中不安,以为闺女撞了邪便去了城西的大佛寺向高僧请教。

    那所谓的“高僧”居然说蟾蜍身上的蟾酥能驱邪避祸,而且别处的蟾酥没有他的金蟾酥效果好,但等闲不卖给人,见钱夫人如此诚心便忍痛割爱。

    为此,钱夫人给了他身上所带的全部钱财和首饰,这才从“高僧”那里换来了三两蟾酥,让闺女的侍婢香儿全部放入药中。

    事情的真相终于大白,围观的百姓窃窃私语:“这哪是什么高僧,简直是害人性命的妖僧啊!”

    “这钱夫人也真是愚笨,癞蛤蟆身上有毒谁不知道?岂能往亲生闺女的药里放?”

    “可说嘞!好好一个富户就这样家破人亡了!”

    “这事情钱夫人有错,那妖僧就没错了吗?”

    “作孽哟,好好的和尚不念经,怎生能做出这样伤天害理的事情来,也不怕佛祖让他下地狱嘞!”

    “佛祖罚不罚他俺不知道,太子殿下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所有人把目光望向大堂上的赵祯,他的聪慧仁孝早就在大宋传开了,所有人都看着他如何判案。看深夜福利电影,请关注微信公众号:okdyt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卡你一辈子都〕〔让开,丞相是朕的〕〔修神时代:我有无〕〔心甘秦愿〕〔豪门弃妇:陆三少〕〔某学园都市的旧日〕〔九层仙莲〕〔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最强主角!〕〔星战启示录〕〔豪门帝宠:吻你上〕〔都市透视小神医〕〔血里鸢〕〔极道拳君〕〔秦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