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邪凤逆天〕〔重生都市写轮眼〕〔我本善良之崛起〕〔逆流2004〕〔科技图书馆〕〔一世兵王〕〔重生之权宠小仙妻〕〔大祝由〕〔透视兵王在都市〕〔翊神相〕〔王者荣耀:亲爱的〕〔重生军婚宠妻:时〕〔自在的美利坚田园〕〔我的头盔有意识〕〔乡村小医神〕〔一生一世笑皇图(〕〔惹爱成婚:鲜妻别〕〔超级医生俏护士〕〔仙武求真〕〔武当男神,在线快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一百四十章民心所向
    ,更新快,,免费读!

    堂上的赵祯还没说什么,霍老七就向衙门内的牲口棚走去,他知道又该自己出马了……殿下肯定是要捉拿妖僧归案。

    “这小子倒是机灵了,知道殿下还会让他去,自己先去马棚牵马去了,哈哈。”

    “公堂之上休得嬉笑!这货要是敢有怨言孤就让他天天跑腿!还治不了他呢!”

    赵祯撇了撇嘴用不着彭七提醒,霍老七今天满脸的幽怨,自己岂能不知他心中的小九九,不就是没给他升官吗?黑手中属他忙前忙后跑的最多,也是他打探到消息最勤快,可就是要磨磨他的性子,这点事情都忍不住,往后岂能重用!

    围观百姓越来越多,都是听说太子审案而来的,这种热闹可不是平常能见到的,连一些士子文人也都挤在人群中,小贩干脆在开封府府衙的门口摆起了小摊,各种热饮子,面饼子供应,这案子审了一天,人们也围观了一天,主要还是路上耽误的时间有点长。

    赵祯咽着口水的看着门口的百姓大吃二喝,毕竟现在是审案子,没有结束就去吃饭实在有些不好意思,想起后世官僚作风的拖沓,赵祯恨恨的咽了一下口水:“彭七,派人回东宫捎个话给语嫣,就说孤今晚要吃酱肘子!”

    “殿下俺能不能派俺去……”

    “想吃饭?门也没有!孤在这挨饿,你也得跟着,否则孤更饿了。”

    “咱们先歇会,等吃饱喝足了再审不是更好吗?”

    彭七在听到酱肘子后也是咽了一下口水,他不明白为何殿下就不能吃过再审案子。

    “苦主还在堂下,没给人家交代咱们如何能对得起良心,还好是冬天,否则这么长时间尸体怕是都……诶!让玉莲早日入土为安才是真的。”

    此时的赵祯看着白布下的少女心中不是滋味,昨天还是一个活生生的烂漫少女,晚上却因为一碗充满母爱的“良药”送了卿卿性命!

    人群已经议论开了,先是骗人的妖道,再是害人性命的妖僧,舆论的风向已经开始倒向理智的一面了:“要我说这些个妖僧妖道就应该流放到沙门岛!和尚不好好念经为官家祈福,道士不躲在山上清修下来骗人,真是咱大宋的祸害!”

    “可不敢胡说!举头三尺有神明!”一个老学究拍了一下说话的年轻人训斥道。

    看是上年纪的学究拍自己,年轻人并不恼怒反而笑眯眯的说道:“嘿,老先生你一学究还信这个呢?不是常说子不语怪力乱神嘛!”

    “非也非也,子是不语却没说不信!”

    一旁的胖子看两人把话题扯远赶紧拉了回来:“要我说也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这道士有好的,就像药王庙里的孙神仙,和尚也有好的,就像白马驮经的玄奘法师嘛!”

    “切~多少的和尚道士才能出一个德高望重者?看看咱们大宋的道观佛寺!和尚放长生库已经是众所皆知,他们仗着不用交税大收投献土地,已然成了当地豪强!客官您的炊饼,承惠五文~”小贩一边做买卖一边嗤之以鼻的说道。

    显然大多数人是赞同他的观点,年轻人又接口:“这有啥,在咱们大宋放利钱又无碍,官府的老爷也不管,投献土地又算啥,当官的自己还收人投献呢!今天这妖僧才是厉害,听说用的蟾酥行骗嘞!”

    “蟾酥是啥?”胖子显然没听说过拉扯这年轻人的袖子问道。

    “这你都不知道?蛤蟆身上的浆子嘛!”

    “别管他,你接着说!”一旁的听众打断胖子的问话急急的挥了挥手,把前半段补上才能更好的看太子审案嘞!他们还真想知道蟾酥怎么能行骗的。

    “这钱夫人不就是上了妖僧的恶当,把全部首饰和钱财给了妖僧换取所谓金蟾的蟾酥吗?那妖僧说是可以驱邪避祟,可结果呢!惨哟!”

    “真该杀!”“对该杀!”听他这么一说了解始末的百姓无不义愤填膺,这个时代的人心还是善良的,毕竟是受到儒家思想几百年的熏陶,连杀猪的屠户都知道: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

    赵祯坐在上首的暖阁内正跟肚子较劲,紧了紧腰上的白玉束带方才觉得好受些,苦苦一笑:“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家中有粮心里不慌!”

    “太子您说啥呢?”彭七没听清开口问道。

    正准备回答却听见衙门口传来一阵嘈杂,细细听却是百姓们叫嚷着“该杀!该杀!”

    “看到没有民心所向,孤今天便要杀鸡儆猴,让这妖僧妖道一块受刑以正视听!”

    彭七长了张嘴犹豫的小声道:“殿下,妖僧俺不知道,可那吕道人却杀不得……”

    “放屁!”赵祯的脸瞬间就扭曲变形“欺君之罪怎么杀不得?”

    “有说客嘞!道门掌教玄玄子亲自向皇后娘娘求情……连殿下您也欠他人情嘞!”

    “孤从未见过他,为何会欠他人情?”

    赵祯被彭七说的有些糊涂,好好的怎么欠一个道士的人情?

    “当年殿下生病是这玄玄子献上成药,让殿下不日康复的。”

    “还有这事?”赵祯惊讶的问道。

    “殿下当年还小怕是忘记了,也是从那以后这玄玄子才当上道门掌教的。”

    “哦?这次他来求情难道是让孤还他人情?”

    “这俺就不知道了。”

    嘈杂声再次响起,还伴随着响亮的鸣锣声,霍老七再次回到了开封府,却被门口的人山人海给堵住了,只能鸣锣开道。

    人未到却声先至:“贫僧乃是出家之人,不打诳语的!这位公人如何能因妇人之言而治罪与贫僧!”一个脑满肠肥的胖和尚被霍老七推进了衙门的大堂,这能叫做和尚?衣服上有明显油渍,嘴唇也是油光发亮,红着个脸不是害羞而是酒醉,一开口连在暖阁之内的赵祯都能闻见……

    “贼和尚,殿下面前还敢放肆狡辩!跪下!”

    “贫僧是化外之人上拜佛祖就是不拜……哎呦!疼煞我也!”

    赵祯早就厌烦了这个酒肉和尚,见他在下面唧唧歪歪的说胡话,他觉得自己有必要让他清楚什么叫做“社区送温暖”,插满令签的签筒被他直接砸向妖僧。

    开封府的签筒可不是一般材质,而是梨花木雕刻而成,那是相当的重,砸在胖和尚的脸上瞬间就变成了涂鸦,红色的血水混合着眼泪鼻涕一块下来,看的赵祯食欲全无。

    望着在地上疼得直打滚的和尚,赵祯喝到:“堂下妖僧姓甚名谁!不说是吧?给孤打!”一旁的彭七目瞪口呆这和尚还没说话呢您就下令打人,就是想打他也要找个好点借口,门口还有那么多百姓看着嘞!

    但他转头看到的却是兴奋的人群口中不断的喊着:“打死妖僧,打死妖僧!”

    胖和尚欲哭无泪,他刚刚张口就被一块酸臭的破布堵上了嘴,两边的皂隶用水火棍插起他就打,他倒是想说可根本没机会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最强主角!〕〔修神时代:我有无〕〔我是FIFA球王〕〔我要大宝箱〕〔快穿之宿主正在渣〕〔国民女神:史上第〕〔圣踪〕〔乱世我为侠〕〔都市之绝世仙帝〕〔乡村透视小农民〕〔蜀山剑宗系统〕〔魔鬼主教〕〔公主在上:国师,〕〔快穿:吾儿莫方〕〔快穿之这个愿望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