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阴灵出租屋〕〔我不是大仙尊啊〕〔九零妙时光〕〔前妻归来:邵医生〕〔民国谍影〕〔肆虐在诸天〕〔木叶之天天〕〔大明寒门〕〔我真的不想扮猪吃〕〔漫威世界的九头鸟〕〔重生燃情年代〕〔大明钉子户〕〔极世武尊〕〔锦绣修仙路〕〔覆手〕〔古穿今:丑颜悍妻〕〔玄医枭后〕〔声优养成大师〕〔夏酱的推理事件簿〕〔神器种植空间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一百四十一章穆修
    ,更新快,,免费读!

    东京城的开封府热闹了,不断的有人加入围观的行列,大宋的百姓可不是吃瓜群众,文人士子,贩夫走卒,商贾行旅都在大门口各抒己见,远处看不到的人向前面打听,这让穿梭在人群中的小贩看到了商机,立刻跑去兜售吃食还附带讲解。

    一场审案搞的像是文艺演出一样招人眼球,赵祯苦笑着对身前的中年解释:“孤也不愿如此,可你也看到了,百姓深恨妖僧妖道,民心所向啊!”

    穆修目光灼灼的盯着太子:“殿下难道不知他二人的说客已经得到皇后娘娘的召见,凤旨怕是不日便来。”

    “官家命孤全权管理开封府之事且再三劝勉,孤岂能让官家失望!妖僧害人,钱刘氏听信他的鬼魅之言,一夜之间家破人亡,母毒其女这种人伦惨事如若不绳之以法岂能面对天下百姓!”

    居然拿皇后来威胁自己,这是让赵祯很不爽,原本对这中年人的好感也下降几分。

    皇后虽然监国,可并不是临朝称制,她没有官家的最高裁决权,在大宋唯独官家才拥有最高立法权和最高司法权,所谓的言出法随就只这个道理,皇帝的判决是不能改变的,但监国的皇后却不能干涉大宋正常的司法程序。

    穆修并不恼怒:“殿下的心思微臣知道,想借此时丑化佛门道门,可殿下有没有想过,佛教导人向善,道门则讲究无为清修,两者并非邪门歪道如果殿下丑化之,将会对大宋百姓的信仰造成何等损害?就连天家都以大相国寺为家庙不是吗?”

    赵祯惊奇的望着穆修,这人有点意思,从自己的所作所为就能分析出自己的想法和打算,这个名叫穆修的中年人要是能为自己所用就好了。

    “你怎么知道孤要丑化他们?百姓需要信仰,这点是不错的,可他们需要的是正确的信仰!如今的道观佛寺那个不是田亩千顷藏钱数万?长生钱,福寿钱堪比民间的行钱,可利息却要高出数倍有余,且不容人假以时日!这是信仰?这是在打着神佛的旗号大发不义之财!哪家佛寺不放贷?你说自己客投大相国寺,难道不知这大相国寺就是东京城最大的放贷人!”

    穆修发现自己在太子面前居然哑口无言,本就不善言辞的他更是有些局促:“穆修只是请殿下不要丑化佛门道门,歪曲教义。至于这些……这些。”说着说着他自己都开始结巴,原因无他,只要太子审案,佛门就会被丑化,不堪的事情都会被揭露出来,到时肯定会引起百姓的厌恶。

    “怎么,连自己都过不过去了?”赵祯似笑非笑的看着穆修,这个文人倒是有点意思,拿着寇准的荐书跑来向自己报信却又为佛门道门开脱,看来他虽是儒士却又心向道家佛门还真是矛盾。

    “穆修只是请殿下三思。”

    “先生对信仰如此看重却是难得,不如帮孤溯本清源如何?”

    穆修眼睛一亮,但却摇头道:“我是受了寇相之托前来澄清厉害的,此事不妥。”

    “没让先生现在就答应,且去想想,孤随时恭候,彭七送穆先生离开。”

    彭七送走穆修后回来就看见太子摸着下巴奸笑,不用说殿下一定是打起了刚刚那措大的主意,“殿下难道是准备让他改造宗教?”

    “就你聪明,这事不可对外人提及,佛门道教已经已经糜烂如斯,再不好好治理怕是会出乱子,孤本想借今天妖僧之事丑化他们,却不曾想这穆修打乱了孤的计划。”

    “殿下难道打算就这样不了了之?这可不像是您的做派啊!”

    “谁说算了的,今天必须要用妖僧之事打击一下佛门,否则如何收场?外面的百姓已经翘首以待了!”

    赵祯说完就向大堂走去,地上的妖僧已经不怎么挣扎了,他那肥硕的屁股已经被打烂,皂隶们对他可没有手下留情,连裤子也没脱就开打。

    打板子不脱裤子那才叫惨,和尚身上的袈裟已经被打烂成碎布片和屁股上的烂肉混合在一起脱也脱不下,估计连上药都成问题,如果要上药还需清理出破布条再受二茬罪。

    “堂下的妖僧你这下能回答孤的问题了吧?”

    一桶凉水浇在他的头上瞬间让胖和尚打了个激灵,“殿下饶命,殿下饶命啊!小僧全招,小僧名叫牛进,法名慧德,是城西大佛寺的寺库主持专管寺中钱财,那日钱夫人求平安说到了女儿撞邪之事,小僧就用金蟾酥骗她财物,本以为她回去后便会醒悟,谁知她居然真的给闺女吃了蟾酥,是个人都知道蟾酥有毒不可多用啊!”

    “你这妖僧还我女儿性命!”见他亲口承认,钱掌柜夫妇二人如何能善罢甘休,冲向慧德就要索命。

    “是你求我的,岂能全怪在我的身上!”慧能的屁股已经被打烂,只能在地上趴着躲避,皂隶见他被打烂的屁股被钱家夫妇踹了数脚后才拉开三人,外面的百姓看着如乌龟一样在地上爬行的慧德不断的叫好。

    啪的一声,赵祯摔了一下惊堂木,大堂内外瞬间安静了下来,开来太子殿下要宣判了。

    看也不看地上的慧德,赵祯开口道:“前因后果已经了解,此案并不复杂,钱家小娘子钱玉莲偶患风寒,钱掌柜请孙郎中去府上看病,也是他自己去李生家药铺抓的药,在此期间各司其职谁都无过,但当夜侍婢香儿在煎药时放入钱夫人交代的所谓姜汤,钱玉莲喝完药当夜暴毙。因香儿是按照主母要求放入蟾酥,且她也是被蒙蔽,误以为姜汤,故香儿无罪!”

    赵祯说完跪在地上的香儿就对着他砰砰的磕头:“多谢殿下还我清白!”

    “殿下还要接着判案,你还不快起开?”她的额头已经出血还不肯起来,一旁的霍老七看不下去赶紧把她搀扶到一边。

    门外的百姓也是跟着叫好,在他们看来这侍婢香儿也是无罪的,哪家的侍婢敢违抗主母的命令?何况她还是被蒙在鼓里。

    “殿下这案子判的好!俗话说的好不知者无罪嘛!”

    “你这话说的,难道相国寺门口的傻子不知杀人有罪就可肆意行凶?”

    “莫要诡辩,且看殿下如何判下去。”

    赵祯在听到堂下百姓这么说后挥了挥手,对香儿说道:“你的案情算不得不知者无罪,主要是你被蒙骗,如果你知道手中的是蟾酥而非姜汤还故意放入如药中,孤便会治罪于你。”

    围观众人没想到太子还能向他们解释其中的缘由,这让他们更加信服赵祯的判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神时代:我有无〕〔绝世凰后:傲娇邪〕〔月舞空〕〔时空飞盘〕〔冥法仙门〕〔君心漫漫我心遥〕〔抗战之兵魂传说〕〔通天神捕〕〔重生学霸商女:枭〕〔美女跟我走〕〔最佳娱乐时代〕〔重生之巅峰强少〕〔木槿悠悠:早安,〕〔明虎〕〔名门秘闻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