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仙尊重生都市〕〔白夜宠物店〕〔穿梭时空的侠客〕〔妖女契约〕〔一棍碎天〕〔韩娱之透视未来〕〔众神盟约〕〔超凡格斗时代〕〔戮仙封天〕〔总裁爹地宠上天〕〔美女总裁之贴身高〕〔都市神豪之一夜暴〕〔欢欢欲醉:擎少,〕〔都市之绝品耍贱系〕〔婚婚欲睡:顾少,〕〔与你共赏落日余晖〕〔一夜沉沦总裁轻轻〕〔为你抹去一世尘埃〕〔冰冷少帅荒唐妻〕〔山野春情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一百八十四章连降五级
    出了东京城赵祯首先看到的不是城外的田野而是林立的厂房,在蔡记的带动下,将门的产业逐渐的从销售向手工业转型,这是赵祯乐意见到的事情,工厂的大规模发展能让流失土地的农民找到归宿,最少能保证他们有口饭吃不会变成失去土地的流民。【】

    赵祯比所有人都清楚流民意味着什么,大规模的土地兼并使得农人失去赖以生存的土地,他们提着瓦釜荆篮,栖息道边,拿着简陋的器具,到收割过的土地里去捡青荚来充饥,或是进入城市靠小偷小摸度日,更有甚者聚众而起,上山为寇。

    工厂在离开城郊不远处便消失了,放眼望去依然是广阔的农田,稍稍有些兴奋的赵祯瞬间被打回原形,传统农业依然占据主导地位,骑在马上的朝臣在离开工厂所在区域后低声交谈,“国以农为本啊!这些作坊的规模如此之大,所入利润如此之多,长此以往下去怕是会有更多的人弃农为商!天下之财止有此数,不在农人则在商贾,长此以往……”

    赵祯扭头看向群臣,他想知道这话是谁说的,简直是迂腐之极的狗屁之言!

    一个身穿五品朝服的文官骑在马上在别人的恭维之声中得意的讲解自己的观点,“商人何其小利也?见利忘义,名义上互通有无,实则谋取其利,江陵之稻米百十文一石,而京中之稻米几何?!

    那人越说越起劲,身边的人也是被他的话所打动,纷纷开始声讨商人的行为,唯有晏殊的嘴角挂起冷笑……果然不出他所料,赵祯在车驾中突然高声问道:“汝之用度从何而来!”

    那文官一时未听出官家的声音反而笑道:“南门市子界身巷!”

    赵祯怒道:“汝受商人之利最甚,如今却言商人之无德!商人翻山过水,送锦帛与京城,运漕粮与店铺,盐铁,丝绸,瓷器,笔墨纸砚,一路上间千辛万苦,所获之利润又要去掉帮工,车马,本钱种种,何其难也,万一遇到流寇则血本无归,朝廷鼓励商人便是为了促进各地之间互通有无,看看周围的旌旗,车马,仪仗,难道是无中生有凭空变幻出来的不成!”

    赵祯的怒斥让那年轻的文官吓得瑟瑟发抖差点从马上栽下来,一旁的朝臣也是跟着低头不语,车队缓缓停下,赵祯从车上跳下走向文臣的队伍中,一旁的武将早就看不顺眼那文官的叨叨,都勒马翻身而下,斜斜的瞧着。

    “你叫什么名字,官居何职?”赵祯站在那文官的面前冷声问道。

    那五品官已经被吓得不行,跪在地上两股战战的说道:“微臣户部员外郎权司农寺少监,周立诚叩见官家。”

    “周立诚,好名字,人无诚不立,是这个意思?你平身说话。”赵祯见他在地上抖得厉害便让他起来,周立诚叩首道:“谢官家!家父正有此意。”

    “如果我没记错你父亲叫周开霁,原本是个戎边的振武军都虞候,在先帝檀渊之战时充当先帝亲卫却一马当先,亲率所部阻敌而获得荫恩,朕说的没错吧?”

    赵祯的话让一旁的文武百官目瞪口呆,官家居然能把这周立诚的渊源说的这么清楚,包括他父亲的来历都所言不差,这是真的有过目不忘之才!

    其实赵祯是把朝政官员的资料追起三代全部记录进帝国百科之中,强大的搜索功能让他事无巨细的知道这个周开霁细节,甚至长相如何,官员的告身详细描写了长相。

    周立诚没想到官家居然能知道自己父亲的事迹,激动的说不出话来,赵祯心中有些小小的得意,随即开口道:“你身为司农寺少监那一定知道上月京朝官之禄米供应几何,报与朕听听!”

    这下周立诚傻眼了,他是司农寺少监不假,可所有账目多得不行,他只在当日并发放,过了这么久如何能记得,“额,总数约三万……八……八……”

    赵祯失望的摇了摇头:“上月京朝官之禄米供应三万八千九百六十石,又支给驿站候补官员九百石,其中稻米占四成,麦面占五成,另有一成为糙米!”

    看着周立诚惊呆的模样赵祯叹道:“如果你能答出第一个答案朕不罚你,如果你说出支给的粮食朕会赏你,说出所发之详细朕重重的赏你,可你居然连所司之事都能一问三不知,刚刚还在大放厥词,朝廷留你何用?难道还想在这里大放厥词以不真之言迷惑他人。

    既然你是荫补来的官身,朕便不贬你为白身,但这司农寺少监你却做不得,且去司农寺上林署做一小令,掌苑囿园池,植果蔬,以供朝会、祭祀及尚食诸司。季冬,藏冰千段,仲春启冰亦如之。”

    “谢官家……”周立诚惶恐的再次拜下,此时的他再没有之前的意气风发,只有无尽的悔意。

    群臣等赵祯离开后便炸开了锅,刚刚官家的话对他们冲击很大,看来这位官家是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主,更是个博闻强记的主!没想到前日刚刚送去的奏表他就全部记下,往日里先帝只粗粗看一遍,觉得数字差不多便不会查问。

    周立诚的以身试法让他们敲响了警钟,以后所有的文书都要记好才行,万一遇到官家考校也能说得过去,赏赐什么的都是浮云,不被降职留用才好,文人的勘磨不比武人的简单!

    晏殊躲在人群中不发一言,身为赵祯的伴读他了解赵祯的所为,这看似是在警告群臣务本,其实是在提醒群臣不要空谈国事,这位年轻的官家最讨厌的就是夸夸其谈的人。

    此时失魂落魄的周立诚刚刚骑上马背就有内侍前来把他引向从八品官的队伍中去,一下连降五级这对大宋的官员来说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也是最严厉的惩罚。

    先帝规定,文官三年一勘磨,五级就要十五年的时间,人生有多少的十五年,何况他不一定每次勘磨都能得到升迁。

    没人去嘲笑周立诚,因为大家都差不多,只不过周立诚太过招摇且运气不好而已,随着赵祯前往巩县的都是些低品级的官员,从五品在这群人中已经算是高官了。

    晏殊因曾是赵祯的伴读,现在已是平步青云,加之他自身有才干,被升迁至迁右谏议大夫兼侍读学士、加给事中这样的正五品高官并穿上了朱红色的公服,就这样他也不敢随意发表言论,官家曾经说过:有时沉默是金!

    但有时天不遂人愿,晏殊越是想躲着赵祯就越躲不掉,看着驾马而来的彭七,他微微苦笑,看来官家在车驾中一个人无聊了,果不其然彭七策马跑带晏殊的身边笑道:“晏家的小子,官家招你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神时代:我有无〕〔月舞空〕〔名门秘闻多〕〔江湖奇情录〕〔绝世凰后:傲娇邪〕〔星汉灿烂,幸甚至〕〔嘘,我要亲你了〕〔抗战张大少〕〔天依大唐〕〔阴阳医仙林煜〕〔盛世枭宠之王牌傲〕〔飞针神医〕〔时空飞盘〕〔史上最牛帝皇系统〕〔官场问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