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护花神医〕〔原来我是妖二代〕〔悬情蜜爱之暖妻神〕〔绝品妖孽兵王〕〔娇妻你好甜:总裁〕〔重生商海〕〔星际宗师〕〔孤怎么又绿了〕〔吕布之雄图霸业〕〔医流武神〕〔一剑独尊〕〔八零之蜜娇军宠〕〔篮下我为王〕〔自在的美利坚田园〕〔我就是大牌〕〔兽帝凰妃:废柴逆〕〔倾城逆袭妃:尊帝〕〔煞气逼人〕〔女boss坑仙路〕〔大仙官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一百八十六在商言商
    彭七骑在马上紧紧的跟随官家的车驾不时的向后张望,他在等另一辆马车的出现,“这都已经过了城郊,蔡家小子什么时候能赶上来?”

    一扯缰绳慢慢的掉头向队伍的最后面跑去,彭七担心蔡伯俙耽误了时辰,官家可是规定必须在出城郊之前到达,如果晚了便要担上抗旨不尊的罪名!

    正想着,一辆马车歪歪扭扭的从远处斜插过来,彭七看着车窗中探出的胖脸松了一口气,这小子终究还是赶上了,过了城郊的惠民河就算是真正的出了东京城,到时追究下来蔡伯俙免不了要被罚铜……

    彭七看了看直冲过来的马车摇了摇头,这货富得流油也不怕区区罚铜,连车窗居然都用上了最好的轻容纱做车帘,官家的车驾上也不过用蜀锦而已,这小子都做了这么久的蔡记掌柜还不懂得低调。

    “真是罪过,居然还让彭大哥在此久候,蔡伯俙这厢有礼了!”

    彭七伸手捏了捏他的胖脸,“你小子现在是越来越胖了,瞧瞧这脸一捏全是油水,快快下车换马!”

    蔡伯俙尴尬的笑了笑:“说实话,我的骑术还……”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彭七从马车上拽了下来,一旁的内侍赶紧把马匹迁过来扶着蔡伯俙上马,彭七都不忍心看,那内侍涨红了脸使出吃奶得劲也每把蔡伯俙扶上马背,最后还是彭七亲自出手拉扯了蔡伯俙一下他才稳稳的做好。【】

    彭七斜眼看着蔡伯俙道:“你平日里都吃了些什么?十几岁的人居然有百十斤重!每日都在蔡记中吃些山珍海味吧?”

    “这怎生可能,我也不知为何,这一身肥膘蹭蹭得往上涨,即便是粗茶淡饭也是如此!”蔡伯俙听了他的话连连叫冤。

    戳了戳他的肚子,彭七苦笑道:“就你这样的,谁不认为你是每天胡吃海喝?快些走,官家还等着嘞!晏家小子可已经上了官家的车驾,就等你了!”

    蔡伯俙嗷的叫了一声便晃晃悠悠的骑着马向宽大的车驾赶去,彭七在后面紧紧的跟着,生怕他从马背上掉下来,这一声肥肉摔下非得摔出三两油水不可。

    蔡伯俙的内心是激动的,多长时间没见了今日相聚也算是重温旧梦,几人在东宫中的快乐谁也不会忘,可身份的悬殊使得晏殊和蔡伯俙自觉的躲着赵祯走,毕竟谁也不想背上佞臣的名声。

    晏殊曾经提醒过蔡伯俙让他和赵祯保持距离,他也试着这么做了,自从在金明池一聚之后,便很少有来往,蔡记的账册全部交给烟手,再由烟手转送赵祯过目。

    撩开厚重的车帘,冬日里的寒风里被蔡伯俙胖胖的身型挡了一大半,晏殊笑道:“也只有你进出这车门不会冻着官家!哈哈……”

    “好你个小殊,现在做上了五品高官就开始埋汰人了!”

    蔡伯俙见晏殊和赵祯两人正在烤点心吃,迫不及待的钻进车厢中,皇帝宽大的车驾完全能容纳五六个人坐下还不拥挤。

    看着木盒中各式各样的点心蔡伯俙伸手拿了个放在炭盆上烤着,一点也没有避讳的意思,赵祯笑眯眯的看着他道:“你倒是不客气,朕早就和小殊说过,蔡伯俙来了囫囵的就给包圆了!”

    晏殊笑着点了点头,一旁的蔡伯俙道:“都是多年的老相识,还不了解我?”

    “你这一身的肥膘是怎生养出来了?不会是中饱私囊了吧!?”晏殊看着蔡伯俙油光发亮的胖脸嫌弃的撇了撇嘴。

    “嘿!你这话说的就有些不务实了,你一个给事中一年之俸禄几何?多不过百十贯,且不及我之毫毛!我在蔡记中可是有干股的!”

    蔡伯俙并不避讳直接开口说出,这是他自己的选择,而且了解赵祯的他知道这时候没什么好避讳的,整个蔡记都是官家的,即使自己想隐瞒也没用。

    晏殊苦笑着摇了摇头,“都说商贾之利所获惊人,原先我是不太信的,现在瞧见你了我却是信了……”

    他的话就像是点燃了导火索,蔡伯俙瞬间就炸毛道:“商贾怎么了?没有我们这些商贾你上哪穿一身的绫罗绸缎?上哪去吃山珍海味?别的不说单单说那些粮商,每日从西水门运进上万石的粮食最后进了谁的嘴里?”

    晏殊急急的摆手道:“我又不是和你争辩,只是说你们商贾获利颇丰!”

    赵祯笑道:“这倒是实话,商贾相对于普通百姓来说获得的利润确实很多……”

    “官家这话不能一概而论,您看看街边的小贩也算商贾,可他辛辛苦苦一夜所获几何?普通的店铺也算是商贾,您看他们所获又是多少?商人也分为三六九等……”

    蔡伯俙的反驳还没说完就被晏殊打断:“你不要在揣着明白装糊涂!我的意思你难道不明白?赚得多就应该交更多的税!你们所获之利皆来自大宋百姓,赚得多了就应该上交朝廷,让朝廷把钱用在需要的地方,赈灾,兴修水利,扶持农桑等等。百姓富裕起来你们才能赚更多的钱不是吗?”

    赵祯惊奇的看着晏殊,他的想法很简单,羊毛出在羊身上!

    晏殊和蔡伯俙两人看似在辩论,其实是两人思想上的冲突,蔡伯俙代表商贾的思想,晏殊代表朝人的思想,两者之间的矛盾就在于如何平衡商人的利益。

    看着两人急赤白脸的模样赵祯奇怪的问道:“你们两人这是怎么了?在商言商无可非议,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蔡伯俙的财富是来自他自己的智慧和手段,并未违反大宋的律法。晏殊的想法是从朝廷出发,乃是文官的责任这也没有错。你们两人不理解对方也就罢了,难不成还想动手!这可是在朕的车驾上!”

    两人突然反映过来尴尬的放下手中的糕点,赵祯暗自松了一口气,这些糕点都是王语嫣幸苦做出来的,要是成为两人之间的牺牲品就太不值得了。

    蔡伯俙恨恨的咬了一口手中的桂花糕,仿佛是在咬对面的晏殊一般,看的晏殊不甘示弱的回敬,这就是小孩子脾气了,赵祯笑着开口问答:“朕打算提高税收了。”

    他的话让晏殊眼睛一亮,对面的蔡伯俙却神色大变张嘴就要反驳,赵祯挥手打断他的话:“朕准提高税收的同时还会给予相应的福利,甚至会用朝廷的订单扶持商业。”

    这话刚刚说出口两人的表情开始转变,蔡伯俙喜笑颜开,晏殊紧皱眉头。

    朝廷的订单一项是宫中负责采买,将作监负责制造,所有的明细皆是有本可查,如果下放到民间商贾不知会成为什么模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都市狂龙行天下〕〔重生完美时代〕〔让开,丞相是朕的〕〔第一侯〕〔寻宝诸天万界〕〔恐慌世界〕〔近战狂兵〕〔魔法之苏醒之界〕〔特种兵王〕〔三国之武魂通天〕〔神话烘炉〕〔穿越安置区〕〔修神时代:我有无〕〔内部游戏〕〔我的卡你一辈子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