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黑客女王〕〔孟婆汤无毒〕〔捉妖奶爸〕〔强势锁婚:傅少的〕〔拾荒也疯狂〕〔天眼高手〕〔随身带个狩猎空间〕〔沧海纪〕〔山野小村医〕〔佳妻清婳〕〔时光和你我都要〕〔有个恋爱要和你谈〕〔神脉天尊〕〔妖孽之最强主宰〕〔小祖宗,要上天〕〔神奇新世界〕〔诗与刀〕〔晚唐驸马〕〔变身少女的日常〕〔最强大昏君系统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一百九十七章名人,都是名人啊!
    彭七看着呆呆的官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不就是一个稍有才气的少年吗?官家至于这么惊讶,激动的走路都快飘起来了。

    赵祯不断的打量着前面的少年人,心中大喊:欧阳文忠公!我活了这么多年居然看见活的了!

    提起欧阳修后世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初中的课本中就有他的醉翁亭记:醉能同其乐,醒能述以文者,太守也。太守谓谁?庐陵欧阳修也。

    这潇洒快慰的游记是赵祯最为难忘的文章,如今见到活的欧阳修竟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蔡齐轻轻的拉扯一下欧阳晔的袖口:“那少年气质如虹,满身的富贵,定然不是普通人家的子弟,弟可知其出处?”

    欧阳晔摇了摇头,他哪能知道?

    “兄之所言问道于盲啊!弟久居洛阳如何能知晓东京城的事情,这样的少年要么是出自天潢贵胄之家,要么就是宰臣执臣子弟。兄久居东京城此次又是陪着皇驾而来,难道就不知道?”

    欧阳晔的疑问让蔡齐瞬间打了个冷颤,伸手拽住他的衣袖道:“你说这位会不会是龙撵上的那位?!”

    “吓!这种事情可不敢妄加揣测!那位是天上的真龙,堂皇之所在,岂能游历民间,还……还跟修儿有说有笑?你是老糊涂了还是怎生,尽说些荒唐之言。”

    欧阳晔听了蔡齐的猜测被吓了一跳,转而想了想便开始笑话他的荒诞不经。

    “兄之所言也有几番道理,可我见那些跟班护院,怎生如此眼熟?像是在大庆殿外见过的班直!”

    蔡齐还是有些怀疑,他是去过大庆殿的,也看过官家的登基大典,虽然有那衮冕隔着看不清官家的相貌,可大殿门口的班直他还是见过的。【】

    再说他作为五品的京官,一路上跟随皇驾,多少还有些印象。

    “那他说不定是宗室子弟,出来了官家定然要给侍卫跟随以示恩宠嘛!”欧阳晔的话让蔡齐打消了一点疑虑。

    “诶?兄之所言有理。难怪他身上一副寰宇气象。”

    彭七早就感觉到身后有人打量,悄悄的对赵祯说道:“官家,那俩个老臣好像是看出什么来了,要不咱们就不去那小娘子家做客了,省的纠缠。”

    赵祯摇头道:“不行,我和那欧阳修相谈甚欢,此时错过不知何时才能相见,再说咱们现在走不是更引人怀疑吗?人家吴小娘子盛情难却,欧阳修又言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咱们怎好现在离去?”

    彭七无奈的点了点头,官家要是执拗起来谁也拦不住,只能交代四周的侍卫准备好托词以备不时之需。

    吴家的马车在前面慢慢的行驶,那小娘子坐在车中不断的安慰婢女,也不时的把头探出车外和欧阳修,赵祯两人交谈。

    闺阁中的女子对外面的事物不太清楚,赵祯讲些东京城这中的桥段就把她惊讶的合不拢嘴,“家父也是去过东京城的,可从未跟我提起过东京城的繁华,如此看来那里才是人间极致。”

    欧阳修从小就跟着叔父欧阳晔在各地游历,肚子中的故事也不少,见吴家小娘子被赵祯的话说的惊叹连连也跟着说道:“东京城之繁华在于热闹,但大宋的山川瑰丽却不止于此呢!”

    这货不愧是大宋今后的文坛领袖,赵祯说的是市井繁华,他便说山川秀丽,赵祯说世间百态,他说奇骏险峭,算是相得益彰,之后两人都反映过来对视一眼哈哈大笑。

    “两位公子真是有趣之人,连说话都是如此对仗默契!”吴家小娘子抿嘴一笑,接着伸出白净的手指对着不远处的门第道:“此处便是小女的宅邸,两位公子务必坐上一会,小女以茶代酒谢过二位的出手相助!也请两位长者歇歇脚。”

    欧阳晔和蔡齐两人为长者先进入府中,欧阳修连声道好,赵祯也是微笑着点头。

    赵祯看向身旁的欧阳修道:“如此佳人真是温柔似水,却又不失坚毅,如果那婢女不是她苦苦坚持怕是早就落入游侠儿的手中了,难得,难得!”

    欧阳修警惕的盯着赵祯道:“难道公子也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赵祯惊讶的问道:“我只是觉得她与众不同而已,欧阳兄为何用也?”

    赵祯虽然表面上不说,可心中那个气啊!小样看上人家便对我如此警惕,连我叫什么都不问?看我不整你!

    他生气不是因为儿女私情,而是这欧阳修到现在也不问自己姓甚名谁,只单单称呼自己为公子,简直是太不把自己当回事了!

    仿佛是感受到赵祯心中的怨气,此时被他说的尴尬的欧阳修才开口道:“哦!还未请教公子尊姓大名。”

    “小弟不才,免贵姓赵,单名一个振字!”

    两人以平辈之礼相互报了姓名,瞬间就觉得舒服许多,一口一个欧阳兄,赵贤弟叫的亲切。

    只有一旁的彭七不断的抽出嘴角,能和官家称兄道弟的也只有这个叫欧阳修的小子了。

    此时的欧阳修与晏殊的年岁差不多大,赵祯对他自然的产生亲切的感觉,两人进入吴家的花厅用茶,完全忽视了一旁两位老者的打量。

    好像是突然想起什么,欧阳修面露尴尬的向赵祯道:“真是罪过,还未向赵贤弟介绍我家叔伯,这位是为兄之叔父欧阳晔,本是知鄂州,但三年勘磨已满,便回到洛阳祖宅,这位是家叔的好友翰林学士蔡齐,这次是跟随皇驾来西京的。”

    赵祯对着两人施礼道,“赵振见过两位叔伯。”他看着两位老者在心中大叫:都是名人啊!

    等众人坐倒后气氛变得尴尬起来,蔡齐和欧阳晔对视一眼便装作喝茶开始潜水,欧阳修则是和赵祯开始畅谈起来。

    多是欧阳修在说话赵祯静静的听着,“贤弟有所不知,我着叔父乃是断案的高手,一年百姓中有州民为争船互殴而死,凶器乃是一柄尖刀直从死者右肋插入,因为人数太多案子悬了很久没有找到凶手。”

    “那后来呢?”

    欧阳修得意的说道:“叔父亲自到监狱,把囚犯带出来,让他们坐在庭院中,除去他们的手铐与脚镣,给他们吃的喝的。吃完后,善加慰问后再送回监狱,只留一个人在大厅上,叔父说:“杀人的是你!””

    “哦?端是如此神奇!”

    欧阳修笑道:“那是当然!贤弟知道其中的缘由吗?”

    赵祯笑道:“难道是看他们持箸的手不成?”

    欧阳修惊讶的一拍大腿道:“贤弟所言甚是啊!这个人假装不知道什么原因,但叔父却说:“我观察饮食的人都使用右手持箸,唯有你是用左手,被杀的人伤在右边肋骨,不是你能还是谁?”贤弟果然聪慧一下就想到其中缘由,为兄佩服!”

    赵祯连连摆手谦虚的说道:“欧阳兄谬赞了,我只是根据你的话进行猜测而已,其中的细节真要让我去查,绝不会能看出端疑。”

    上首的蔡齐笑道:“这也算是难得的紧,平常人岂能想到其中缘由?那凶徒不也是着了道吗?”

    欧阳晔指了指侄儿说道:“这都是些小聪明罢了,偏偏修儿就觉得其中蕴含奥妙,每每遇到旁人都会说上一说,实不堪赞赏!贤侄就当一个玩笑听听便罢了,小道不经用,大道方永续!”

    欧阳修显然不服气的嘟囔一句:“道无论大小,只要有用就行。”

    “荒谬,小人之道也是有用,难道你要去学不成?!”欧阳晔显然对侄儿的话不满,开口训斥道。

    欧阳晔的话音刚落,花厅之外便传来一阵大笑声:“哈哈……仗义之士所在何处?快快引我去拜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卡你一辈子都〕〔修神时代:我有无〕〔让开,丞相是朕的〕〔豪门弃妇:陆三少〕〔都市狂龙行天下〕〔其实我只喜欢你〕〔布桐厉景琛〕〔九层仙莲〕〔心甘秦愿〕〔我!最强主角!〕〔我的前半生之煜贺〕〔某学园都市的旧日〕〔豪门帝宠:吻你上〕〔正版修仙〕〔都市之万界帝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