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凌霄武帝〕〔闭嘴,你这学婊〕〔九零军婚有点甜〕〔田园娇医:娘亲,〕〔我是女皇的夫君〕〔校花的绝品术士〕〔神级驱魔师〕〔诸天绘卷〕〔仙魔妖道〕〔特种老公太火爆〕〔灵武明尊〕〔田园空间之美夫悍〕〔穿进红楼:晴雯,〕〔带着仙葫开农场〕〔大督军的征服日记〕〔我的超级黑店〕〔锦绣医图之贵女当〕〔捡个总裁做老婆〕〔名声财富系统〕〔彼岸仙人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一百二十二章神医王唯一
    马前已经围满了饥民,看着一双双饥饿的眼睛,赵祯翻身下马把仅剩的食物分发出去。

    这些都是大宋的子民,也就是他赵祯的子民。

    他们在饥寒交迫之中最后的希望就是自己这位大宋官家!

    走向一个年纪稍微大些的中年人,赵祯开口问道:“这位大叔来自哪里?”

    中年人警惕的看了看赵祯,当他发现这少年手中有食物后,小声说道:“俺们一家是来自邓州新野……”

    赵祯皱眉道:“新野?!那距离唐州湖阳不过十几里,为何不去湖阳避难而千里迢迢的来西京?”

    中年人从赵祯手中接过一块糕饼,仔细的看了看仿佛是在用眼睛品尝美食,但他却没有塞进嘴中,而是掰开分给妻子和孩子。

    “这位公子一看就是高门大户的衙内,您说的话就有些不着边际,连新野都受了旱灾十几里外的湖阳怎能幸免?在这逃荒队伍里有多少州府的百姓俺都数不清嘞!呵呵……”

    赵祯被他嘲笑的有些脸红,随即问道:“那路上还有多少灾民?”

    中年人满意的看着孩子吃下食物,小心的从他嘴角捏起饼渣按到他的嘴里,享受着说道:“多少?俺没那闲工夫数,但是比这龙门镇的人多得多!俺们都是些年轻力壮的,也是先赶往西京的,老人早就走不动在后面等死呢!活了大半辈子也没见过这种饥荒!您说新皇即位,老天爷怎么说也该给个丰足年不是!”

    赵祯脸色变得相当难看,这是老天在坑自己啊!

    面对老天出的难题赵祯并不怕,怕的是人祸,人祸比天灾更可怕……从这汉子的口中得知,受灾的不光是邓州汝州,甚至还有随州和唐州!

    为什么在之前的奏折中没有看到?!

    赵祯眼前稍稍有些发烟,怒火一路从心中升腾,直至天灵盖,眼前的景象不单单是天灾还有人祸!

    当别人看到赵祯给人食物后,都把自家的孩子推过来,不是求些食物就是求赵祯收下当奴仆。

    有些豆蔻年华的少女甚至愿意给赵祯当通房侍女,只为要一口吃的活命,赵祯瞧她们的样子也有不少是知书达理的人家,顿时心中越发的酸楚。

    人在这个时候为了活命,尊严什么的统统可以不要。

    毕竟活着才能有尊严。

    不时的有悲伤的声音响起,年幼的孩子终究是抵挡不住饥饿的折磨而悄然逝去在父母的怀中,杜鹃啼血的哭声让气氛越发的沉重。

    一个和尚在人群中穿行来到死去孩子的身边口宣佛号:“南无阿弥陀佛,稽首本然清净地,无尽佛藏大慈尊,南方世界涌香云,香雨花云及花雨……”

    这是在为亡者超度,孩子的父亲刚刚从侍卫的手中拿到一块救命的口粮却发现孩子躺在妻子的怀中一动不动,发了疯似的把食物塞进儿子的嘴中嚎啕大哭。

    看着灾民吃东西的样子侍卫干咽了一下口水,这些人吃东西的样子简直是在享受人生最美妙的时刻,但脸上的疯狂却让他们毛骨悚然。

    “李九!带人把马全杀了!”

    “官……公子!这如何使得?!”

    李九说完就看见赵祯血红的眼睛,叹了口气就指挥人开始杀马,这些不是普通的马屁,乃是百里挑一的军马和御马。

    侍卫们身上的食物早已发完,现在唯一能作为食物的也只剩下这些膘肥体厚的御马了。

    眼前的是些什么人?是自己的子民!赵祯觉得让他们活下去才是自己这个官家应该做的事情,几匹御马又算得了什么?

    饥民实在太多,一边是不断饿死倒下,一边又不断的赶来。

    如世界末日一般的恐怖场景就活生生的在赵祯眼前上演,这不是电影中的描述,而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在向赵祯表达灾难的残酷。

    赵祯从未祈求过神灵,也不屑于祈求虚无缥缈的神灵。

    可他现在却真的祈祷彭七快点带着粮食过来,早一分钟,就能挽救一条生命。

    官道两边躺满了人,你不知道他是饿的昏死过去,还是已经死亡。

    所有人为了减少消耗都一动不动的瘫倒在那里,直到几十匹御马在悲鸣中倒下,路边的饥民才恢复生气,两眼放出饿狼般的绿光,却没有人敢上前,侍卫手中的三棱军刺在月光下闪烁着阵阵寒光。

    只有几个孩子不惧锋利的军刃冲了过去,捧起温热的马血送入口中……李九和侍卫们抽搐着脸,飞溅出的马血和泪水混合在一起缓缓流下。

    饥饿到底有多可怕,能把年幼的孩童折磨成这样?!

    身穿青衣带着药箱的大夫冲过去拉开一个孩子大喊:“把孩子拉开!马血有大毒!生马血入人肉中,一二日便肿起,连心即死!”

    侍卫们听了赶紧拉开在地上的孩子,这时候大夫的话肯定是权威的。

    一旁原本两眼放光的饥民在听到他的话后立刻露出恐惧的目光盯着地上抽搐的马匹。

    赵祯刚想驳斥他的荒谬言论,随即想想也是这个道理,马身上有多少寄生虫谁也说不清,万一吃死人了反倒成了自己的不是。

    “这位公子大德,能把这些好马杀了周济灾民亦是难得,但这些马肉最好还是烤熟在分给他们,不然救人反成害人。”

    李九怒道:“俺家公子什么时候要害人,这生马肉俺也曾吃过,这不好好的吗?”

    大夫瞬间就暴跳如雷:“你一个粗人,大字不识一筐!《备急千金要方》上明确记载的事情,你还争辩什么?我王唯一行医多年岂能诓骗与你?”说完便对赵祯急打眼色。

    赵祯听了他的话转头对李九道:“听大夫的!所有马匹交给他处理,他说能吃再给灾民们发下去。”

    李九赌气的让侍卫们生火切割马肉,在他看来这些都是没必要的事情,这时候能吃上马肉就是不错的了。

    就在王唯一告诉侍卫马的什么地方能吃,什么地方不能吃的时候,一个妇人抱着孩子冲了过来,寒光闪烁的军刃被她无视,直直的跪在王唯一的面前道:“王神医,快看看我的孩子,他已经发热两天了,刚刚突然就口吐白沫抽搐不止!”

    王唯一迅速的把孩子接过毫不客气的对李九道:“大个子快把他按住,容我为他施针!”

    这番动作看在赵祯眼中瞬间就想起他是谁,金针,王唯一,经络铜人的发明者!这也是个名垂千古的人物啊!

    “谁有玉佩牛角?!”王唯一为孩子针灸过后大喊。

    “我有!”赵祯毫不犹豫的解下腰间的玉佩递了过去。

    王维一接过看也不看的就开始为孩子刮痧,其间不断的从腰间的小葫芦中到出清凉的薄荷油配合刮痧。

    李九看着白璧无瑕的玉佩上沾满青色的油脂抿了抿嘴,官家平时最喜欢把玩这块九龙玉佩,好好的玉佩就这样被糟蹋嘞!

    抬头看了看赵祯,却没见他一点心疼的样子,而是仔细的孩子的脸色,李九心中顿时就觉得自己跟着官家这辈子都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让开,丞相是朕的〕〔我的卡你一辈子都〕〔修神时代:我有无〕〔豪门弃妇:陆三少〕〔某学园都市的旧日〕〔星战启示录〕〔豪门帝宠:吻你上〕〔都市透视小神医〕〔血里鸢〕〔极道拳君〕〔秦吏〕〔娇妻你好甜:总裁〕〔最强神阶武魂〕〔我的一天有48小时〕〔人道至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