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提督的二次元大冒〕〔跨界闲品店〕〔夜宸〕〔直播未来两千年〕〔钱就是命〕〔逍遥小修理工〕〔田园空间之美夫悍〕〔猎妖高校〕〔萌妻来袭:大叔心〕〔首席撩妻,妻撩汉〕〔九零军婚有点甜〕〔晨光已熹微〕〔三国之吾乃韩州牧〕〔医路青云〕〔田园娇医:娘亲,〕〔逍遥皇帝打江山〕〔穿越反派之子〕〔锦绣医图之贵女当〕〔误闯男神世界〕〔三国之银河射手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二百零八章赵祯的布局
    世上总是不乏拖后腿的人,就在赵祯努力救灾的时候,洛阳城和东京城传出了不和谐的声音,赵祯在百姓面前的自责被大肆渲染,罪己诏之名也不胫而走。

    谣言是可怕的,甚至超了过瘟疫的传播速度,人们谈论着有关南阳城灭城的事情,尤其它还是诸葛武侯的家乡,这便更让人浮想联翩。

    宋小乙走出烟手的地宫听到最多的一个话题就是关于赵祯的流言蜚语,在这个不因言获罪的文治时代,百姓几乎是什么都敢说,虽然不敢光明正大的说官家的错,可酒楼茶肆中经常会传出大逆不道的言论。

    蔡记的酒楼中,几个文人打扮的年轻人正在高谈阔论:“官家自下罪己诏这说明什么?说明官家知道了自己的错处,这旱灾乃是上天降下的惩罚,也是在警示众人!”

    年轻人的话刚说完一旁的年长老者就开始摇头晃脑的念叨着:“下罪己诏之和,变异频仍,咎证彰灼,夙夜祗惧,不遑宁康。乃正月辛未,有流星见于营室,太史占厥名曰彗,灾孰大焉。天道不远,谴告匪虚,万姓有过,在陛下一人!”

    宋小乙伸手按住愤怒的鼠三:“莫要轻举妄动,派人查查他们的底细,敢说这样的话明显是不怕事的人,很有可能背后有人给他们撑腰。”

    鼠三恨恨的坐下,端起面前的酒水就灌下,蔡记的白酒在运用了蒸馏法后辛辣无比,把鼠三呛得涨红了脸:“这些杀才真是该死,官家在龙门镇救灾,他们却在此处拆台,说的还是人话吗?”

    “官家前往龙门镇赈灾的事情谁人不知?所以才让你派人盯紧他们!”

    宋小乙的话刚刚说完,就听见旁边一声大笑:“哈哈,真是笑煞我也!你们的诋毁之言即便是三岁的孩童都不信,可还在这里自说自话互相谈论,真是一出活脱脱的杂耍!”

    一根身穿素色长衫的文人大笑着指着那群人说道,头上的布巾都在他的笑声中散开露出一丝霜白。【】

    他的话立刻引起年轻人反击:“岂有此理,难道我等所言不实?官家可是当着百姓和官员的面自认其罪的!”

    那素衣文士抿了一口杯中的美酒笑道:“天灾与官家有甚的关系?说到底他是个刚刚继承皇帝位的少年人而已,前不久才把先帝送入陵寝,上天就降下罪责?

    这天灾可不是官家继位时发生的,旱灾之所以叫旱灾乃是因为大旱时日之长,农人吃光了存粮才能叫旱灾饥荒,从大旱开始算起最少要有数月乃至半年之久!那时官家还是太子嘞!”

    面对素衣文士的话一群人哑口无言,他们都是些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官宦子弟,上哪知晓旱灾的来历和过程……

    虽然如此但依然强辩道:“那官家为何下罪己诏认错?平白的谁喜欢把罪责揽到自己身上!”

    这是典型的逻辑定罪,素衣文士哈哈大笑:“说你们痴罔还不明白!官家承认的罪责是什么?是人祸!是他没有管理好大宋的官吏才导致这次赈灾的缓慢!据我所知官家是个知错能改的性子,他知道自己没有管理好朝廷的官吏,那接下来该怎么做呢?”

    宋小乙和鼠三两人对视一眼,这个素衣文士很不简单啊!

    三言两语就把事情分析的如此透彻,还能猜出官家下一步棋的落脚。

    没错,正如素衣文士所说,赵祯就是要利用这次的旱灾好好的清理地方官员中的蛀虫,他想过从中央到地方的改革无疑是最快捷的,但这也是最容易遭受阻拦的,毕竟朝堂中的阻力太大。

    可如果反其道行之用太祖路线,农村包围城市,地方推行到中央,这就容易的多!

    别看大宋的皇帝是与士大夫共治天下,其实真正的权利还是掌握在皇帝的手中,与士大夫共治天下其实就是个幌子,麻痹世家大族的障眼法,他们被这句美好的话一叶障目困其中,这是太祖到太宗再到真宗两代人三个皇帝设下的陷阱!

    赵祯怎么能看不出温水煮青蛙的事实?如果不大加利用才是真正的败家子呢!

    文臣说到底只有参政议政的权利,可最终的决定权却在赵祯的手中,从两府的官职就能看出其中的蹊跷。

    虽然宋袭唐制,可宰相不叫宰相而是用唐朝的临时差遣同中书门下平章代替,副相就更加简单一个参知政事就大发了,从字面上的解释显而易见,参加政治事物而已。

    枢密使一职始置于唐后期,为枢密院主官,以宦官充任!五代时期由武将充任到了大宋换成了文官,并且对军队已经没了实际的掌控,只不过是一个相当于参谋部的部门。

    自从擅调御前班直净街后,赵祯把枢密院最后一点军权也收回了。

    只不过赵祯隐藏的很好,他是一点一低的慢慢收回权利,而且是静悄悄的让人毫无察觉。

    鼠三兴奋的叫了一声好,顺便招呼小二给那素衣文士上一壶好酒,那人微笑着点头回应,而一旁的宋小乙却表情复杂。

    “你这小子是怎么了?人家说了这样慷慨的话你还一筹不展的干嘛?”

    宋小乙面露苦涩的摇头道:“官家的下一步棋就这样被他点破,你说咱们是该高兴还是该杀人灭口?”

    鼠三的身体一僵,“你不会正打算……”

    宋小乙挥了挥手,蔡记中一楼二楼吃饭的人全部起身结账,动作整齐划一,小二开始上门板收拾桌椅,一副打烊收摊的模样。

    所有的一切如机簧一般精准整齐划一,只有素衣文士和刚刚高谈阔论的文人目瞪口呆的坐在那里。

    只有短短的几个呼吸,蔡记的酒楼就人迹难寻,只留下三桌人还坐在原地。

    宋小乙站起走向素衣文士,伸手掏出烟手的腰牌道:“先生莫要惊慌,我等也是为官家办差而已!不知先生高姓大名?”

    “老夫魏野,这是什么腰牌?”

    鼠三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居然还有人打听烟手,宋小乙绝对不会告诉他的,可接下来的一幕让鼠三的眼睛差点登出来。

    “魏先生请上眼,这是烟手的令牌,烟手是大宋的最高情报衙门,负责为官家收集情报和分析……”宋小乙坐在魏野的对面详细的对他讲解烟手的只能和作用。

    鼠三一个劲的拉扯他的衣角让他住嘴,可他全然不顾,这下鼠三忽然明白宋小乙是打算拉这位魏先生入伙啊!

    烟手还有一个重要职能就是在大宋民间发掘能人异士,不管是哪个行业三教九流只要是各种翘楚就会想尽办法的吸收进烟手之中。

    人才不光是二十一世纪稀缺,在大宋更加珍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神时代:我有无〕〔绝世凰后:傲娇邪〕〔月舞空〕〔时空飞盘〕〔冥法仙门〕〔君心漫漫我心遥〕〔抗战之兵魂传说〕〔通天神捕〕〔重生学霸商女:枭〕〔美女跟我走〕〔最佳娱乐时代〕〔重生之巅峰强少〕〔木槿悠悠:早安,〕〔明虎〕〔名门秘闻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