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断宋瑞龙〕〔兽世田园:抢个娇〕〔道吟〕〔末世之骷髅大佬〕〔从地球开始变强〕〔我有一座军火库〕〔鸿蒙九幽诀〕〔都市之神级宗师〕〔我从恐怖世界来〕〔都市无限嚣张高手〕〔重生弃少之天尊归〕〔超维之道〕〔恐怖机场〕〔带着射线闯异世〕〔绝色妖医:盛世权〕〔重生之胆大包天〕〔崩坏神话〕〔金玉良医〕〔最强憎恶暴打诸天〕〔我在洪荒打钱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二百三十三章吐血的韩亿
    这个时代的百姓还是非常良善的,深受儒家思想的千年熏陶,仁孝爱人几乎是妇孺皆知,大宋的百姓更深层次的贯彻这一思想。【】

    封建时代大多是以孝治天下,世人奉行:在家若能尽孝,为国方能尽忠。

    这也是宗族制的核心,地方上最基本的管理制度便是宗族制,皇权不下县也就是靠宗族制进行维护。

    孝道被上升到继位崇高的地位,在家孝顺父母,在国效忠君王。

    在每个宋人心中皇帝都如自家的家长,所以才会有君父这样的称呼,而张生这样诋毁官家,便是不孝,百姓岂能容忍他们这种诋毁君父的行为。

    连早就策划好一切的赵祯都没想到,自己在百姓的中的地位居然如此崇高。

    面对怒骂张生等人的百姓,彭七只能带着御前班直使劲的抵住朱红叉子放止百姓一拥而上,眼下的百姓中有不少人状若疯狂,看向张生的眼神中带着浓浓的仇恨。

    赵祯拍下龙胆道:“尔等肃静,此案才刚刚审理,张生也只不过是被人利用的工具而已,查出幕后之人才是要紧的事!”

    百姓们逐渐安静下来,没错,这张生只不过是人家的一条狗而已,倒要看看是谁在背后挑唆这一切!

    文官看见百姓的模样感慨万千,有连连点头的,有微微摇头的,更有甚者瑟瑟发抖掏出手绢轻轻擦拭脑门上的汗珠。

    作为龙图阁大学判大理寺的韩亿已经快站不住了,官家这样追查下去,纸如何能保得住火?

    想想儿子和自己说的话他就火冒三丈,这么隐秘的事情怎么能留下书信落人口舌?!

    还好书信上没有留下名字之类的东西,到时候还能辩驳一二,韩亿想到这里抬头看了看不远处的王随,这王家的家主还真是大的一手好算盘!

    这么大的事情居然越过自己直接找纲儿,哼!他是怕自己不同意才这么做的吧!

    现在好了韩家被他当成挡箭牌放在最前面,成为世家冲锋陷阵的孤骑,这时候哪家帮韩家哪家倒霉,谁会为韩家说话?!

    就在韩亿无助的时候,身旁的龙图阁直学士刘煜开口道:“韩学士,当断不断反受其乱!现在要想救韩家只能放弃掉令郎,否则整个韩家都会遭受牵连,到时间就真的是回天乏力了!”

    刘煜的话让韩亿亡魂大冒:“此话怎讲?难道要让我儿在官家面前认罪然后一力扛下?官家倒是能信吗?”

    “现在只有这个办法稳妥些,总不能看着整个韩家倒霉吧?你认为其他的世家还会帮你不成?再说你韩家又不光韩纲一个儿子,你韩宗魏可是足足生了八个儿子少了一个,还有七个能光耀门楣的。”

    “你去告诉那几位,如果不帮便是鱼死网破!我韩家过不好大不了牵连出所有的世家,老夫倒要看看是帮我韩家来的划算,还是世家都暴露在官家的眼前来的划算!”

    韩亿说完便一甩长袖冷笑的望着刘煜,他也是没办法,韩纲是家中长子,一旦事败被官家问责,他韩家如何能脱得了干系?

    还不如拉上别的世家一起,这样反而能有一线希望。

    韩家也是世家中的大族,他岂能不知壮士断腕乃是王家常用的手段,居然连王旦这位自己的老丈人家都能舍弃,何况是韩家?

    想想自己的妻子韩亿就觉得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王旦的女儿嫁给自己后韩王两家也算是沾亲带故,可自从丈人去世,妻子的娘家便开始走下坡路,王随这个族叔居然能看着王旦家破败都不施以援手,可见他的谨慎和无情。

    韩亿下定决心后就不再理睬身旁的刘煜,在他抬头的一瞬间却看到站在三司使计相位置上的丁谓冲他微微一笑,韩亿大惊,这丁谓现在是谁的人大家都清楚,就是他当年有意整治王旦家的,现在又开始把矛头对准自家?

    案件的审理愈发的清晰,在李敬咬出韩纲后,便上升到了世家的层面,这时候的王随才叫苦不堪言,没想到韩亿居然舍不得他的宝贝儿子,这样一来世家别无他法只能权利营救,否则整个世家都会遭受牵连。

    倾巢之下岂有完卵?

    王随稍稍咬牙的出班道:“启禀陛下,这韩纲乃是韩学士的儿子,岂能和李敬这样的人混在一起?仅凭一封书信便下定论怕是不妥的,况且这纸上的字迹就一定是韩纲的吗?”

    王随的话得到了许多朝臣的附和,也让百姓开始犹豫起来,毕竟这话是没错的,王相公只是提出自己的怀疑而已。

    韩亿微微点头,这信不可能是一个小小的管事能拿到的,之前自己问纲儿的时候,他说了这信他是亲手交给李驸马的,而且李遵勖这人小心谨慎,绝不可能留下信件,官家手中的书信定然是伪造的!

    可他忘了越是小心谨慎的人就越有可能留下破绽,他上哪知道冀国大长公主已经背着驸马转向官家了?

    “王参政所言既是,朕不能冤枉一个好人,但也不能放过一个坏人!朕自有办法,来人取碳笔来!”

    王随韩亿等人本打算看好戏,可官家的话让人摸不着头脑,百姓们也是伸头探脑使劲的往前挤,就想看看官家是如何证明这书信是出自韩纲之手的。

    三才取来一支炭笔,这是赵祯命将作监的大匠人特意制作的,里面还混合了铅,与后世的铅笔基本差不多。

    赵祯拿着炭笔在信件的左下角轻轻扫动,不一会便微微一笑,果然有自己要的东西!

    “三才穿给王参政和给为大臣看看,这是不是韩纲的私章?”

    信件在群臣的面前传阅,寇准首先看到的便是:灵寿韩纲,四个字……心中大骂蠢材,这明显是上一张纸上的印章用力过大留下的印迹!

    如此重要的信件居然留下破绽,这韩纲和李遵勖两人居然都没发现,怎么能叫人不气愤?

    王随在看到印章后无力的摇了摇头,对着赵祯躬身行礼道:“官家慧眼如炬老臣叹服!”还有一句话他没说,韩纲不能救了,韩亿你知道该怎么办!

    本是有些得意的韩亿在看到儿子的印章后大喝一声:“畜生!”便软软的瘫倒下去。

    这出好戏演的真是精彩,赵祯不相信韩亿到现在才知道自己的宝贝儿子卷在其中,但表面上还是露出关心的神色道:“快把韩学士扶下去,请御医给好好瞧瞧。”

    赵祯说完便对宋哲使了个眼色,宋哲出班大声说道:“启禀官家,事情牵连到韩学士,臣不敢私自拿人,毕竟韩学士现在判大理寺!所以……”

    “荒唐!史书有云: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你这不是在帮韩纲而是在害他,韩学士这样性情稳重,品行正直,治家严谨的人家怎么会有这样的逆子,朕是不信的!你速速把韩纲叫来,朕要当面问个清楚还韩卿一个清白!”

    赵祯的话让百姓们感动,都证据确凿了,官家居然还心存怜悯,不断的为韩家说话……晕倒刚刚被救醒的韩亿也是感动的不行,一口老血喷出又软了下去,杀人不过头点地,用的着这样折磨韩家吗?

    王随则是在心中大骂:小狐狸终于露出尾巴了吧?不就是想把世家都牵连出来吗?即使查到又如何,还有大手段等着你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最强主角!〕〔修神时代:我有无〕〔我是FIFA球王〕〔我要大宝箱〕〔快穿之宿主正在渣〕〔国民女神:史上第〕〔圣踪〕〔乱世我为侠〕〔都市之绝世仙帝〕〔乡村透视小农民〕〔蜀山剑宗系统〕〔魔鬼主教〕〔公主在上:国师,〕〔快穿:吾儿莫方〕〔快穿之这个愿望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