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仙尊重生都市〕〔白夜宠物店〕〔穿梭时空的侠客〕〔妖女契约〕〔一棍碎天〕〔韩娱之透视未来〕〔众神盟约〕〔超凡格斗时代〕〔戮仙封天〕〔总裁爹地宠上天〕〔美女总裁之贴身高〕〔都市神豪之一夜暴〕〔欢欢欲醉:擎少,〕〔都市之绝品耍贱系〕〔婚婚欲睡:顾少,〕〔与你共赏落日余晖〕〔一夜沉沦总裁轻轻〕〔为你抹去一世尘埃〕〔冰冷少帅荒唐妻〕〔山野春情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二百三十五章文官特权的消失
    李遵勖的话显然是一石激起千层浪,赵祯收敛了一下脸上的表情道:“你来的倒是时候,长公主前几日还去宫中找过朕呢,没想到今日便在这里见到你了,起来说话!”

    先拉家常再说正事,这是皇帝与外戚之间谈话的正常步骤,毕竟外戚和文臣将门不一样,是自己家的亲戚与亲人,多少要在百姓面前表现的和蔼可亲些。

    李遵勖微微一拜道:“谢官家!微臣汗颜!家中居然出了李敬这样的刁奴,被别人利用了还不自知,生生的坏了我驸马府的名声,这让京城百姓如何看待我李家和长公主殿下?今日之事臣一定要在官家面前说个明白!”

    赵祯看着李遵勖的模样微微点头,两人的眼神稍稍交流了一下便能看出对方的大概意思,李遵勖的眼中充满了哀求,和恐惧,而赵祯的眼神却平淡了许多。

    看来自己的姑姑终于还是说动了这位驸马前来投靠了,不过来的还真是时候,果然是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啊~!

    李遵勖知道,如果官家在这场和世家的对决中输掉,那他驸马府必将成为替罪羊,官家的无限怒火也会全数倾注在驸马府的头上,即使有长公主护着也不行,而长公主和自己说的话却很有道理,这时候反咬一口韩纲却能达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两相比较之下李遵勖发现跟随世家的脚步几乎就等于是死路一条,而跟随官家的脚步则是不然,本就是外戚的李家这时候还不抱紧官家这棵大树,就只能被世家牺牲掉,到时候连官家都会厌恶的李家还有什么出路可言?

    被长公主一巴掌扇醒的李遵勖瞬间出了一身冷汗,这才急急的赶到朱雀大街正好看见群臣逼迫官家的这一幕,一时间李遵勖觉得自己是不是老天爷的私生子,运气好成这样,这么巧的事情都能被自己赶上?

    赵祯咳嗽了一声问道:“这么说来李敬确实被人利用,也是有人在幕后指使他这么做的?你为何不早报?”

    李遵勖尴尬的说道:“臣只是无意中看到韩员外郎和李敬两人在廊下窃窃私语,却没听清具体的事情,只见到一封书信模样的东西被员外郎交给李敬,之后臣下也问过李敬,可李敬说只是一般的小事,微臣就没甚在意,如今事发才知晓原来两人居然敢做出如此欺君罔上大逆不道的事情,臣御下不严请官家治罪!”

    李遵勖的描述绘声绘色,这下容不得韩纲狡辩,赵祯用力的摔下龙胆道:“韩纲如此你还有何话可说!是谁指使你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行为的?”

    韩纲已经被突如其来的变数惊呆了,望着一旁怒目而视的李遵勖直觉得天旋地转,这世上居然有如此厚颜无耻的人,当日自己明明是和他李遵勖说话,而且那信件也是交给李遵勖本人的,现在他嘴巴一歪就把责任推卸到自己身上,还能一本正经的说反话,真是快把韩纲给气死了。

    结结巴巴的说道:“陛下!不……不是这样的,那日明明是李遵勖和我两人商量,而且我的书信是交给他李遵勖的,他李遵勖也脱不得干系!”

    韩纲的话刚刚说完,百姓的人群中便发出“哦~”的一声!

    被气的吐血刚刚好转的韩亿差点没真的背过气去,而王随等一帮大臣齐齐的在心中咒骂:“蠢猪!”

    此时的韩纲才发觉自己失言,但是已经没了挽回的余地,急急的向前爬了两步捣头如蒜:“官家饶命,微臣错了!求官家开恩啊!”

    现在的韩纲的防线已经全面失守,而李遵勖则是大刺刺的说道:“官家,韩纲冤枉我驸马府,微臣求官家还微臣一个公道!”

    主动权一下子又回到了赵祯手中,抬头看了看远处茶楼上的姑姑微微点头随即笑道:“驸马府御下不严罚你半年俸禄以儆效尤!”

    李遵勖连连拜下道:“谢陛下!”直到此时他才送了一口气,官家既然当中定下处罚也就是既往不咎了,只不过是半年的俸禄而已,谁看不出这是官家的法外开恩?

    但赵祯接下来的话更让人惊讶:“最近便是姑姑的生日,你们也都是上了年纪的人,在外奔波总是不好,这样吧,你的登州刺史便不要做了,回京城做个车骑将军便是,朕还要重用你呢!”

    车骑将军在大宋只是个虚衔,但却从未加授给外戚,原因无他,大汉最著名的外戚卫青,便是车骑将军!

    这哪是什么惩罚,简直是破格拔耀!

    刺史是什么,只是个寄禄官而已并没有正式差遣,而车骑将军就不一样,虽然也是虚衔却进入了官家的眼中。

    朝中的文臣中有不少人暗自心惊,难道官家是想提升外戚的地位用以打压文臣?

    现在官家的所作所为没人能看得懂,刚刚还是在文臣的攻击下一筹莫展,弹指间就又有后手李遵勖,武将看的最为真切,也最为恐惧。

    常年被文官压制的他们本打算看一出文官逼迫官家后,双方互撕的好戏,可谁知居然有这样的转折,别说是他们,就是连赵祯自己也没想到!

    远处茶楼上的姑姑给了他最好的解释,外戚终究还是要依附皇帝而存在的,自己给了李遵勖车骑将军的职衔也算是表达了这一立场。

    王随等人现在是麻烦缠身,哪有功夫对赵祯重用外戚的事情扯皮?

    现在的他们是想方设法的把韩纲身上的罪责推卸掉,又或者是把韩纲和别的世家之间的关系撇干净,这时候的韩亿已经面无人色,他知道自己的长子是保不住了。

    “畜生!你居然背着我干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来,你这是要生生把咱们韩家脱得家破人亡啊!”韩亿疯狂的冲上前来对着韩纲就是一顿暴打,拳拳到肉的暴打。

    韩纲从小到大养尊处优的,怎么能经得住老爹的这样打骂,双手护在生前不断的躲避道:“此事又不是我韩家一家的事情……”

    韩纲的话刚刚说出口便被韩亿打断:“住口!这时候了还想攀咬别人,你还是我韩亿的儿子不是,你的骨气呢?爹爹从小就教你大丈夫敢作敢当!”

    赵祯眉头一皱,这韩亿是话里有话啊?!

    难道是向让他的儿子一人把罪责全部扛下来?

    也对!

    都这个时候了,如果继续把王家扯进来,呵呵乐子就大了……

    赵祯摆了摆手道:“韩学士不必如此,令郎之过朕不会算到整个韩家头上的,可你多少要担待一个管家不严之罪!”

    韩亿整了整衣袍面对赵祯跪下道:“臣谢陛下!所有罪责臣愿意一力承担!”

    赵祯摇了摇头道:“谁的错就该罚谁,令郎已经成年,成年之人便要为自己做的事情负责,欺君罔上散播大逆之言,理应判处极刑,可念你韩亿身为两朝老臣鞠躬尽瘁,朕深感舔犊之情,特此判绞与其室,留家中厚葬之!韩亿治家不严,有此逆子,罢大理寺判事,出外邓州知府事!”

    韩纲一下子瘫软,没想到官家是真的打算要他的命!

    这下百姓是解气了,可文官们炸开了锅,自太祖太宗朝就没杀过多少士人,到了真宗朝就只有一例,其他的多是流放便算了的。

    流放的话托人打点好关系的话其实也没有什么,只相当于出了趟远门而已,对年纪大的人来说也许不易,可对年轻人来说就没什么了。

    可现在官家直接判了绞刑,这是要至韩纲于死地啊!

    文官身上的特权一下子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这是他们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的事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神时代:我有无〕〔月舞空〕〔名门秘闻多〕〔江湖奇情录〕〔绝世凰后:傲娇邪〕〔星汉灿烂,幸甚至〕〔嘘,我要亲你了〕〔抗战张大少〕〔天依大唐〕〔阴阳医仙林煜〕〔盛世枭宠之王牌傲〕〔飞针神医〕〔时空飞盘〕〔史上最牛帝皇系统〕〔官场问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