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原来我是妖二代〕〔驭兽狂妃:魔帝宠〕〔魔王〕〔美剧世界大冒险〕〔冲锋献朕〕〔穿越六零辣军嫂〕〔盛妻凌人〕〔妖女契约〕〔全能跨界王〕〔天生不是好医生〕〔步步骄〕〔提前登陆三百年〕〔最后的巫族守卫〕〔和大罗一起踢球的〕〔大明寒士〕〔野性直播〕〔土豪修仙系统〕〔穿越者纵横动漫世〕〔我能召唤神仙〕〔重生军嫂逆袭记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二百五十八章军武院与黑手
    大殿中的空气仿佛都变得浓稠起来,御座上官家的微笑和曹玮的默默无语形成鲜明的对比,朝臣们各怀心思但谁也不敢出声,大家都知道这是早早就定下的事情,今天只不过到了双方矛盾的激发点。

    谁都知道军武院的学子在毕业后都被分配到了军中任职,这下可把将门的马蜂窝给捅了,军中的不少官职原先是留给将门恩荫的,可现在却被这些从军武院学成的寒假子弟给顶了,这让他们如何能忍受得了?

    说实话与世家相比,将门更没有底气,世家子弟中还有不少拥有真才实学的后辈能通过科举入仕,虽然官家不喜欢世家,但多少也能给世家以底气。

    可将门的子弟中却很少能出现佼佼者,将门要想培养出文武双全的后辈实在是难上加难,现在连普通人家的子弟都来和他们抢武职这块大蛋糕,以后将门将会逐渐被贫家子弟取代,甚至没落的走向土崩瓦解。

    天波杨府的杨怀玉乃是将门之中的佼佼者,也是将门的希望,这次和天武院狄青的比试就是反击官家的最好手段,没办法,官家是大宋的主宰,将门自从太祖朝开始就走了下坡路,只出将不掌兵。

    现在他们连出将的机会都变得岌岌可危了起来,那怎么能行,当然忍不住了,不然将门过段时间就可以找个风景如画的地方做富家翁去了。

    赵祯看着默默无语的曹玮等一帮将门道:“放心,这狄青的成绩朕看过,并不是军武院最优秀的,你将门也不是没有胜算,朕富有四海,报名天武院的学子也是极多,从中筛选出优异者未免欺负你将门了!”

    文臣们差点笑出声来,打人不打脸,当着人家的面说对手不是最好的,这将门费心巴力的选出杨怀玉来对战官家选出的狄青,岂不是个天大的笑话?

    曹玮微微欠身在将门不甘心的眼神中说道:“多谢官家!”

    赵祯微微点头便冲着三才挥了挥手:“退朝!”

    “无事退朝!”

    三才说完就跟随官家走向后殿,但是他能明显感觉到此时的官家脸色并不好看,奇怪的开口问道:“官家今天这是怎么了?奴婢看您在大殿上挺高兴的啊!”

    赵祯瞥了他一眼:“一国之君的心思也是你能揣度的?高兴这面上的功夫,朕其实说那番话是为了激起曹玮的怒火,可这老狐狸能忍的很,居然一点也不生气还能躬身答谢,这可不是一般将门能做得到了,如果他不是将门该多好,朕一定好好的用他。”

    三才揉了揉脑袋,官家的话他有些听不懂,小声嘟囔道:“管他是不是将门,只要好用就用便是……”这话刚刚说完他就捂住自己的嘴,官家可不喜欢宦官插嘴朝政。

    东京城有一奇事,原本城北的封丘门外又增加了一道城墙,并一直延伸到了夷山的前面把整个夷山包裹在其中,且又兴修了一座更为高大的城门,百姓们称之为新封丘门。

    奇怪就奇怪在旧的封丘门并未拆除,而是和新封丘门把整个夷山包裹在其中,并且不让百姓随意出入,禁军又在广备桥的东面开了一道城墙供人出入,从那以后就没有人能随意出入夷山,只有在四年一次的军武院招生的时候才到达门内。

    不光是这样,门口站班的士兵也继位特殊,各个身穿烟色步人甲,这种铠甲和大宋任何一军装备的步人甲都不一样,全身笼罩在厚重的盔甲之中,甚至还有铁质的面罩,真可谓是刀枪不入。

    不少人见识过大宋的步人甲,可眼前这套却从未见过,门口禁军身后背着的弩箭也是奇怪的很,即使好奇成这样,也没人敢上前询问。

    寒光熠熠的破甲锥紧紧的握在手中,没人怀疑它的威力,也许只需轻轻的一下就能把人捅出一个窟窿。

    赵祯的马车一路上畅通无阻的进入,无人阻拦,门口的站班的禁军仿佛瞎了一样连问都不问,也不看看车辕上驾车的是谁,能让堂堂的殿前司都指挥使彭七驾车,车中除了官家还能有谁?

    不远处的俩个小贩快速的离开,他们是高阳正店的伙计,但准确的来说应该是辽朝的密探,这是大国之间常有的事情,杀是杀不干净的,只能对重要设施严加防范。

    只有赵祯知道,其实从太祖开始就不断的往辽朝派遣密探了,他也只是加强了一下而已。

    俩个小贩走到不远处的巷子里才停下,对着一个酸枣木门轻轻巧了三下,两长一短的敲门声刚过没多久,酸枣木门就在吱呀声中慢慢打开,稍显富态的一个中年人把他们迎了进去。

    在一个只有一扇小窗透气的昏暗吴中,富态的中年人问道:“西格,吉勒有什么发现?”

    两人对视一眼道:“大宋官家的马车刚刚进去了,我们两已经把守门士兵手中的兵器画下,可后面背着的弩箭却看不清,需要有人引诱他们掏出弩箭!”

    富态的中年人微微皱眉道:“这事交给我去办,图纸交给我,我要回店里上呈主人。”

    两人对视一眼便把图纸交出,上面赫然画出了破甲坠的模样,中年借着昏暗的油灯仔细看了看又问了他们几个问题后便把图样烧毁,这中书面的东西绝不能保留。

    “你们两这次为我朝立下大功,只要能仿制出这种兵器,稍稍测试便知道它的威力到底如何!但那弩箭却很难弄到,光看样子也不知其中的奥妙,我们在将作监的人一个都没有了,现在大宋的皇帝对军械抓得很严,不要随意派人渗透!”

    两人的身体微微一颤对视一眼道:“可我等已经派人去了……”

    “什么?!”稍稍富态的中年人脸色大变,二话不说的就往门外走去,但为时已晚,四周的房顶上出现了无数的身着轻甲的武者,手中正是他们梦寐以求的弩箭,可此时却箭如雨下的攒射而出。

    三人倒在地上,身上弩箭如三只刺猬一般,也算他们倒霉,赵祯出行的时候不光有亲卫司的人负责保护,还有鼠三所率领的烟手密部,他们才是赵祯最后一张底牌,凡是见过他们的人都死了,所以没人知道他们的存在。

    种世衡从房顶上下来用脚翻过三人的尸首微微点头:“不错!就是他们,你们不动手我们军武院就打算动手了!”

    鼠三笑道:“种将军说的是哪里话,我们只不过是顺手为之,这功劳还是你们的!”

    “你当我是在和你抢功劳呢?忒小瞧人了!我天武院可是官家眼中的宝贝,功劳少不了,这机会就让给你们烟手好了!儿郎们咱们走!”

    见种世衡招呼手下离开,鼠三的手下生气道:“这军武院的人仗着官家的越来越不把咱们放在眼中了!”

    “你懂个屁,他老种这是在把功劳让给咱们呢!说这话是为了安抚手下,既不失面子又促进烟手和军武院之间的关系,不知道不要瞎说,可不敢离间!让官家知道了吃不了兜着走嘞!”

    鼠三说完对着种世衡离去的背影遥遥拱手,没想到这老种还挺会做人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卡你一辈子都〕〔让开,丞相是朕的〕〔修神时代:我有无〕〔心甘秦愿〕〔豪门弃妇:陆三少〕〔某学园都市的旧日〕〔九层仙莲〕〔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最强主角!〕〔星战启示录〕〔豪门帝宠:吻你上〕〔都市透视小神医〕〔血里鸢〕〔极道拳君〕〔秦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