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阴灵出租屋〕〔我不是大仙尊啊〕〔九零妙时光〕〔前妻归来:邵医生〕〔民国谍影〕〔肆虐在诸天〕〔木叶之天天〕〔大明寒门〕〔我真的不想扮猪吃〕〔漫威世界的九头鸟〕〔重生燃情年代〕〔大明钉子户〕〔极世武尊〕〔锦绣修仙路〕〔覆手〕〔古穿今:丑颜悍妻〕〔玄医枭后〕〔声优养成大师〕〔夏酱的推理事件簿〕〔神器种植空间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二百六十八章投机者
    王蒙正欢天喜地的走了,他是个精明的商人,在他的眼中赵祯的提议不是一种压榨而是拥有高额回报的投资。

    原本他以为修建水泥路会使得王家倾家荡产,可现在看来却是一本万利的买卖,没想到这个皇帝女婿真的是一个散财童子。

    不……准确的来说应该是王家的福星。

    通过赵祯的解释,他完全理解建设水泥路的好处,这是双方都有利的希望之路。

    朝廷多了一条运输能力强悍远胜漕运的道路,而王家则多了一个每日源源不断进账的致富之路。

    还不仅仅是这样,王蒙正在赵祯的启发下发现,这项伟大的工程将给大宋百姓提供多少吃饭的机会,修路需要石料,石灰,人工,等等。

    其中的每一样都会带动一个新的产业,王蒙正决定举王家之力修建这条联通东京城和管城之间的道路,他才不会考虑官家的提议,这么大的一份美餐怎么会与别的商贾分享?

    他看到了长远的收获,这才使得他压上全部身家。何况修路是多么大的善事……

    官家的提议虽然好,可谁能抵挡住一家独大的诱惑呢?

    在王蒙正离开后,王语嫣才悄悄的走进月亮门,这里是后苑中最为私密的地方,周边假山环绕群芳争芬,真是说悄悄话,拉拉小手,亲亲小嘴最合适的地方……

    一个小亭子就坐落在假山之间的山谷中,皇家的东西都是那么的奢侈,即便是假山也和真正的山体差不多,只不过更加干净清爽,没有那么多的杂草之类,当王蒙正离开后,三才就带着宫女过来伺候了。【】

    说到底他们都是天家的仆从,王语嫣并不在意在他们面前和官家亲昵,在她看来这没有什么,可赵祯却放不下心中的障碍,一双飞出的鞋子让三才带着内侍宫女们飞快的离开。

    王语嫣撅着小嘴凑到赵祯的怀中,不满的瞥了一眼远处偷窥的薇拉道:“官家你要是喜欢就把薇拉收入后宫便是,臣妾绝不会阻挠的!”

    赵祯戏谑的用手指挑起她晶莹的下巴,滑嫩的手感就像煮熟剥开的鸡蛋。

    “你不用这样来为你父亲赎罪,而且朕也没给他多大的惩罚,只是让王家和他暂时的勒紧裤腰带罢了,能水泥路修建好了,王家就会浴火重生。”

    经过赵祯简单的解释,王语嫣兴奋的送上香吻一枚,她不是因为赵祯对王家的照顾,而是她知道王家得到这一切都是因为赵祯对自己的爱。

    他不愿看到自己伤心,也不愿看到王家逍遥法外,于是就用了这个方法惩罚王家,可这种惩罚对王家来说又是心甘情愿喝下的毒药。

    薇拉瞪大眼睛的偷偷看着眼前香艳的一幕,心脏的挑动越来越快,脸也越来越红,作为曾经的女奴怎么会不知道取悦主人,这种场景她也是见过的,而且她知道每一个细节,薇拉可以肯定的说她能做的比皇后更好!

    当看到王语嫣的眼神有意无意的向假山后撇去,赵祯扭头看了一下,这下他知道为什么王语嫣今天变得和杨采薇一样卖力了……

    后宫就是个大泥潭,只要女人多了你就别想着好好相处之类的事情,即使知书达理的王语嫣也不能除外。

    皇后是什么?皇后就是六宫之主,她虽然掌管后宫的一切,却也是个人,只要是个人也就有自己的私心,哪怕王语嫣早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也不断的提醒自己要大度,可当她见到偷窥的薇拉后还是忍不住的炫耀……

    对于十八岁初尝禁果的少年来说一番云雨之后肯定是乐不思蜀的,可三才发现官家是个例外,不但没有沉沦在温柔乡中,还更加的勤政了。

    昨天在后苑中的事情他怎么能不知道?况且晚上又是一次缠绵,可今天官家依然是在卯时三刻准时起床,皇后娘娘则是慵懒的像只猫。

    三才暗自的佩服官家的龙虎精壮……

    在薇拉幽怨的眼神下赵祯不爽的拍了一下她的翘臀,弹性十足的手感差点让他打算今日罢朝,可想起公路的重要性还是决定忍住。

    一个人最成功的事情不是赚了多少钱财,也不是手中的权利有多大,而是能成功的克制自己的欲望,有些人在权利面前迷失,有些人在金钱面前迷失,甚至有些人在美食面前迷失,欲望这东西是世界上最难控制的魔鬼,但也是最让人付出努力的宝物。

    水泥公路的建设迫在眉睫,赵祯亲自试验过,水泥路对大宋的运输业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不管是牛马还是驴和骡子,只要在平坦的水泥路上行进都比在土路上快上许多,车轮会因为平坦而减少阻力,陆路运输将会变得更加高效!

    宋人是不敢在夜里赶路的,一是因为深夜会在荒郊野外迷失方向,毕竟官道也不是遍布全国的,二是路面不平,每年急脚递摔死摔伤的人就不下数百,不光人有损失,就连马匹都会在牛蹄坑中扭断腿或者摔死。

    但水泥路这不同,道路平缓,畜力省力不说,还跑的更加稳健,在晚上只要不策马疾驰,一般不会有什么大碍,如果眼神好使,即使在大晚上的飞驰也不是什么难事,毕竟宋时的夜晚明亮的很,只要是晴朗的天气,一轮弯月便可照明,何况还有星辰的微光。

    在陆地上跑肯定是比在水中行船速度快的,就像游泳的人一定没有跑步来的快。

    而且漕运多受水纹条件的影响很多地方不便,陆路则不会,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就是,谁都知道两点之间直线最短的道理。

    朝堂上已经开始为水泥路的事情争论不休,每个人都对这事有着极大的兴趣和观点。

    鲁宗道微微摇头的出班道:“起奏陛下,这水泥路虽好,可从东京城到管城实在太远,所费劳力太多实乃不妥!”

    赵祯好奇的问道:“鲁参政这话说的,干什么事情不废劳力?况且又不是不给钱补的……”

    “给钱补?!”

    不光鲁宗道惊讶,就连丁谓都像是见了鬼似得叫出声来。

    这是从未听说过的事情,修路是国家行为,当然要用免费的劳役来工作,每日给些吃的便是,现在官家居然要给钱补,这不就成了雇佣了吗?

    赵祯点头道:“当然给钱补,劳役还是从开封府的百姓中摊派,就是官宦人家也要出人!不出人便要缴纳税钱充抵,宗室也不得例外!”

    百官们被赵祯的话吓着了,哪有连官宦之家也要出人的道理,这简直是士大夫阶层的耻辱。

    在他们的固有思想中认为,劳役乃是贱役,老百姓能服役可官宦子弟却不能,甚至连活的体面些的商贾也不能。

    王曾开口道:“官家此举是否有些不妥,毕竟劳役从未摊派到官宦人家的,而且就算摊派官宦人家也都会出钱抵役……这样一来不就变成向官宦人家索要钱财了吗?”

    王曾的话说出了多多数人的心生,官家这种行为实在让他们难以接受。

    “王相公所言过甚!我鲁宗道就愿意把后辈子弟送去,不光不用出钱,还能让子孙知道劳役的幸苦,和劳动换来钱财的珍贵!”

    果然是鲁宗道,赵祯心中充满了欣慰。

    夏竦瞅了一眼御座上的官家随即说道:“臣夏竦愿与鲁参政一样让家中后辈亲赴劳役!”

    对于夏竦的话,赵祯只当是一个笑话,他是什么样的人赵祯最清楚不过,一个老练有狡猾的政治投机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神时代:我有无〕〔绝世凰后:傲娇邪〕〔月舞空〕〔时空飞盘〕〔冥法仙门〕〔君心漫漫我心遥〕〔抗战之兵魂传说〕〔通天神捕〕〔重生学霸商女:枭〕〔美女跟我走〕〔最佳娱乐时代〕〔重生之巅峰强少〕〔木槿悠悠:早安,〕〔明虎〕〔名门秘闻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