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系统:反派bo〕〔盛宠军婚:军少娶〕〔通天帝尊〕〔惹爱成婚:契约老〕〔万象之地〕〔至尊神医〕〔科技巫师〕〔修真大工业时代〕〔明威天下〕〔流火修仙录〕〔龙陨刀尊〕〔天都赋〕〔我的,女王陛下〕〔加州第一家〕〔幻兽进化图鉴〕〔能穿越漫威的大奥〕〔武侠龙套进化〕〔太平洋超级帝国〕〔我要大宝箱〕〔萌鬼大主播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二百六十九章党项人来了
    就在大家对鲁宗道和夏竦的提议争吵不休的时候,大庆殿的外传来呼喝和叫嚷声,陈彤率先跑了进来,引得殿内御史大喝:“放肆!朝会之上岂能……金牌急脚递?!”

    御史的话还没说完朝堂就瞬间变得鸦雀无声,谁都知道金牌急脚递意味着什么。

    大宋驿传有三等:日步递、马递、急脚递。急脚递最速,日行四百里,惟军兴则用之。

    金字牌急脚递,如古之羽檄。以木牌朱漆黄金字,光明炫目,过如飞电,望之者无不避路,日行五百余里。有军前机速处分,则自御前发下,三省、枢密院莫得与也。

    这东西只能由官家发下,还有就是早先预留给边军的……

    赵祯走下御阶一把从陈彤的手中夺过圆筒拆开,弥封完好无损,但是却沾染了血迹,圆筒也不是本应该的朱红漆筒,而是后换的,看来骑手在传递之中受了伤。

    用手生生的掰开弥封,赵祯飞快的御览起来,此时风尘仆仆的骑士被抬进了大殿之中,赵祯喝到:“传御医,一定要把他给朕救活了!”

    延州城被围!

    活人的话远比书信跟重要,他要了解延州臣的真实状况!

    胡远来了,一碗简单的清水喷洒在骑士的脸上就让他缓缓的苏醒,在睁开眼睛之后看到的首先是站在面前身穿朝服的官家……

    高高的通天冠显示出他与别人的不同,牛二立刻翻身跪下,高声哭号:“启奏官家!八月初七党项李德明率十万大军围困延州城!”

    他的话和急脚递中的描述一般无二,赵祯怒喝道:“李士彬率十万蕃兵驻守,岂能让党项人得逞?”

    延州是宋边防要地,北面门户金明寨地形险要,周围有三十六寨依托,易守难攻,由李士彬率十万蕃兵驻守,利用地形和险要,别说十万蕃兵,就是五万都能受得住!

    牛二呐呐不言,最后只能叩首道:“小人不知其中缘由,只知范节度命小人以金牌急脚递求援……”

    赵祯挥了挥手:“带他下去好生休息。”

    内侍搀扶着牛二退出大庆殿,此时的大殿中的群臣坐不住了,各抒己见的开始讨论该如何处理延州之围。

    赵祯看着文武百官互相交谈争论一言不发,只是对三才吩咐一声:“你去让彭七带人好好问问这递役,到底是怎么回事,朕要知道延州城的真实情况!刚刚在大殿之上有些话怕是他不敢说的。”

    “奴婢遵旨!”三才对陈彤使了个眼色便从偏殿离开去找彭七去了。

    他能明显的感觉到官家心中的愤怒和纠结,此时哪敢耽搁时间。

    赵祯看着群臣各抒己见微微摇头,什么情况还不知道呢,就开始讨论是战是和,这些有意义吗?

    在他看来现在的首要情况就是得到延州的情况,敌军到底多少,有多少的精锐部队,李仕彬率领的十万蕃军到底是怎么回事,等等这一切都是要首先搞清楚的。

    而那个叫牛二的递役显然知道更多的情况而且有话不敢说。

    但赵祯在朝堂上又不是什么都不敢,而是抬了抬手让大殿中安静下来:“丁相公,现在的三司能否负担得起一场防守之战?”

    丁谓想也不想的点头道:“能!”

    这番不假思索的肯定让礼部侍郎周中和不满:“丁相公前两日还说没有钱修缮玉清昭应宫,怎么今日就有了钱?”

    丁谓冷笑道:“如果要修缮玉清昭应宫,老夫还是那句话没钱,但如果官家要为大宋守土,老夫就算是拼了命的挤,压,省也能扣出钱来!”

    “你!”周中和一时间气节,但也没法反驳丁谓的话,只能退回朝班生闷气。

    赵祯却鼓掌说道:“说的好!前段时间玉清昭应宫大火,烧毁了不少建筑,朕虽然有心修缮可实在觉得没甚的意义,一座宫殿就能保护大宋的江山社稷了吗?朕不信!朕相信的是大宋的军士,相信的是朝中的文武百官!相信的是百姓们的众志成城!”

    “官家圣明!一语道破治世之言!”鲁宗道再次出班并重重拜下。

    夏竦,丁谓,王曾,曹玮等两府相公皆数拜下,虽然各怀心思却表明了态度,剩下的朝臣也纷纷附和。

    赵祯微微点头道:“既然如此,丁相公负责三司钱粮准备,曹枢密行文殿前司所有四卫进入临战状态,随时听候调令开赴延州。

    其他各部,司,衙,公案,做好自己的事物,万不可在此时除了差错,为大宋分忧,为朕分忧的时候到了!”

    “臣等遵旨!”

    一场原本讨论修路的朝会被打断了,取而代之的是战前准备和动员,许多朝臣在离开大庆殿的时候还有些浑噩,大宋的朝堂什么时候变得如此雷厉风行了起来?

    随即惊讶的发现,自从官家亲政以来,自从官家扳倒了世家和将门之后,整个朝堂都在按照官家的意志进行运转,即使有一些反对的声音也会很快被官家说服,甚至驳斥。

    鲁宗道此时觉得很惬意,不是因为见到了周正和当朝被挤兑的哑口无言,而是他享受这种效率的朝会,没有推脱,没有纠缠,来了功夫相公很快的便在官家的引领下达成一致。

    尤其是丁谓的一番话让原本厌恶他的鲁宗道为之刮目相看。

    鲁宗道是正人君子,不屑于在人背后说坏话,可他之前确实瞧不起丁谓的趋炎附势,即使在主导了一次和世家的粮食之战,也没让鲁宗道正视他,可今天且不同,刚刚丁谓在超会上说的那番话真是让鲁宗道开始重新审视起丁谓的所作所为。

    细细想来,好像自从官家亲政之后,丁谓就仿佛变了一个人,虽然是他是参知政事兼任三司使,可他却依然本分的操持三司的事物,对朝政很少发言,这可不像是原先的丁谓。

    而且在面对党项人叩边这种事情上,丁谓却立场分明的站在主战派的一边,完全没有一点墙头草的意为,要是以前这根本是不可能的。

    斜眼看看丁谓,这家伙现在倒是一副两袖清风的样子,可谁都知道他拿的俸禄是最高的,原因是他做的最多,公事处理的最好。

    现在的大宋朝堂上开始的高效之风也是从丁谓刮起的。

    正人君子就是有一样的好,理性大于感性,鲁宗道就是这样一个理性的人,所以便很自然的随着理性改变了对丁谓的看法。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相公们自然是走在一起的,丁谓见鲁宗道朝自己点头微笑,稍稍一愣便也微笑着回应,两人难得相见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神时代:我有无〕〔绝世凰后:傲娇邪〕〔月舞空〕〔时空飞盘〕〔冥法仙门〕〔君心漫漫我心遥〕〔抗战之兵魂传说〕〔通天神捕〕〔重生学霸商女:枭〕〔美女跟我走〕〔最佳娱乐时代〕〔重生之巅峰强少〕〔木槿悠悠:早安,〕〔明虎〕〔名门秘闻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