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不灭剑主〕〔魅王邪妃:草痴三〕〔无敌位面之子〕〔麻辣小村姑〕〔薄露菲薇〕〔异魔之主〕〔仙启遗侠录〕〔一切从秦时明月开〕〔启禀王爷:王妃,〕〔时空禁咒:弑妖师〕〔灾武纪元〕〔跨界闲品店〕〔巫师备忘录〕〔最强都市神兵〕〔全能尖兵〕〔主神猎手〕〔提拔〕〔叶哥的传奇人生〕〔如影谁行〕〔三人行必有女汉子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二百七十章延州,延安!
    赵祯看着御书房中如一面墙壁般巨大的地图,紧皱眉头,在他的心中延州有着特殊的意义,或者说在后世人的心中,延安有着特殊的意义。

    说来也巧合,延安是革命之火燃烧的地方,而此时的延州也在给大宋的朝堂添柴加火,赵祯猛然发现更大的巧合,大宋火德,崇尚红色,所以三字经中才称它为炎宋,而后世的国旗,国徽,甚至国家的颜色也是红色。

    轻轻的抚摸着地图上的延州微微叹息道:“这是巧合还是必然?难道新中国是中华文明正统的又一次传承?”

    “启禀官家,殿前司都指挥使彭七来了……”

    陈彤用宦官特有的声音打断了赵祯的遐想。

    赵祯微微点头走向御座道:“宣他觐见。”

    延州的地理位置特殊,它是北面绥德军和西面保安军的大后方,更是进入关中平原的一道屏障,在它的后面有着京兆府长安!

    一旦延州有失,整个陕西平原就将畅通无阻,这种先天的地理条件和优势使得它成为三秦锁钥,五路襟喉。

    党项人攻击延州的主要目的不是为了占领,毕竟延州距离他们太远了,最近的洪州也在定边军和绥德军的夹击之内,而且还有保安军在一旁虎视眈眈。

    赵祯身为大宋的官家,当然清楚李德明的内心,他是迫切的想要大宋承认他西夏的法礼地位……

    “这么说党项人这是想用战争迫使大宋承认他的合法地位,从而立国啊!”

    彭七躬身站在御案前不敢直起身,现在官家说的话不是他一个没读过多少书的殿前司指挥能插嘴的。

    “彭七,你说说从那递役口中得到的消息,延州现在的情况到底如何。”

    “据那牛二所说,和他一起的递役一共四个,其中三人求援的时候被杀,有一箭甚至还射穿了朱漆筒……按照他的说法,走的时候延州城已经被围,用了七天时间才到东京城。”

    赵祯摸了摸下巴:“这么说延州城最少已经被围了八日?那城中粮草几何,兵力几何,围城的党项人又都是什么兵种?”

    彭七张了张嘴又闭上这些他都是问了,可那牛二还就是不敢言语并说非要见到官家才肯说话,他其实就是来向赵祯禀报此事的。

    “官家,那牛二不知为何死活不愿说清,只言非官家亲至,否则死而无言……”

    彭七说完便小心的看向赵祯,他本以为官家会大发雷霆,可谁知官家居然微微点头道:“那就宣他觐见,他怕是担心说出的话干系太大兜不住。”

    赵祯看过范雍的急报,整篇奏疏中充满了他的怯懦无谋!非但不准备积极抵抗,反而建议自己和朝中相公承认李德明的政治地位和西夏国。

    急报中居然没有一点关于敌人多少,兵种器械几何等数据,这说明他根本就没有派出斥候探查敌军虚实!恐怕他在得到李德明率军而来的时候就写好这急报了。

    这简直是国之大贼,但没脊梁的文人在大宋可不止范雍一个,昨天在朝堂上就有人打算议和,只不过被丁谓和鲁宗道的表现给压了下去。【】

    牛二瑟瑟发抖的跪在赵祯的脚下不敢抬头,赵祯稍稍有些失望,这牛二身为大宋军人实在是和禁军差得太远。

    其实这是冤枉了牛二,作为边军递役的他,在见到皇帝后没瘫软在地已经是极好的了,这时还要求他像禁军一样不卑不亢实在有些过。

    赵祯尽量的使语气温和下来:“你在朕的与书房内,所说的话绝不会泄漏,也不用担心有人会报复你,朕甚至可以让你入三班院听差,延州城到底是什么情况速速报来!”

    牛二看了看四周一咬牙:“启禀官家,小的在来东京城之前和几个弟兄冲过党项人的包围,那时党项人的合围才刚刚完成,并不牢固,小的见到党项人并未携带攻城器械,而且多是骑兵,少有步战,延州暂时不会有失!”

    赵祯和彭七惊讶的对视一眼,没想到这牛二也不是个庸庸碌碌之辈,居然能顺带手观察敌军部署,这对于一个递役来说简直是不可能的。

    于是赵祯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且起来说话,还有何事一并到来,如果有功朕重赏!”

    牛二眼睛一亮继续说道:“党项人李德明的率领部众南下,绕过了咱大宋布防严密的环州、庆州一带,环州有折家,庆州有刘平刘太尉,且蕃部素不知其山川道路,多莫得也。

    泾州、源州一带,壁垒坚固,屯兵颇多,尤其是戍守于这一带的蕃部弓箭手,兵甲精悍,李德明也绕过此处……”

    赵祯连连点头这牛二简直是对边军的布防了如指掌,根本不像是一个递役:“那至于熙州、河州一带呢?”

    “至于熙州、河州一带,党项人更是难以下手,吐蕃首领瞎毡率兵驻守,并与咱大宋结盟,牵制党项,要是从这里走,党项人简直是自寻死路……”

    说着说着牛二就没了声音,赵祯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道:“怎么不说了?”

    牛二叩首道:“小人请陛下原谅冒昧之言,并保全牛二一家老小!”

    “这你且放心,你只需如实禀报,朕自当保全,还有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对边军的了解如此透彻?”

    “启禀陛下,小人本是边军都尉,因得罪李仕彬被降至递役,族弟是捧日军中一名都虞候,半年前修书给小人,说东京城开办军武院,招收天下军才,小人便有前往一试身手之意,便做足了准备打算明年参加军武院招募,谁知延州城被围……”

    难怪他对边军的布防如此了解,原来曾是边军中的都尉。

    赵祯点头道:“你且继续分说,朕自会给你公断!”

    “叩谢官家!鄜州、延州一带,其地阔远,而贼所入路颇多。又寨栅疏远,士兵至少,无宿将精卒,熟谙山川形势。加上延州知州范雍怯懦怯战,延州外围金明寨守将都巡检李士彬贪暴愚顽,部下怨声载道,已经算的不得能战之士,所以范雍才在李士彬的劝说下收兵与城内以待后援。”

    赵祯尖声叫道:“十万蕃军皆入城中?”

    牛二苦笑道:“何曾有十万蕃军嘞,最多不过五万,还是老弱居多……”

    吃空饷!

    赵祯瞬间就想到了这个让人不寒而栗的名词,吃空饷不光是骗取朝廷财政,还削弱了部队的战斗力,更让赵祯愤怒的是这种行为严重的影响朝堂对延州的判断。

    李士彬是荫恩的官员,他的父亲是鼎鼎大名李继周当年曾经大破党项获器甲六十余万,也曾经讨伐过党项人的首领李继迁。

    两人本事同族,因为见识不一,李继周归附大宋封妻荫子,而李继迁则是率领党项人南征北战开疆拓土打造出如今的党项,而这个李继迁就是李德明的父亲……

    大宋朝堂也是看在李继周这份功绩,才给他封妻荫子,李士彬才在父亲去世后顺利当上延州外围金明寨守将都巡检。

    牛二继续他的话,可赵祯却觉得讽刺,他爹牛的不行,可儿子却是个怂包,李士彬虽然号称铁壁相公实际确是个有勇无谋之辈,为人残暴。

    赵祯突然想起这个李士彬因为杀死自己的堂侄女在内的几个亲戚犯了死罪,但考虑到是功臣之后且朝堂还需要他统领蕃军便免去了死罪。

    谁知他不但不感恩戴德镇守边疆,反而吃起朝廷的空饷来了!

    赵祯从牙缝中挤出:“范雍死罪!李士彬该杀!”

    牛二和彭七两人被官家身上散发出的阴冷寒意刺激到,双双跪倒在地,从官家的身上他们感觉到帝王一怒血流漂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卡你一辈子都〕〔修神时代:我有无〕〔让开,丞相是朕的〕〔豪门弃妇:陆三少〕〔都市狂龙行天下〕〔其实我只喜欢你〕〔布桐厉景琛〕〔九层仙莲〕〔心甘秦愿〕〔我!最强主角!〕〔我的前半生之煜贺〕〔某学园都市的旧日〕〔豪门帝宠:吻你上〕〔正版修仙〕〔都市之万界帝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