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嫡女:九爷,〕〔他是亡灵〕〔科技戮仙〕〔一套阵法闯南宋〕〔仙武大明星〕〔我有一座黄金岛〕〔全球都是轮回者〕〔孤独又灿烂的侠〕〔我在昆仑学生物〕〔最终之自我救赎〕〔从影评人到文娱大〕〔全民诸天轮回〕〔盛妻凌人〕〔我有一座军火库〕〔元先生,情非得已〕〔奇迹的召唤师〕〔食道升仙〕〔极品女鬼收容所〕〔万兽朝凰〕〔诸天最强影帝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二百七十二章蒙了!都蒙了!
    月明星稀的晚上,延州城依然在沉静在苦闷之中,百姓们对与李仕彬的蕃军已经麻木了,即使在路上看到几个蕃军把一个小娘子拖进街巷也是默默不语,直到那家的家人找来迫于民愤几个蕃军才叫骂着离开。”

    见小二和汉子连连点头,老汉这才慢慢的渡步离开,刚刚天烟没注意,现在街市的灯笼都点了起来小贩才发现这个老丈走路的姿势有些不对,并不是像一般人一样,而是中规中矩的迈着四方步。

    看来这老丈是个也是个读书人,两人才刚刚明白过来,就突然听见喊杀声,刚刚没走多远的老者更是惊骇的猛然转头……

    “不可能,李德明不会愚蠢到现在攻城!”

    范雍恶狠狠的盯着前来报信的手下竭斯底里的吼道。

    都虞候已经被范雍的模样吓坏了,两股战战的说道:“启禀知州,这是千真万确,党项人从城北掘地道而行至,等守卫的军卒发现已经破土而出了!”

    “不是有听瓮吗?怎么会等人家到了面前才知道?”

    “听瓮是李巡检的人负责……”

    “这杀才真是不堪大用!”范雍说完却又道:“你去把李士彬给本官招来,商议退敌之计……”

    他的话音刚落门就被撞开:“知州不好了,一部分党项人杀向衙门来了!”

    范雍大叫一声:“万事休矣!”

    仿佛回应他的话,外面传来了喊杀声,一个校尉提个刀走了进来:“大老爷快快前往城墙组织军民抵抗啊!”

    范雍急道:“难道大军已经攻进来了?”

    “还没有……只是一帮党项军从地道攻入城中,城门还未有失……”

    “那就好,那就好!快快让李士彬率领蕃军抵抗!”

    范雍心惊胆战的说道,仿佛李士彬成了延州城最后的救命稻草。

    此时的李德明也是莫名其妙,他已经下令所部对延州城围而不攻,怎么会有人攻入城中!

    难道是城中蕃军叛乱?

    双方现在都还没有搞清状况,延州城的蕃军和守军正在和一小部分党项人厮杀,李德明对不下问道:“快去探查,是我党项何部进入城中,探明立刻来报!”

    大长老缓缓走来声音微沉的说道:“如果老夫猜的不做,应该是嵬理……”

    “什么!?”

    李德明恍然若失道:“这怎么可能?我前夜还和他说过此次围而不攻的缘由,怎么会这样?他不是冲动的孩子啊!”

    “大概是因为卓然吧!”

    “卓然?!这更不可能,卓然是他的亲姑姑,就算是在我党项也不可能让他们两人走到一起……”

    大长老捻须道:“真的不可能?别忘了嵬理对卓然的感情可不一般,嵬理从小没了母亲,卓然又和他的生母亲密无间,自然会被嵬理喜欢,咱们党项人对爱情的执着可不是汉人和契丹人能比的,你当年也不是这样,这儿子像你!”

    “哈哈……这小崽子是狼的子孙啊!好!”

    李德明非但不生气反而愈发的高兴了,甚至对大长老说:“你这就令密堂传令卓然,让她一辈子别回来,这便能让嵬理牵挂一辈子!”

    大长老眼睛一亮:“这倒是和汉人的头衔梁锥刺骨一般,嵬理便能时刻的把大宋挂在心上,可会不会对我们党项建国有影响?”

    李德明微微摇头道:“应该没事,只要我还活着一天,嵬理就不会干出格的事情,今晚先把他就出来再说,记住一定不能攻陷延州城,否则我们和大宋何谈的筹码就没了!”

    李明德和大长老相视一笑,两人已经把延州城的军民当成了人质,但却唯独没有考虑过李元昊的想法……

    战争是最残酷的,人命如草芥一般不值钱的被肆意收割着,卖炊饼的小贩惊恐的躲在小摊下面看着刚刚还在和自己交谈的汉子被人开膛破肚,慈眉善目的老者此时怒目而视的睁大眼睛,只不过他的头颅却和身体相距甚远。

    攻进城的党项军并未遭到多少抵抗,边军和蕃军死守城门和州府衙门,却不管他们这些散兵游勇在城中肆虐。

    李元昊见没多少官军来阻挠自己,愈发的疯狂起来,带着所部在延州城最繁荣的街道上来回杀戮,仿佛这样才能发泄出自己心中的无名怒火。

    拓跋卓然的一眸一笑在他的脑中不断的闪现,手上的动作也愈发的加快,直到被忠实的手下抓住手臂,李元昊才发现自己等人已经把原本繁荣的街道杀透了……

    直到此时李士彬才带着一帮蕃军从远处杀来,最为党项人,李元昊是认识这位曾经的叔父,但这位叔父和自己的父亲相比,简直是愚蠢的野猪,大涨来说过李士彬是有勇无谋之辈,而且生性残暴。

    果然没错,居然在这么久才来救援,活着说是他故意让百姓拖延时间,大宋的官僚都是这样,最是不把人当回事,要是放在党项,这李士彬早就被千刀万剐了!

    “野斥,带人诈败,边打边撤,只要引入小巷中,他们的骑兵自然无用,咱们见机撤走!”

    “少主,咱们不去杀这里的知州了?”

    李元昊摇了摇头:“杀不了,爹爹不打算和大宋撕破脸,到现在也没派人来攻城,即使派人攻城也是为了让我们撤退的从容些,走吧!”

    野斥点了点头:“好!少主您先撤,小人断后!”

    李元昊稍稍点头又冷笑道:“不急,走之前也要先杀了李士彬这个败类!”

    这个李士彬虽然在大宋不受待见,但好歹也算是可用之人,而在党项人的眼中他就是彻底的叛徒了,毕竟身体里流淌着党项人的血,可却成为宋廷的鹰犬对付自己人。

    李元昊觉得只有李士彬的人头才是送给大宋皇帝最体面的一份礼物……或者说是战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血里鸢〕〔修神时代:我有无〕〔心甘秦愿〕〔豪门弃妇:陆三少〕〔祸国毒妃:邪王请〕〔我养大佬那些年〕〔法眼至尊〕〔名门暖婚爱入骨〕〔我叫科莱尼〕〔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星战启示录〕〔都市最强医仙〕〔至尊神魔〕〔快穿攻略:男神,〕〔小妻要逃:帝少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