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系统:反派bo〕〔盛宠军婚:军少娶〕〔通天帝尊〕〔惹爱成婚:契约老〕〔万象之地〕〔至尊神医〕〔科技巫师〕〔修真大工业时代〕〔明威天下〕〔流火修仙录〕〔龙陨刀尊〕〔天都赋〕〔我的,女王陛下〕〔加州第一家〕〔幻兽进化图鉴〕〔能穿越漫威的大奥〕〔武侠龙套进化〕〔太平洋超级帝国〕〔我要大宝箱〕〔萌鬼大主播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二百八十七章四民论,强国论
    四民的争论在朝堂中仿佛成了重要的话题,被上升到了江山社稷的高度,甚至连民间百姓,仕林都被卷入其中。【】

    显然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只有在四民之列的人才会高谈阔论,甚至相互排挤,这是赵祯所没想到的事情,宋人对自己的社会地位居然这么的在意。

    也没办法不在意,士农工商把天下百姓化为四等,每一个阶级都会有他们的阶级利益,当然要争上一争。

    如今的大宋商贾已经算不得四民的最末,商人的子弟可以参加科举,可以入朝为官,这就大大的提高了商人的政治地位,而工匠只要有一副灵巧的双手,能创造或是改善工厂中的工具就会成为商贾乃至官员的座上客。

    那么问题来了,如今的四民该怎么排序呢?

    阳光照射进巍峨的大庆殿之中,在廊柱之间留下了一大块阴影,蔡伯俙跪在地上一言不发,四周是官员的指指点点。

    “蔡伯俙也太放肆了,居然敢上《四民皆子民疏》,这是要把士农工商的地位都抬的一样高啊!如此一来还有什么清贫贵贱之分?天纲五常还要之何用?”

    “可不是!但这还是要看官家的意思,官家向来是对蔡伯俙恩宠有嘉,说不定还真的能被他欺瞒过去!”

    “这就需要我辈中人站出来,为大宋去除奸佞,以正朝堂!”

    “董御史说的好!不愧是谏台彰宪,端是一副赤胆忠心!”

    四五品的官员在自说自话,而两府的相公们则是闭口不言,他们怎么能瞧不出蔡伯俙今天的这出戏是官家指使的,昨日在后苑中的事情他们多少也知道些,皇后娘娘召集各家女眷饮宴,宴席上可是说了不少佛道两门的话,其中好换参半。

    但是就是这好坏参半就说明官家的心思,看来官家要动手对佛道两门进行整治了,谁不知道官家对佛道两门都不是很待见,道门还要好一点,官家只是厌恶他们装神弄鬼,而对佛门却是厌恶至极。

    别说是赵祯,就连王曾这个本来笃信佛教的人都开始排斥僧人,更别说正直的鲁宗道了。

    可他们也是看过蔡伯俙的四民疏的,其中把士农工商提升到一个高度,这未免有些过了,官家是绝不会同意的,这小子还是不知道上疏的要旨,有的放矢才能正中目标,这样的万箭齐发效果反而事倍功半嘛!

    “陛下临朝!”

    随着三才的呼喝,群臣躬身施礼,礼毕而立规规矩矩,站班的队伍中也没了对蔡伯俙的口诛笔伐。

    赵祯坐在御座上瞧着地上的蔡伯俙,这小子怕是受了不少的委屈,一张微胖的脸憋得通红,上面写满了无辜和不服。

    微微一笑:“今天倒是出了一件奇事,诸位卿家可知是什么?”

    鲁宗道微微皱眉出班道:“官家,蔡伯俙任三司度支副使虽然不用上朝,可他前来也无可厚非,必有是要事禀报,陛下以其为嬉戏不妥也!”

    这是自己给自己挖坑,没想到鲁宗道年岁越大越刚直了,连自己的面子也不给,这简直是魏征的翻版啊!

    但赵祯还真是舍不得把他挪走,这样的谏臣还是留下一个的好,多了自己不舒服,少了却又没了警示。

    尴尬的笑了笑,赵祯看着蔡伯俙揶揄的眼神无奈说道:“鲁参政所言甚是,是朕孟浪了,蔡伯俙你的《四民皆子民疏》朕已经御览,你且对大殿上的文武百官说说。起来吧,莫要装可怜,朕吃你这套,诸卿可不吃!”

    蔡伯俙长舒一口气,终于不用跪着了,即使膝盖上缝了内衬也经不住在大殿上这么跪,膝盖都有些酸麻了。

    “谢陛下,臣昨日假寐,突然想起陛下圣言:法无长法,瞬间如醍醐灌顶辗转反侧,确实如陛下所说,十年前之法到今日已不得擅用,何况几百年前的旧法?

    臣追根溯源,发现四民之论乃是最早出现在《春秋谷梁传》中,此乃儒家经典,与《左传》《公羊传》同为解说《春秋》的三传之一,却也是时过境迁颇为不妥……”

    小胖子的话显然是触及到了士大夫的禁忌,连宋绶都出来反对:“岂有此理!蔡伯俙你休得妄言,儒家典籍怎么就古法不得今用了?当初为师教你的儒家经典都成了废物不成?!”

    宋绶上来就给蔡伯俙致命一击,作为老师有理有据的反对学生,这几乎是铁定的败局。

    可赵祯相信蔡伯俙绝对会想到应对之法,果不其然,小胖子对宋绶以弟子之礼拜下:“宋学士所言甚是,但学生觉得儒家经典中的大道要传承,时过境迁的学问要去除,这才是传承儒学的根本,陛下曾经说过,取其精华去其糟粕!”

    赵祯身体一僵,蔡伯俙这王八蛋居然敢以自己的名义说出这样的话,这不是在给自己拉仇恨吗?

    果然唰的一下,所有的朝臣都望向御座上的赵祯,大殿中一时间鸦雀无声。

    赵祯恨恨的瞪了一眼装模作样的蔡伯俙,轻咳一声道:“朕确实说过,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的话,但这是在完整传承先贤之道的基础上,只有完全继承先贤的典籍才能顺应时代的取其精华,只有懂得先贤的道理才能根据时下所需去其糟粕。”

    赵祯的话让群臣们皱眉苦思,稍稍一想这个道理也是没错的。

    “陛下圣明!古法今用的实例多得很,就如我大宋袭承盛唐之法一样,虽然袭承却有不少的变通,而为何变通?乃是因为当世的情况与唐不同,仅此而已!

    如今我大宋的士农工商和春秋事情的士农工商一样吗?

    不一样就要制定出相应的四民地位,但在蔡伯俙看来,大宋的百姓都是陛下的子民,都为我大宋创造价值,都是我大宋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如此一来何别之有?官家理应如父亲对待儿子一样,个个平等才是!”

    蔡伯俙这套忽悠理论确实把一部分朝臣忽悠住了,两府相公们默契的不插嘴,丁谓装作沉思的样子,王曾欲言又止,夏竦微微点头……连鲁宗道和宋绶都只是瞪了蔡伯俙一眼而不说话。

    他们都知道这是官家的意思,也是强国之道,因为他们在朝会之前便接到了官家送来的奏疏,蔡伯俙的《四民皆子民疏》并且还有御批……

    “强国直到莫不是百姓万众一心,四民之论阻碍之大尤为可怖……望诸卿助朕!”

    官家都把话说道这种地步了,谁还好意思反驳,就连鲁宗道都是微微一叹的不再说话,何况本就支持官家的丁谓等人。

    两府相公不反对,剩下的朝臣几乎就没有反对的声音,御史中丞杜衍刚准备上前反驳却被一旁的右谏议大夫吕夷简拉住:“莫要自找麻烦,你看不出这是官家的意思吗?”

    杜衍还要再说什么,却见吕夷简微微摇头,长叹一声便不再说话,他清楚此时在殿上反驳官家确实不妥,但散朝之后的上疏是必须的,否则杜衍觉得自己对不起官家给的俸禄!

    但杜衍不说不代表别人不会说,和谐的气氛很快被打破:“起奏陛下!蔡伯俙之言乃是灭国之论!理应诛杀以震奸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神时代:我有无〕〔绝世凰后:傲娇邪〕〔月舞空〕〔时空飞盘〕〔冥法仙门〕〔君心漫漫我心遥〕〔抗战之兵魂传说〕〔通天神捕〕〔重生学霸商女:枭〕〔美女跟我走〕〔最佳娱乐时代〕〔重生之巅峰强少〕〔木槿悠悠:早安,〕〔明虎〕〔名门秘闻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