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最强女帝〕〔重生校园:晏少独〕〔叶哥的传奇人生〕〔修真传人在都市〕〔怒指苍穹〕〔我的时空旅舍〕〔古代的温馨小日子〕〔全能尖兵〕〔魔法之徽〕〔都市至尊花帝〕〔校花的透视狂少〕〔重生之逆转仙途+番〕〔都市阎罗狂少〕〔盛世绝宠:纨绔小〕〔高冷学霸撩妻365式〕〔最后的神徒〕〔高冷男神,限量宠〕〔启禀王爷:王妃,〕〔乱世江湖行〕〔科技改变异界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三百一十章树碑立传召忠魂
    轰隆隆的脚步声响起,大军慢慢的穿过南熏门,所有围观的百姓惊讶的张大嘴巴,队伍的最前面是一面巨大的招魂幡子,原本是一身烟甲的队伍回来的时候却一片白茫茫,几乎每个人都是披麻戴孝的模样。

    文武百官大惊失色,王曾连忙上前拦住彭七:“彭七混帐东西!你这是干什么?大军凯旋而归,岂能身披素布?此丧礼之制如何能用在卸甲大礼上?!”

    曹玮对他就没那么客气了,上去就是一个暴栗:“你有几个脑袋够官家砍得,还不让军士们换了身上的不祥之衣?”

    彭七知道这是曹玮在帮自己,可还是微微摇头:“曹相公有所不知,出征的时候我带走西征大军整整六万之众,因为彭七的疏忽,现在只回来了四万多人,彭七辜负了官家的期望,也辜负了军中家属的期望!”

    曹玮苦笑道:“外出征战哪有不死人的,即便是你损失了一万多人,也不必如此自责……”

    彭七挥手打断了曹玮的话:“要是战死沙场末将便也无话可说,但其中有不少人是因为我的疏忽而死,彭七岂能无罪?我西征军情同手足,袍泽魂归,当然要招展白帆引路,身披素服为英灵祭奠!还请王相公和曹枢密成全!”

    彭七说完便翻身下马,本打算为他亲自牵马的王曾尴尬的看了看曹玮道:“这倒如何是好?”

    “突生变故,只能请罪与官家了,大军不可错过吉时进城,放他们进去吧!”

    王曾微微点头:“也只好如此,城中的百姓和军属已经等候多时,在拖延下去更不好遮掩,而且他们这副样子怕是早就有人敲的清楚,已经在城中宣扬开了吧?也说明我军中将士的情同手足,仪仗开路!”

    随着王曾的话,早就等候多时的亲卫司虞侯大喝一声:“亲卫司!接兄弟们回家,不管是站着的还是躺着地都给我照顾好了!”

    “喏!”

    前面是亲卫司的虎狼之师开道,后面是文武百官的相随,这种待遇别说是相公,就是官家都极少使用。【】

    但这些还不是最震撼人心的,当一只身烟甲披着白布沉默而行的队伍出现在朱雀大街上之后,围观的百姓都说不出话来,不是因为激动,而是他们身上散发出的阵阵杀气。

    杀的人多了,身上自然会产生杀气,即便是不经意间也会散发出来,杀气并不是虚无缥缈的东西,而是负面的能量,古代的大将军杀人杀的多了总会有些不太正常的地方,史书上有明确记载。

    白起长平之战坑杀几十万降卒,一个理智的人绝不会这么做,而且在事后他曾在公开场合表示后悔,连曹操那样的一代枭雄都会被噩梦缠绕着,而导致偏头痛。

    四万多杀气腾腾的大军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住的,光是弥漫在大军中的滚滚杀意便让胆小者两腿瑟瑟,甚至有人被吓得尿了裤子,但这时谁也笑不出来。

    厚重的盔甲上满是刀痕箭簇,虽然武器被斜跨在身上,但位置绝对是最为顺手的,即便是这样西征大军的脚步也是整齐划一,这种节奏仿佛已经沁入他们的骨子里了。

    原本喧闹的人群变得安静,连最为活泼的孩子都不敢说话,凡有一个敢吱声的都会被母亲死死的捂住嘴。

    大军过处寂静无语,甚至心中有鬼的人开始逃窜,没办法,他们的眼神实在过于恐怖,仿佛看什么东西都如死物一般没有生命,这就是大军没有卸甲的后果,纪律严明的禁军在没卸甲之前依然处于一触即发的临战状态。

    这时候谁要是阻挡在大军的行进道路上,绝对会被滚滚铁流碾成齑粉。

    如山入墙般的军队一路从南熏门直直的开往宣德门,此时的赵祯正站在宣德门的城楼上,直到大军开近才带着王语嫣走下城楼。

    烟云一般的大军站满了城中的主干道朱雀大街,当赵祯走到大军之前,轰隆一声,高大威猛的战士单膝跪地,瞬间整个街道变得宽阔了许多。

    彭七拜倒在赵祯脚下:“起奏陛下!臣殿前司都点检彭七率军西征,如今携将士们凯旋归来,献俘授馘!”

    赵祯亲自扶起他道:“大军征还,北击党项,扬我国威。收回中华故土,使我大宋金瓯稍全。朕为将士贺,为大宋贺!”

    一时间钟鼓齐鸣,黄钟大吕之声连连不绝,看着将士们身上的白色素袍,赵祯微微点头:“献党项战俘与庙,以告慰我赵氏祖先在天之灵!饮至、大赏!”

    彭七等人应道:“末将遵旨!”

    蓬头垢面的战俘被拉了出来,即便是胡子拉车的模样百姓们也从他们地中海的发型看出了党项人的身份,一时间叫骂声不绝。

    一位老者用拐杖击打党项人怒喝道:“作孽啊!就是你们这帮畜生把我大宋儿郎变成了这般模样!”

    在大宋百姓们的思想中,是党项人先动手围困延州城的,而朝廷的大军之所以西征,责任都在党项人的身上,犯我华夏天威者虽远必诛,这句话已经深深的烙印在大宋百姓的心中。

    骄傲的东京城百姓用最激烈的方式迎接这些战俘。

    腐烂的蔬菜,碎石子,还有猪下水,凡是用不上的东西统统砸向他们。

    一时间群情激奋,要是搁在早先的时候,谁没事招惹党项人?但现在不一样了,有了西征军这块坚强的后盾,大宋百姓的腰杆也硬了起来,

    太庙献俘隆重而肃穆,自此之后,赵祯带着王语嫣亲自上前为彭七,李酒,赵力,等人卸甲,每做一个动作,三才都在一旁高声呼喊。

    狄青杨怀玉两人脸上露出一丝红晕,对他们来说由官家和圣人亲自卸甲,有着不可言喻的骄傲和荣誉,两人在面对党项守军的时候都没有一丝颤抖的肩膀,在赵祯为其卸甲的过程中微微颤动。

    “你们都是好样的!大宋的武将未来便落在了你们的肩上,戒骄戒躁不可再犯简单的错误!”

    面对官家的劝勉,狄青和杨怀玉对视一眼深深的自责……

    见目的达到,赵祯也不在过分的为难他们,轻轻扶起跪倒在地的两人走向台面前面的广场,这是赵祯亲自奠基的纪念碑,上面刻有所有战死的将士姓名,籍贯等等。

    光是镌刻便用了数十位工匠整整三天的时间。

    赵祯对着广场上高耸的石碑微微一礼:“此战我大宋牺牲将士一万五千人,每个人的名字都被刻在这块纪念碑上,从此以后你们便享受我皇家的供奉,儿女高堂由我大宋供养!活着的时候你们给我大宋尽忠,死了之后大宋也会为尔等树碑立传!”

    “陛下仁德!”

    禁军们压抑已久的感情终于找到宣泄的出口,一时间四万多的禁军嚎啕大哭,失去了同伴,袍泽,甚至是亲人的悲伤终于得到宣泄,看的一旁的百姓都跟着抹眼泪。

    伴随着凄回婉转的《咸卦》歌声响起,悲伤的情绪弥漫在东京城的空中,虽然是战胜了,可死去的亲友却再也回不来,《咸卦》便是由周易中的卦象演变而来的招魂歌。

    欧阳修等一帮文臣更是附和着悲戚的调子吟出符合气氛的祭词:岭外无寒食,春来不见饧。洛阳新甲子,何日是清明。花柳争朝发,轩车满路迎。帝乡遥可念,肠断报亲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神时代:我有无〕〔绝世凰后:傲娇邪〕〔月舞空〕〔时空飞盘〕〔冥法仙门〕〔君心漫漫我心遥〕〔抗战之兵魂传说〕〔通天神捕〕〔重生学霸商女:枭〕〔美女跟我走〕〔最佳娱乐时代〕〔重生之巅峰强少〕〔木槿悠悠:早安,〕〔明虎〕〔名门秘闻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