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阴阳判官〕〔洪荒之神龟〕〔落地一把98K〕〔逆命魔主〕〔克斯玛帝国〕〔我就是大德鲁伊〕〔滑雪巨星〕〔天府司命〕〔玄医归来〕〔我有一刀在手〕〔超级存储系统〕〔进球万岁〕〔逆流2004〕〔一生一世笑皇途〕〔大明星的贴身保镖〕〔女帝家的小白脸〕〔致我亲爱的霍先生〕〔女神的超凡高手〕〔穿越之古墓逃妃〕〔重生最强商女:首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三百一十六章柳三变的故事
    赵祯和晏殊在蔡伯俙的府邸吃了一顿大餐,没想到这小子居然把蔡记的大师傅请到自己的宅邸中当家厨,每月的例钱肯定不少,看来他为了以后的精致生活下了不少的心思。

    宋人是极其贪念口舌之欲的,这点就连赵祯也不例外,有佳肴当然少不了美酒,一坛清泉白拍开封泥,浓烈的酒香就如脱缰的野马往外飘散,就连三才都腆着脸要上一杯。

    所有的菜品都是他先是吃的,这是宫中的规矩,蔡伯俙和晏殊两人稍稍的有些不满,试吃这种活他们也能做啊!何必麻烦三才……

    虽然三才得宠,可是作为赵祯的贴身内侍上桌吃饭这种事情他想都别想,作为宦官的他必须要在朝臣面前遵守礼节,在深宫中赵祯即便是和三才一起吃饭也不会有人说什么,但必须要在私下里。

    赵祯喝了一口清洌的美酒,清泉白的美名就是因为它的味甘醇正清洌如泉,微微的哈了一口气赵祯对晏殊说道:“朕打算让你任职礼部侍郎,中书门下省判省事,年后你就回京述职吧!”

    “谢官家恩典,可柳永……”

    “待会吃完酒后,蔡伯俙亲自去找一趟柳永便是,朕相信以柳永的才学应该能在今年高中进士,到时让他权知应天府便是,但话一定要和他说个清楚!”

    蔡伯俙塞了一大块羊肉道:“官家放心,臣一点把他打醒!”

    酒宴是丰盛的,赵祯对羊腰子这种滋阴补肾的食材很是感兴趣,三才极有眼色的对蔡府中掌厨的大师傅吩咐了一声,在临走的时候喜滋滋的拿了这道爆炒羊腰的作法。

    而蔡伯俙则是拉着晏殊一起去找柳永了……

    在城中找了半天,两人站在妓馆的门口面色难看,此时的柳永正在一群清倌人中饮酒作诗,那模样用放浪形骸描述都不妥帖。

    艳色的锦帐之中,数位清倌人或卧或坐,精美的点心放在几案上,旁边便是一壶梨花白,柳永坐在人群中高声吟唱:“望处雨收云断,凭阑悄悄,目送秋光。晚景萧疏,堪动宋玉悲凉。水风轻、蘋花渐老,月露冷、梧叶飘黄。遣情伤。故人何在,烟水茫茫。”

    这首《玉蝴蝶》当真是极好的,就连怒其不争的晏殊和蔡伯俙都停下脚步,不忍打断如此佳作。

    一壶美酒送上,柳永提壶畅饮一番又继续道:“难忘。文期酒会,几孤风月,屡变星霜。海阔山遥,未知何处是潇湘!念双燕、难凭远信,指暮天、空识归航。黯相望。断鸿声里,立尽斜阳!”

    词罢,引得无数的清倌人叫好,也不乏文人附和之声,端是一片祥和花团锦簇,但蔡伯俙却忍不了,怒气冲冲的打算上楼呵斥,但被晏殊拉住:“不急,柳永对诗词一道的造诣怕是已经登峰造极,对于这样的人你还没呵斥怕是就被那些清倌人抓挠了!”

    晏殊说完便上楼笑着对柳永道:“三变兄应天府一别可好?”

    柳永放下酒壶抬头便见到晏殊的小脸,神情寂寞的说道:“原来是晏知府,你怎生回了东京城,哦!公主即即将大婚,你是回来为那位蔡神童恭贺的吧。【】”

    晏殊笑了笑算是默认了他的话,随即道:“不知三变兄刚刚所吟诵的佳句词牌为何?”

    柳永骄傲的笑了笑:“乃是柳永自创,名为《玉蝴蝶,望处雨收云断》晏知府觉得如何?”

    蔡伯俙再也忍不住冷笑道:“好词牌,意境词句都是上佳之作,可惜出自废物之口,可惜可惜!”

    这句话算是捅了马蜂窝,一帮清倌人杏目圆睁:“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柳三变要是废物你又是何物?奴家看来你连废物都不如嘞!”

    微微一笑,蔡伯俙望着那清倌人道:“你信不信明日便叫你这妓馆关张歇业!就是因为你这句肆意妄为之言?”

    久居商场的蔡伯俙自然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气质,也许在旁人面前没有展现,可一旦他发怒,即便是富商巨贾,也会瑟瑟发抖,常年执掌蔡记的他已经站在了大宋经融的高峰,岂是一个妓子能承受的。

    柳永疑惑的望着蔡伯俙,这样位高权重的人怎么会跟一个清倌人计较难道就不怕失了颜面?传去可不好听,想到这里他随即明白这样的奇葩也只有那个准驸马都尉蔡伯俙了。

    看了一眼瑟瑟发抖的清倌人,柳永向蔡伯俙拱了拱手道:“敢问这位官人可是蔡给事?”

    蔡伯俙瞥了他一眼:“正是本官!瞧你的懒散样,真是辱没了一身的好才华,亏得同叔兄还在官家面前极力推荐你,真是丢人现眼!”

    整个妓馆顿时安静了下来,不少人悄悄的离开,蔡伯俙虽然官职不高,但谁都知道他是官家面前的红人,即便是将要迎娶公主成为驸马都尉,也不是一般人能得罪的。

    拿起一个定瓷花瓶,蔡伯俙毫不犹豫的浇在柳永的头上,惹得一旁的清倌人尖叫连连:“既然你不清醒,那本官就帮你醒醒!”

    清水伴随着花瓣从头浇下,打湿了柳永身上的锦衣,冲散了他头上的发髻,狼狈不堪的柳永怒道:“你这是何意?”

    晏殊一言不发的站在旁边看着蔡伯俙的动作微微点头,这时候他不好亲自上前,毕竟他和柳永也算作旧相识,一起谈天说地作词喝酒过,即使说是半个知己也不为过。

    但蔡伯俙不同,他现在代表着官家来训斥柳永,即便是再怎么辱骂他也不算过。

    蔡伯俙甩开花瓶冷笑道:“我是何意?你自幼生在官宦世家,祖父柳崇,世居河东,曾为沙县县丞,在州郡颇有威信。汝父柳宜,出仕南唐,为监察御史;南唐灭亡后供职大宋,任雷泽县令,不久,改为费县县令、濮州任城令是也不是?”

    见蔡伯俙揭开自己的身世,柳永微微脸红道:“是又如何?”

    “如此家世的你少时便习诗词,有功名用世之志。但瞧瞧你现在的模样,真是枉费官家的期许,你本是能高中进士的,可一首《鹤冲天》断送了大好前程,官家有意磨炼你恣意妄为的性子故意不取,可你非但不解圣意,反而沉沦如斯,真是枉费官家的圣意!”

    蔡伯俙的话如刀一般扎进柳永的心中,呆呆的望着皇宫的方向自言自语:“居然是这样的!官家……柳永愚笨枉负皇恩!”

    唱完白脸的蔡伯俙摇头不语,对晏殊使了个眼色。

    晏殊拉起跌坐在地上的柳永道:“柳兄,你的才华我是知道的,所以才在官家面前举荐你,官家说了,要说你柳永没有才学官家是不信的,可你过于放浪形骸,这种人的好处是不会墨守成规,但坏处是容易恣意妄为,官家原本有意磨炼你,可惜你没有看透官家的本意,如今我和蔡给事前来,就是为了敲醒你!柳兄可还记得在应天府时和本官所说的豪言壮志?”

    柳永的身体开始颤抖,突然对着皇城的放下拜下:“柳永愧对陛下的期许,愧对晏贤弟的举荐!”

    微微的叹息一身蔡伯俙小声说道:“其实最对不起的人是你自己,本有一展才华的机会,但生生的把自己堕入这纸醉金迷的生活中,空有壮志却贪恋莺歌燕舞,醒醒吧,文人不能入仕为国效力,肚子中的儒家经典岂不化作无用之才?”

    柳永站起对这蔡伯俙和晏殊躬身施礼道:“两位肺腑之言,柳永拜谢!当头棒喝之下,柳永定将痛改前非,此后再也不以艳词为自傲,离开这莺歌燕舞之所!”

    说完他便扎起乱发,拧干身上的衣服头也不回的走了,脚步不再轻浮而是充满坚定踏实,人一旦找清楚自己的方向并且有了目标之后就会有了前进的动力,柳永被蔡伯俙和晏殊敲醒之后大彻大悟。

    但他却没注意到妓馆的栏杆处一个清秀的丽人笑着流泪目送着他的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神时代:我有无〕〔绝世凰后:傲娇邪〕〔月舞空〕〔时空飞盘〕〔冥法仙门〕〔君心漫漫我心遥〕〔抗战之兵魂传说〕〔通天神捕〕〔重生学霸商女:枭〕〔美女跟我走〕〔最佳娱乐时代〕〔重生之巅峰强少〕〔木槿悠悠:早安,〕〔明虎〕〔名门秘闻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