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仙尊重生都市〕〔白夜宠物店〕〔穿梭时空的侠客〕〔妖女契约〕〔一棍碎天〕〔韩娱之透视未来〕〔众神盟约〕〔超凡格斗时代〕〔戮仙封天〕〔总裁爹地宠上天〕〔美女总裁之贴身高〕〔都市神豪之一夜暴〕〔欢欢欲醉:擎少,〕〔都市之绝品耍贱系〕〔婚婚欲睡:顾少,〕〔与你共赏落日余晖〕〔一夜沉沦总裁轻轻〕〔为你抹去一世尘埃〕〔冰冷少帅荒唐妻〕〔山野春情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三百一十七章公主尚嫁(上)
    虽然十月已经入秋,但秋老虎的厉害仍然在让人们觉得炎热异常汗流浃背,一部分是来自天气的原因,另一部分则是来自与宣德门外的热闹。

    宣德门外已经是人山人海,东京城的许多百姓都挤在这里围观即将成为驸马都尉的蔡伯俙,只要提到他,许多人都会竖起大拇指夸一句仁义商贾。

    原因无他,身为蔡记名义上的大掌柜,无论是酒楼商铺,还是工厂作坊,给出的工钱和待遇都要比其他的商贾高上许多,而且有许多制度都是从蔡记开始推广实行的。

    比如一天只工作四个时辰,超出的时间双倍工钱,工作五天休息两天等等,这一系列的以人为本让蔡记的伙计工人骄傲无比,就连朝廷的部分衙门也开始实行。

    蔡伯俙从小就被真宗皇帝赞为神童,甚至以御制诗相赠,自幼便是官家的伴读,简在帝心的人物,如果不是尚公主,以后怕是前途无量,就连身为三司使的丁谓都亲自为他开道,可见他在朝中的人缘不简单。

    就在旁人羡慕异常的时候,蔡伯俙坐在马上僵硬着笑容机械的挥手,没办法丁谓之所以前来为他开道主不是出于关系好,也不是把他蔡伯俙当成自家子侄,而是窥伺与蔡记的记账法和精明强干的帐房先生……

    蔡伯俙在心中无数遍的咒骂丁谓的无赖行径,谁要你来开道了,就算要人开道,我自去寻彭七行不行?

    不就是官家正式召见驸马都尉吗?用得着这样大张旗鼓吗?

    关键是队伍后面不断向人群抛洒绢花铜钱的人,看着他们手上的动作,蔡伯俙真的很想冲下马去抢钱……

    按照惯例应该由皇帝老丈人召见驸马拟定良辰吉日,这只是个形势,主要还是考察驸马的为人和学识,良辰吉日什么的其实早就由礼部和司天监定好了。

    赵妙元的父亲真宗皇帝已经大行,长兄为父的赵祯自然接替了考察准驸马的重任。

    要说考察蔡伯俙的人品和学识那都是扯淡,这么多年的相处下来,蔡伯俙的毛病赵祯一清二楚,但这种形式该走还得走,谁让皇家的礼数大呢?

    充当御士也就是伴郎的晏殊幸灾乐祸的看着马上的蔡伯俙,这小子赚钱是把好手,可一旦要这样大手大脚的花钱就比杀了他还痛苦,昨天他可是听见了官家对蔡伯俙说的话,公主的一分钱陪嫁也没有!

    这可不是赵祯抠门,而是大宋的公主尚嫁都是这样,而民间的女子出嫁则会有数倍与聘礼的嫁妆,赵祯也不是小气,派人送去了十五万贯的银钱,这相当于是便向的在给蔡伯俙准备聘礼了。

    这算是皇帝的私人馈赠,算不得赵妙元的陪嫁,可谁都知道大宋最好的成衣铺是碧雅轩,最好的化妆品也是出自碧雅轩,而且碧雅轩的幕后东家就是公主殿下和皇后娘娘。【】

    去皇家买东西谁不放心?而且还有退换制度,只要你用了觉得不合适,不好看,甚至有污损的都可以去碧雅轩字号的商铺退换,瞧瞧,这才是人皇家的体面!

    当然这方法是赵祯在王语嫣的死缠烂打之下告诉她的经营策略,以王语嫣的经商智慧一点就透,而她更看重的是皇家的脸面,她堂堂大宋皇后怎么能让百姓说她的店不是?

    碧雅轩有一半的股份属于赵妙元,王语嫣对待这个曾经的玩伴现在的小姑子那可是公平的紧,五五分账自不用说,宫中但凡是有好东西都要给她留上一份,收买赵妙元嗷嗷的。

    等赵妙元尚嫁给了蔡伯俙之后,这碧雅轩的财产就有一半属于驸马府了,在别人眼中是这样,但可惜大宋对女子的嫁妆保护的相当严格,即便是丈夫去世,出嫁的女子依然能带着嫁妆体面的回到娘家……

    大宋和唐代一样,只要是公主尚嫁必然是,选尚者降其父为兄弟行,也就是说驸马以祖为父、以父为兄、以母为嫂,公主也不是完全不拜公婆,只是把公婆当兄嫂而已。

    真宗时期,赵祯的姑姑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这位温婉如玉却心思通透的公主在公公李继昌生日时,以舅父之礼谒拜之,得到真宗的赞许,并密以兼衣、宝带、器币助其为寿。

    但这一切毕竟是建立在李继昌身份高贵的基础上,而蔡伯俙的父亲只不过是小官吏而已,既没有高贵的家世也没有相对应的权利,唯一有的就是蔡伯俙这个被皇帝视为左膀右臂的朋友,要不然他连和公主见面的机会也没有。

    大殿中,蔡伯俙尴尬的望着上首的赵祯,这是他第一次规规矩矩的站在大庆殿之中上奏,往日里他都是尽量往人少的地方躲,要是能有个庭柱就最好了……

    大宋嫁公主不光是皇帝的事情也是文武百官的事情,蔡伯俙傻笑着对文武百官道:“诸位前辈,后学蔡伯俙有礼了!”

    身为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的王曾笑道:“你倒是挺会说话,以文人前辈相称倒是免去了官职的不便,既不得罪人,又显得书生气,滑头,滑头!”

    王曾的话让大殿中百官哈哈大笑,气氛也随之轻松了一些,毕竟是喜事,谁也不想把这种形式上的考察当成一板一眼的国事来办。

    再说谁没事去得罪公主玩?而且这位公主还是个古灵精怪的主。

    只要今日在大殿上说蔡伯俙的不是,明日保准自家女眷的一些丑事就会被翻出来,在东京城传的沸沸扬扬。

    正式的朝会之后,群臣散去,便是赵祯和蔡伯俙这个准驸马的吹风会,也就是闲扯……

    蔡伯俙和赵祯的关系自不用说,没必要刁难这个好友,在三才的虚引下,两人向后苑走去,一路上蔡伯俙都在大倒苦水,惹得三才嘴角抽搐,冷冷的威胁道:“驸马的话老奴都记下了,公主殿下待老奴不薄……咳咳!”

    赵祯笑道:“你这老货要讨喜钱就直说,蔡伯俙你看着办了!”

    蔡伯俙挤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大官说笑,您的喜钱怎么会少,等您送公主出宫的时候,小子一定奉上!”

    瞧着他割肉似的表情,三才撇了撇嘴:“这么有钱的人还如此吝啬……”

    见三才走远,蔡伯俙指着自己的胖脸道:“官家,我吝啬?苍天可见,我可是从未贪没过蔡记一分钱!”

    赵祯知道他说的是实话,笑眯眯的开解道:“谁让蔡记日进斗金?不知者当然觉得你是个大金猪……主。”

    后苑中只剩下赵祯和蔡伯俙两人也就没那么多的规矩了,两人坐在巨大的秋千上一边摇晃一边说着男人之间的小秘密……可惜晏殊不再,否则会更热闹。

    直到天色昏暗,蔡伯俙才从东华门悄悄的离开,本就在东华门外的蔡府近的很,早上是没办法只能从宣德门进入,而傍晚离开则是悄悄的回家打枪的不要,蔡伯俙带来的铜钱和绢花早已在宫人的挥散下一干二净,只剩下几个大箩筐孤独的躺在马车后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神时代:我有无〕〔月舞空〕〔名门秘闻多〕〔江湖奇情录〕〔绝世凰后:傲娇邪〕〔星汉灿烂,幸甚至〕〔嘘,我要亲你了〕〔抗战张大少〕〔天依大唐〕〔阴阳医仙林煜〕〔盛世枭宠之王牌傲〕〔飞针神医〕〔时空飞盘〕〔史上最牛帝皇系统〕〔官场问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