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凤袍不加身〕〔水浒大寨主〕〔放浪形骸歌〕〔神武至尊〕〔嫡女生存手札〕〔先锋〕〔官场先锋〕〔契约暖婚:军少,〕〔宇宙霸业〕〔诗与刀〕〔绝世神通〕〔无敌气运〕〔独步成仙〕〔农家小皇妃〕〔崩坏神话〕〔异世界宠物店〕〔绝色龙妃很嚣张〕〔咸鱼翻身的正确姿〕〔点道为止〕〔重生九零蜜汁甜妻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四百零四章辽朝寻故人
    接头的工作并不容易,蔡伯西为了掩饰身份换掉了扎眼的大宋官服,冬日里还是穿裘衣暖和,蔡伯俙身上的裘衣是赵妙元亲手做的,为此手指被扎破了几回都不记得了。

    毛是上好的烟熊毛,寒风吹在上面刮起好多柔顺的旋窝……蔡伯俙觉得这样的穿着实在是太过高调,一旁契丹人的眼神看的他浑身发冷,就好像要扑上来抢劫似得。

    到了约好的酒楼时,看到的却是地地道道的宋人伙计,就像辽人在东京城有高阳正店一样,大宋在辽朝的四时捺钵和上京都有商号,其中唯独没有蔡记……天下间谁都知道蔡记幕后的主人是赵祯,辽人怎么会让蔡记在他们的土地上安营扎寨?

    不过宋人的商号中有多少是挂着羊头卖狗肉的蔡记就不好说了,只有蔡伯俙自己清楚。

    这种事情辽人毫无办法,他们总不能把辽朝所有的大宋商铺全给关闭了吧?不然精美的绫罗绸缎,光滑洁白的瓷器,女子们的香粉,男子的锦衣全部都要告急。

    辽人对蔡伯俙的敌意也是正常,他们把蔡伯俙当成了大宋商贾,虽然这是不争的事实,可也说明了他隐藏身份的成功,辽国人对大宋商贾是既需要又厌恶,他们知道宋人从他们的口袋中赚取了大把的金钱,可每当看到精美的货物后这种厌恶便烟消云散。

    辽朝的土地多是茫茫的草原,只有烟云之地适合种植粮食,而辽朝又离不开这些粮食,即便是想学习大宋的技术也是有心无力。

    如果是赵祯的话,看到辽朝的东北平原一定会留下口水,这片烟土地的地力之肥沃仿佛能一把捏出油来,各种农作物都能在春暖花开的季节里生长,即便是小冰川时期已经开始慢慢靠近,也不能阻挡这里的农业发展。

    东北之地是女真人时代居住的祖地,即便是契丹人统治的辽朝也不能把这些女真人赶尽杀绝,对他们来,这片广阔的土地还需要有人去帮他们放牧,捕猎海东青,采集山上的雪参。

    包括蔡伯俙身上的烟熊裘衣也是从东北之地而来,天下皮货皆出女真,这是小孩都知道的事情。

    对于女真人,大宋的态度是相当友善的,但这种友善之下却是一颗险恶的心,蔡伯俙曾经不止一次的上疏赵祯,对于女真人的压榨是不是有些过了?

    看似友善的大宋在对女真的贩卖货物几乎没有限制,但价格却出奇的高,有的时候甚至超过了党项,大宋礼仪之邦天朝上国,怎么能这样压榨睦邻友好的小兄弟?

    蔡伯俙的奏疏得到的御批只有一句话:女真不满万,满万不可敌!

    蔡伯俙悚然一惊,难道官家已经把女真这种弹丸之地当成了一个潜在的劲敌?!可即便是他们再勇猛彪悍又有什么用?蔡伯俙不认为一个连盔甲都穿不起的野蛮人能对大宋有什么威胁。

    大宋如今兵强马壮,坚甲利剑,连辽人和党项人都要退避三舍,何况未开化的女真人?

    路边随处可见买卖奴隶的契丹人和在笼子里如野兽一般的女真人,这些都是熟女真,因为部族缴纳不起辽朝的税收,而被打女真!

    每春冰始化,辽主必至其地,凿冰钓鱼放弋为乐,女真率来献方物,若貂鼠熊皮之属,如若不济,则率兵攻打,谓之打女真。

    蔡伯俙游走在街头许久,直到确定没人跟踪自己之后才进了一个大宋的成衣铺,没一会温暖的裘衣就变成了厚重的棉衣,压低了头上的狗皮帽子,蔡伯俙向不远处的酒楼走去……

    这是庆丰楼,整个辽朝最好的酒楼,不光菜色新鲜齐全,甚至还有大宋的美酒,谁都知道这是大宋商贾所开,但依然是顾客盈门,用辽人的话来说:“大宋的好厨子就是应该来辽朝开酒楼,这样才能满足他们的口舌之欲。”

    小伙计笑眯眯的把蔡伯俙迎送到包间,就在他准备转身的时候,蔡伯俙开口道:“有没有老酒?”

    “多老的酒?”小伙计面色如常的问道。

    “天圣三年的!”

    “有,请问贵客要梨花白还是清泉白?”

    “清泉白酒糟!”

    “酒糟有些贵,小的这就去请掌柜的来招待您!”

    蔡伯俙点了点头,而小伙计却兴奋的有些颤抖,他们都是大宋派往辽朝的密谍,除非获得暗号,否则便要一直蛰伏隐藏自己的身份。

    多少年了,小伙计都快忘记了家乡的模样,只能从每日见到宋人口中得到消息,谁曾想到这个地道的大宋商人居然是个主事人!

    但多年的隐藏让他练就了一身喜怒不形于色的本事,但在掌柜的面前却再也控制不住,呜咽的说道:“掌柜的……老家……来人了!”

    正在算账的掌柜斜斜的瞥了小伙计一眼:“又瞧见老家的谁了?自从到了辽朝只要是个宋人都是你老家亲戚!”

    小伙计急急的摆手道:“不是那个老家来人。”

    “那是哪个老……老家来人了?!你怎么不早说?!”

    掌柜的一蹦三尺高,在小伙计委屈的脸上戳了一下道:“还不快快招待!用最好的酒菜,让大师傅把菜做的淡一些,别死命的放盐!我这就去看看是哪位。”

    掌柜的不是别人,正是捕快的头子霍老七,先前的掌柜因为岁数大了,调任回烟手,东京城为人处事最为圆滑的捕快投资霍老七就被发配到了这里。

    当霍老七掀开包厢厚厚的门帘,看见脸颊冻得通红的蔡伯俙之后,一张老脸差点皱成一团:“呜呜……原来是蔡神童你啊!可把俺霍老七给想死!”

    蔡伯俙嫌弃的推开他的熊抱:“你这老货怎么到了这里?我记得你是在东京城当总捕头的,放着好好的日子不享,跑到辽朝这冰天雪地的地方来了?”

    “你当我不想?还不是因为俺霍老七的本事被宋烟脸看上了?二话不说就从官家那里讨来手谕,俺就被放到这里来了。”

    蔡伯俙笑眯眯的说道:“既然是你做接头人,那我就不客气了,好酒好菜给尽管上,顺便通知赵安仁我在这里等他。”

    霍老七点了点头道:“这没问题,但请蔡驸马先给酒菜钱给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都市狂龙行天下〕〔重生完美时代〕〔让开,丞相是朕的〕〔第一侯〕〔寻宝诸天万界〕〔恐慌世界〕〔近战狂兵〕〔魔法之苏醒之界〕〔特种兵王〕〔三国之武魂通天〕〔神话烘炉〕〔穿越安置区〕〔修神时代:我有无〕〔内部游戏〕〔我的卡你一辈子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