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每个世界睡一遍〕〔杀毒猎人〕〔我要大宝箱〕〔何处可栖凰〕〔红包游戏群〕〔残存者游戏〕〔嫡色生香:侯爷,〕〔异界召唤之神豪无〕〔超神级加速系统〕〔重生军嫂逆袭记〕〔自在的美利坚田园〕〔头号婚宠:军少别〕〔神脉〕〔王者荣耀:陆神有〕〔为死者代言〕〔青瑶仙歌〕〔风雨大宋〕〔总裁大人,我不约〕〔西游记之我是唐僧〕〔上门萌爸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四百零五章辽朝赵安仁
    蔡伯俙呆呆的望着霍老七道:“你还问我收钱?你知不知道这庆丰楼也是我蔡记的产业?”

    霍老七搓着手尴尬的笑道:“您在东京城的时候每每去蔡记的酒楼吃饭总是会帐的,不会到了辽朝就不会帐了吧?您可是在掩饰您的身份啊!”

    咳……咳……

    蔡伯俙被呛得说不出话,指了指霍老七道:“算你有本事,这都被你学了去,你要是不能把辽朝的酒楼经营好我都不相信!”

    蔡伯俙说完便下意识的摸向钱袋,可摸着摸着便尴尬的抬头道:“我刚刚换衣服的时候把钱袋也落下了,你总不认为我一堂堂驸马会赖你这点账吧?”

    霍老七对着蔡伯俙轻轻眨了眨眼,果然一旁的包间有了动静:“这位客官的饭钱由某家来付。”

    蔡伯俙二人转头便瞧见一身契丹打扮的商人出现在眼前,看来无论在辽朝的什么地方,商人的身份是最好的掩饰。

    蔡伯俙也不客气,微笑着伸手道:“如此某就多谢这位义士了,敢问尊姓大名?”

    招安仁用手蘸着酒水在烟色的桌子上写下赵安仁三个字,蔡伯俙回应的写下:何以为凭?

    一块象牙的牌子放在桌上,上面赫然写着大辽黄门令赵安仁。

    蔡伯俙仰头瞧了瞧霍老七,见他连连点头便道:“果然是义士,你我进酒窖品品美酒促膝长谈可好?”

    赵安仁的眼睛微微发亮点头笑道:“如此甚好!”

    他一直在隔壁的包厢坐着,开始的时候还不相信堂堂的大宋驸马会来和他接头,蔡伯俙的大名别说是在东京城,就是在辽朝也是如雷贯耳。

    直到他听见蔡伯俙一语道破自己的身份,赵安仁这才相信并急急的前来接洽,他太想回到大宋了……

    庆丰楼是辽朝最大的酒楼,自然也是烟手在辽朝最大的据点,霍老七带着两人下楼,巨大的酒窖出现在众人面前,说实话就连霍老七第一次看到酒窖后都被这里的巨大吓了一跳。

    蔡伯俙微微点头:“看来烟手并未懈怠,防范于未然做得很好。”

    这里的一切和东京城烟手总部很像,蔡伯俙甚至能习惯性的拉扯一旁的绳索放下木质的楼梯,酒窖也是有二层的,这让赵安仁大开眼界。

    “赵安仁,我是大宋的驸马,这次出使辽朝的副使蔡伯俙,你应该知道我的身份,我现在说的话甚至能代表大宋官家,这是大宋御前金牌,我有便宜行事之权!”

    久居皇宫伺候两代帝王的赵安仁对皇权有着天生的敬畏与恐惧,当他看到蔡伯俙手中的金牌时,颤抖的伸手接过,仔细看了看上面的纹路和御笔题字,虽然没见过这位年轻的大宋皇帝,可赵祯的笔迹他却是见过的。

    辽朝与大宋的国书多由两国皇帝亲手所书,赵安仁见识过赵祯的飞白,对赵祯的笔迹相当熟悉,他可以肯定眼前金牌上的笔迹绝对是出自大宋皇帝手笔。

    微微放下心来,赵安仁恭敬的把金牌还给蔡伯俙并在他惊诧的眼神中重重的拜下:“大宋遗民赵安仁叩见陛下!”

    这一拜声泪俱下,膝盖与地面的接触声听的蔡伯俙和霍老七牙根发麻,赵安仁的声音如杜鹃啼血,如凯风寒泉让人忍不住落泪。

    蔡伯俙和霍老七都是宋人的身份,而且随时都能从辽朝返回大宋,可赵安仁不同他虽是汉人血脉,可却是辽人的身份,想从辽朝返回大宋难如登天。

    赵安仁生在书香门第,自幼便受到儒家思想的熏陶,虽从小被俘可他一直在辽朝的王侯之家当侍从书童,接触的儒家思想更是繁多,心中对故国亲人的思念也愈发的浓重。

    更为重要的是他在萧菩萨哥和萧耨斤之间被挤压的快窒息了,如今又被耶律真宗看重,这本事天大的荣耀但赵安仁却避之如蛇蝎,他迫切的想要逃离这个令他窒息的国度,在他看来只有回到大宋才是安全的。

    如今大宋的使团居然和他开始联系,这是赵安仁意想不到的事情,当他一人独居辽朝的时候无时无刻不在想象大宋会派人来接他,但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可现在,大宋的使者就站在他的身前,怎能不激动?

    蔡伯俙望了一眼霍老七,从他的脸上看到了和自己一样的震惊,没想到这赵安仁对故国的感情如此真挚,甚至超越了自己。

    越是失去的东西越美好,蔡伯俙对自己的宋人的身份习以为常,但赵安仁确实羡慕嫉妒的很。

    蔡伯俙伸手扶起地上的赵安仁道:“快快起来,安仁的赤子之心我看的真切,必会助你回归故国!”

    赵安仁连连拜谢:“安仁如若能回归大宋,肝脑涂地在所不辞!”

    蔡伯俙甚至觉得自己很卑鄙,用归国这种事情利用赵安仁,可当他说出夏竦的计划时,赵安仁微微思考了一会便答应下来,并且说道:“帮助萧耨斤除掉萧菩萨哥是没甚的问题,当初是她在先帝面前进言解救与我,只不过萧菩萨哥一死我便要离开辽朝,否则便会东窗事发,而且对大宋也会有所损害。”

    这话算得上是中规中矩,虽然最后也有威胁之意,可在蔡伯俙看来算不得威胁,只不过是人家对自己利益的最后保证罢了。

    蔡伯俙连连点头同意赵安仁的说法:“没问题,你只需帮助萧耨斤除掉萧菩萨哥便可,剩下的事情我等自会帮你解决,到时你会在我使团的保护下先行离开辽朝。”

    赵安仁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道:“如何帮助萧耨斤还请蔡副使示下。”

    “很简单,以谄媚之言离间之,我大宋使团会站在萧耨斤一边,并且提供大量的货物作为她广植党羽之费。剩下的她自己便会明白如何去做,萧耨斤可不是个简单的女人。”

    赵安仁深以为然的说道:“确实,只要帮助她网罗羽翼,以她的手段萧菩萨哥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有了大宋的财货支持,她能在很短的一段时间内拉拢一大批契丹贵族,甚至能摄政专权。”

    蔡伯俙微微点头,如今大宋要的就是这样的辽朝,年轻的皇帝耶律宗真现在还未亲政,只不过接过了帝位而已,主要的政事还掌握在萧菩萨哥这位齐天太后和法天皇太妃萧耨斤的手中,所以这两个女人的争斗就是辽朝的祸乱之源。

    相对于萧耨斤这位亲生母亲,萧菩萨哥对耶律宗真更加的喜爱与照顾,大宋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萧菩萨哥在内乱中活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卡你一辈子都〕〔让开,丞相是朕的〕〔修神时代:我有无〕〔心甘秦愿〕〔豪门弃妇:陆三少〕〔某学园都市的旧日〕〔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最强主角!〕〔星战启示录〕〔豪门帝宠:吻你上〕〔都市透视小神医〕〔血里鸢〕〔极道拳君〕〔秦吏〕〔乱斗水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