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甜妻:池少,〕〔盛宠之锦绣皇后〕〔我一开始就不直了〕〔湘水灵妃〕〔蜀山魔门正宗〕〔攻略极品〕〔灵气逼人〕〔从荒野开始的万界〕〔一睡十万年〕〔在海贼修仙的日子〕〔中国密电码〕〔王牌军婚:靳少请〕〔家有悍妻怎么破〕〔第一爵婚:深夜溺〕〔大讼师〕〔皇后在位手册〕〔黄金剩斗士之大剩〕〔宗师订制〕〔修行大祸害〕〔我的大小仙女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四百零六章不要命的耶律宗政
    赵安仁知道蔡伯俙乃至大宋的算盘,在他看来让萧耨斤和萧菩萨哥两人内斗确实是对大宋最有利的,此时的皇帝耶律宗真根本就无法收拾国内的残局,即便是他的才智过人可十五岁的他在乱局面前依然力不从心。

    走在上京的御道上,赵安仁微微皱眉,说实话他是不希望这次的乱局伤害到耶律真宗,多少这位小皇帝也是他看着长大的,虽然不如大宋天子那样从小便有天授之资,但他崇尚儒家学说,豁达大度一点也不输与宋天子的仁德。

    这是个好皇帝的种子,赵安仁曾经无数次的听过先帝对他的夸赞,说辽朝的中兴之主便是耶律真宗,可惜他的却没有皇帝该有的杀伐果断之心。

    先帝对宋天子的评价却甚高,说他是千年难遇的圣君,如果大辽的皇子将来不能快速的成长起来,辽朝甚至会在赵祯的统治事情被彻底灭国。

    开始的时候赵安仁觉得先帝有些夸大其词,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宋天子的所作所为被暴露在世人面前,一开始便展露出惊人的手段与智慧。

    以千百亲卫大破逆贼赵元俨,并且身先士卒无惧流矢,这份气魄与胆略确实不是喜爱音律的耶律宗真能比得上的。

    更别提之后以雷霆之势覆灭世家,强力剥夺了世家的特权,打破了大宋重文轻武的弊政,更加难能可贵的是这样杀伐果断的君王却爱民如子,能文能武,把大宋的文政和财计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如今世人对东京城的繁华无不垂涎三尺。

    游走四处的客商,上京的大辽贵族,甚至连卑贱的女真人都向往大宋的东京城,有人说生不能游东京乃一生之憾事。

    如今自己就有回到东京城的机会,一定要死死的抓住,而且自己最痛恨的痛恨的俩个敌人就要内斗起来,这对赵安仁来说并没有多少心理负担。

    萧菩萨哥曾经要杀自己,而萧耨斤也不过是利用自己而已,身为棋子的赵安仁活的很累很累……

    看着四周叫卖的契丹商人,赵安仁微微一笑虽然他现在也不是过是大宋棋子,可大宋时间谁又不是棋子呢?他赵安仁是棋子,蔡伯俙也是,甚至连答应自己本应出现的夏竦也是。

    只不过要看是谁的棋子,大宋的棋子和辽朝的棋子下场可不一样!

    赵安仁的脚步变得稍稍轻快了些,仿佛压在身上的两座大山都已经消失不见,人的心中一旦有了目标和信念,便有了无穷的力量。

    蔡伯俙也在霍老七依依不舍的眼神中离开,好不容易看到蔡伯俙这个故人,霍老七怎能放过,伸手拽住蔡伯俙的棉衣道:“回去在陛下面前给我说说好话,我的年岁也不小了,落叶总要归根,找个人把我换回去如何?”

    蔡伯俙看了看已经两鬓斑白的霍老七微微点头道:“知道你在这里吃了不少的苦,回去会帮你说话的,不过宋烟脸那关可不好过,如果没有合适的人选,你还要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

    “我到底哪里得罪了宋烟脸,这小子死死的盯着我干嘛?”

    “有一件事你说对了,你的才能确实出众,这么多年来在东京城摸爬滚打,烟手在辽朝上京的总部确实需要你,最少现在需要你!”

    霍老七呐呐不言,他知道自己的位置暂时无人能替代的了,即便要走要要把这里的差事办的漂漂亮亮的,否则回去也不好向官家交代。

    “放心,只要我霍老七在这里一天便配合好你们,夏参政的计划我大概已经知晓,让辽国陷入内乱便是我们的头等大事!”

    蔡伯俙笑眯眯的点头离开,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简单,可除了夏竦自己意外,谁也不知道这次行动其实是擅作主张,如果事成还能安然回朝,如果事败,恐怕自己和夏竦都要身败名裂了。

    这次蔡伯俙可是把所有的身家都押在夏竦的身上。

    寒风吹过,蔡伯俙下意识的紧了紧身上的棉衣,还是妙元做的裘衣穿着舒服,赶紧回到驿馆中才是正理,辽人在北,实乃苦寒之地。

    躲避寒风的蔡伯俙并不知道他的一举一动都在霍老七的眼中,霍老七收到烟手密报,内容是官家提醒东京城使团保护好萧菩萨哥。

    这与眼前的蔡伯俙等人的所作所为背道而驰,疑惑的望了一眼密报,上面的内容是官家亲手所书的密码,对照说文解字查找绝不会有错,难道夏竦和蔡伯俙两人是背着官家这么做的?

    恐惧如潮水般袭来,这想法在他的心中盘桓挥之不去。

    思虑良久,霍老七还是决定写下蔡伯俙和夏竦的目的,他要密报官家,在蜡丸上印下独特的印迹,这是烟手另一套密令,不日就会有人带着它返回大宋,到了大宋境内自有飞鸽传书至东京城。

    做完这一切,霍老七长叹一声坐倒在地喃喃自语道:“蔡小子你千万不要和夏竦绞到一起,这老倌做事不择手段的啊!”

    他不知道这一切都是机缘巧合,赵祯只不过是告诉辽国使团忠于萧菩萨哥的耶律宗政等人,萧耨斤的目标是皇太后菩萨哥而已,夏竦和蔡伯俙的误打误撞之下反而促使了辽朝矛盾的发生,如果赵祯知道一定会觉得命运这变化无常的小人在帮助大宋。

    此时的他却一点也不清楚辽朝上京发生的事情,赵祯正在接待辽国的使臣,也不知耶律宗政抽的什么风,居然认为大宋会帮助辽朝皇帝耶律真宗稳住乱局……

    最让赵祯意想不到的是,耶律宗政在大庆殿中哭的稀里哗啦,声泪俱下的模样和忠君的感情,让许多让许多朝臣忍不住跟着擦眼睛,仿佛是自己这个大宋国君驾崩了似得。

    忍不住在心中犯了个白眼可表面上依然要有帝王的风范,赵祯微微抬手道:“辽使勿要悲伤,朕听闻皇弟聪明异常松弛有度,必将扫清朝中魑魅魍魉以震朝纲!”

    耶律宗政哽咽着说道:“陛下有所不知,如今我大辽朝堂已经是圣妃萧耨斤的专权摄政,迫害朝中清流,挟权弑杀!陛下何不休书一封,指点我朝皇帝一二?”

    赵祯微微苦笑道:“此乃大辽内政,朕与皇弟虽有兄弟之名却无兄弟之实……”

    “陛下!”耶律宗政双膝跪地声泪俱下的说道:“宋辽两国乃兄弟之国,何故如此,只需陛下的一封书信便可使我大辽太后感激不尽,请陛下勿要推辞,外臣如若不得陛下国书,无颜面对我辽朝父老!”

    耶律宗政说完便朝着一旁粗大的龙柱撞了过去,看这架势真的是舍出了性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最强主角!〕〔修神时代:我有无〕〔我是FIFA球王〕〔我要大宝箱〕〔快穿之宿主正在渣〕〔国民女神:史上第〕〔圣踪〕〔乱世我为侠〕〔都市之绝世仙帝〕〔乡村透视小农民〕〔蜀山剑宗系统〕〔魔鬼主教〕〔公主在上:国师,〕〔快穿:吾儿莫方〕〔快穿之这个愿望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