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甜妻:池少,〕〔盛宠之锦绣皇后〕〔我一开始就不直了〕〔湘水灵妃〕〔蜀山魔门正宗〕〔攻略极品〕〔灵气逼人〕〔从荒野开始的万界〕〔一睡十万年〕〔在海贼修仙的日子〕〔中国密电码〕〔王牌军婚:靳少请〕〔家有悍妻怎么破〕〔第一爵婚:深夜溺〕〔大讼师〕〔皇后在位手册〕〔黄金剩斗士之大剩〕〔宗师订制〕〔修行大祸害〕〔我的大小仙女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四百一十九章正大光明
    赵祯的担心还是发生了,他知道鲁宗道说的是什么,自己身上的不同皆是源自于后世的思想,后世的急功近利使得赵祯自己并不在乎手段,他刚刚穿越的时候身上有着一股非常的浓重后世气息,这也使得真宗和鲁宗道等人觉得不舒服的原因。

    经过后世熏陶许久的赵祯,做事的时候本能的选择最为有效的行事方法,而忽略了这个时代所讲究的道……

    说到底他和夏竦很像,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这是最为高效却过于理性的思维方式,从a到b不光是能走直线的,还有更多的曲线可供选择。

    而在大宋更加注重的是不是高效和理性,而是感性。

    说白了就是人性,在这个连法律都讲究人情的时代,赵祯的所作所为当然不能称之为帝王之道,烟手的事情暴露出了赵祯执政的弊端,急功近利不择手段。

    怂恿烟手挑拨大理段素兴,再以不臣之名派兵讨伐,这一切在赵祯看来本是没什么,可一旦放在鲁宗道这样的“阳光”下曝晒就变得肮脏不堪。

    赵祯在御座上如坐针毡,他第一次发现自己的手段过于卑鄙,甚至连挑拨辽朝内乱也是如此,作为一国之君这样做实不能称得上大道。

    赵祯虽然面无表情,可脖后的汗毛已经被汗水湿透,恐惧的感觉弥漫到自己的心头,难道在朝臣的眼中自己就是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独夫?!

    一旁陈琳的眼中露出一丝愧疚,说到底官家为大宋做的一切都是希望大宋中兴,并无什么错处,只不过行事方法有待改进罢了,现在瞧见官家这幅模样,他的心中升起一丝愤怒,鲁宗道这么做实在是大不敬。

    鲁宗道敏锐的发现赵祯僵硬的表情,在心中微微叹息开口道:“陛下无需如此震惊,只需改变手段便可,煌煌大道终有解决之法,以大道行事放能成就圣明!”

    赵祯涩声开口道:“这么说,朕以后行事当以正大光明的手段去索取一切?”

    “正大光明?!至若周公之心,则其正大光明,固无宿怨,而惓惓之义,实在国家。好一句正大光明!官家对治国之道原有如此见地,微臣佩服!”

    在听到赵祯说出正大光明四字之后,鲁宗道瞬间便联想到了周公,心怀坦荡,言行正派才是大道!

    赵祯一时脸红,这是紫禁城乾清宫中牌匾所书,也许当初顺治皇帝写下这四个字就是提醒一国之君应当注意行事手段。

    赵祯微微点头起身对鲁宗道躬身一礼:“鲁师所言如醍醐灌顶,让朕豁然惊醒,朕的行事之道有违礼法,以后当以正大光明四字警醒,行帝王之道。”

    鲁宗道和老陈琳对视一眼,齐齐的跪倒:“陛下圣明千古难见,臣以揣测之心度之实乃不敬!”

    赵祯苦笑道:“不是你们的问题,是朕自己没想好,之前的行事有违帝王之道,三才取笔墨来,朕要亲笔所书正大光明四字,悬于大庆殿之上以警后世子孙!”

    三才飞快的端出笔墨纸砚在赵祯的御案前铺开,他知道官家善于飞白,挑选的也是稍细的毛笔,谁知赵祯避过三才递来的毛笔,取出一只最大的斗笔在纸上工工整整的书写。

    正楷的字体正好对应正大光明的方正,一笔一划虽然看着呆板却方正有度,鲁宗道见了大为赞叹:“官家笔力浑厚,下笔果断而无一丝犹豫,好字,好意境!”

    赵祯笑道:“这还要多亏鲁师的指点,朕才能豁然开朗,三才命人刻成牌匾送往大庆殿。”

    朝中的文武又不是傻子,其中有不少人能看得出赵祯的手段,但他们都选择避之不谈,他们又不是谏臣,没必要去得罪皇帝,再说千古君王又有多少是没有一丝缺陷的呢?

    从夏商周开始到灭亡的大唐,君王就没有十全十美的,最少官家比之秦皇汉武和唐太宗也差不了多少,甚至还要仁慈的许多,这是千古难得的事情,谁还会在乎官家的小手段,为尊者讳还来不及……

    满朝文武也只有鲁宗道这个谏臣依然履行职责,大有魏征的风范,也是因为他赵祯才发现自己身上的缺点,赵祯不敢想象如果没有鲁宗道的提醒自己和大宋将来会变成什么模样?

    坚持有的时候甚至能挽救一个国家滑入错误的深渊,鲁宗道这么做了,赵祯便在第二天的大朝会上着重的褒奖了他,同时兼任京朝官流内铨,专门负责对东京城中五品一下京朝官的注拟、磨勘等事。

    这是相当大的权利,原先隶属吏部负责,现在直接被授予鲁宗道,旁人却没有怨言,鲁宗道在官家面前的所作所为让他们佩服,谁见了他都要唤一身鲁公以示尊敬。

    大殿上正大光明四字尤为醒目,赵祯就坐在牌匾下听取朝臣的奏报,今日好像没什么事情,但朝班的队伍中却有一丝凌乱和推搡。

    赵祯目力相当不错,远远的便能瞧见不整,然而殿中御史却一言不发,仿佛没看见似得,这便让赵祯更加好奇御史开口问道:“何事如此推搡,朝堂之上成何体统?有事上奏,他人何敢阻拦?!”

    赵祯的话音刚落,队伍便立刻安静下来,只有范仲淹出班道:“起奏陛下,臣泣血上奏!”

    泣血上奏?这什么情况,一项稳重的范仲淹可从未有过如此激动的时候,赵祯微微点头:“准。”

    见官家同意,范仲淹拜下急急的说道:“员外郎黎德润知老子故里卫真县为官光明磊落,清正廉洁。在卫真任职期间,抑制富豪不法,决断疑案,处处为百姓谋利,深受百姓爱戴。

    然淮南东路亳州官吏不顾百姓疾苦,营私舞弊,公开进行贿赂,极力搜刮百姓,黎德润一向刚介廉直,与州府官吏相抵触,他对上官的行为极为不耻,据此上疏朝廷,弹劾揭发其罪行,贪官污吏十余人因此受到惩处。

    受惩处者对黎德润恨之入骨纠集起来一同诬告黎德润,散布谗言,又重金贿赂前来办理此案的差遣官。差遣官没有详加调查,就宣布黎德润有罪,拘囚他入狱。黎德润悲愤不已,在狱中自缢而死!”

    此言一出举朝震惊!正大光明的四字匾额在高高的宫殿中显得尤为晃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最强主角!〕〔修神时代:我有无〕〔我是FIFA球王〕〔我要大宝箱〕〔快穿之宿主正在渣〕〔国民女神:史上第〕〔圣踪〕〔乱世我为侠〕〔都市之绝世仙帝〕〔乡村透视小农民〕〔蜀山剑宗系统〕〔魔鬼主教〕〔公主在上:国师,〕〔快穿:吾儿莫方〕〔快穿之这个愿望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