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古玩专家〕〔九零军嫂撩夫记〕〔文艺女神改造计划〕〔红包游戏群〕〔华娱大时代〕〔汉末之奇谋〕〔宠物小精灵之龙一〕〔都市之归去修仙〕〔一符封仙〕〔三国第一军师〕〔妖孽男神在花都〕〔高达之可能的未来〕〔从崩坏开始旅行〕〔赤壁之崛起荆南〕〔夜宸〕〔末世召唤狂潮〕〔萌宝来袭:宁少,〕〔大苍天子〕〔警察的世界〕〔妖武圣帝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四百四十八章意料之外
    狄青和彭七两人是爽了,带领着亲兵围追堵截辽人的百人小队,又是冲锋又是斩杀头领。

    但在回营后,夏竦站在行辕门口冷冷的盯着两人道:“身为主帅主将,岂能擅自出击,将军当稳坐帐中,自有军士冲杀突击,岂可轻易涉险?”

    狄青在面甲中张嘴小声的对彭七说道:“大将军说你呢!”

    反正夏竦看不见,彭七不屑的撇了撇嘴:“说我又何妨?反正有你一个堂堂的枢密副使陪着老夫。”

    狄青无声的笑了笑,两人就这样被夏竦说教了许久,一堆大道理砸在两人身上不痛不痒,最后夏竦也说说累了,瞧了瞧狄青身后战马上的人头道:“收拾身上的血迹,把军功报上来……”

    这句话说到了两人的心坎里,望向夏竦的目光也变得友善起来,最少这老倌知道将士们的战功不能泯灭,这比什么来的都强!

    其实夏竦本人也对这次出击比较满意,辽人百十骑一个都没有漏掉全数歼灭,这对大宋来说是一件相当难得的事情,更何况狄青和彭七两人的亲兵亦没有损失。

    大宋和辽朝在边境上的交锋已经不止这一次了,以往多是辽人占据上峰,现在大宋扬眉吐气还有什么不好的呢?夏竦也觉得欣慰。

    他和包拯可不一样,看到一堆耳朵放在桌上的时候没有一丝的不适,反而眼睛发亮的拿起一只仔细看了看:“这辽人的耳朵可要比咱们宋人的大一点,几乎个个都是招风耳啊。”

    亲兵们见夏竦这时候还能和他们开玩笑,自然心情放松许多:“夏监军,俺没来及割掉这人的右耳,左耳行不?”

    夏竦瞧了瞧眼前老实巴交的亲兵微微一笑道:“可以,战时急迫,能割掉左耳已经是万难,本官自不会在此处克扣你!”

    亲兵大喜道:“多谢监军,您可是比铁面监军更通人情味!”

    说到包拯,夏竦微微一叹,这包拯可算是后起之秀,正直之名和鱼头参政鲁宗道有得一拼,最为重要的是他曾经也担任过狄青的监军,两人配合的相当默契,而且深的官家的看重,是简在帝心的一个人。

    要不是他的年龄和资历不够,这次监军他是不二人选,夏竦对于这样的后辈怀有提携之心,他和别人不同,总是喜欢提携后辈,范仲淹,苏洵,欧阳修,曾公亮等人都被他提携过。

    夏竦认为朝堂最为需要的便是这些年轻能力强的新鲜血液,只有这样才能保持大宋的锐意进取,像王曾这样的年老体弱的就该退位让贤。

    彭七没来,最为军演的负责人确实不该亲自来上报军功,狄青只得提着耶律大丹的脑袋和一堆耳朵过来,夏竦见了笑道:“你这小子,好好的割下脑袋来干嘛,也不觉得恶心人!”

    狄青赶忙解释道:“这人身上的铠甲乃是辽朝将军的样式,我觉得可能是个将军来着,所以割下人头按图索骥。”

    夏竦嗤笑道:“将军?你以为辽朝的将军会亲自带领手下的亲兵前来探查我大宋军演?这不是自找麻烦吗?天底下的将军能亲率卫从,驱马击敌的也只有你和彭七两人了!”

    话虽这么说,但夏竦依然是拿出朝廷发下的图册开始翻看,这些都是大宋烟手所部在党项和辽朝收集来的将领文臣图影,为的便是斩杀敌将后方便比对。

    翻开辽朝武将一册仔细查找再三也没瞧见眼前的人头是谁的,狄青稍稍有些失望,毕竟这要是一个将领的人头可就不一样了,无奈的说道:“看来也是个没有什么用处的小将而已。”

    夏竦为人心思缜密,从狄青对盔甲的描述上看应该是个相当有身份的人,他可不打算放弃,转头道:“这也不见得,说不定是皇族也有可能,辽朝与我大宋不同,宗族掌兵乃是常有,如若他是皇族你的军功是有了,可宋辽两国之间关系可就麻烦了……”

    狄青一惊拿起耶律大丹的人头看了看:“不会吧?这种刺探军情之事,他一个皇族怎么会亲自冒险?!”

    夏竦无奈的笑了笑:“官家说过好奇会害死任何动物,也许他是因为好奇而来也说不定。”

    翻开图册没多久便找到了耶律大丹的图影,狄青和夏竦震惊的对视一眼,没想到这小子居然还是辽朝皇帝的堂兄弟,辽朝已故皇太弟耶律隆庆的儿子耶律大丹!

    这下事情有些大了,但好歹是他自己送上门来的,本来窥探军演便是死路一条,到时间即便辽人遣使而来,也不占什么大义,而相反大宋站在大义上便能用大道理压死辽朝的使者!

    狄青毕竟是个武将,对于如何处理没有什么办法,只能望向夏竦道:“夏监军怎么办?”

    夏竦摸了摸下巴上的胡子道:“怎么办?当然是大肆宣扬!”

    狄青一惊,这时候还大肆宣扬?不是自找麻烦吗?

    瞧见狄青说不出话的表情,夏竦笑道:“我大宋要大肆宣扬有一只辽朝骑兵窥伺我大宋军演,皆被我猛士悉数斩杀,并且警告辽朝勿要再犯,且派人把尸首领回去……”

    狄青郁闷的说道:“尸首都被处理了,还怎么领回去?!”

    夏竦指了指桌上的人头道:“这不就是尸首吗?”

    ……

    大宋军营在讨论辽人窥探军情一事,而辽朝的飞狐岭军营却炸开了锅,主将耶律大丹数日未回已经造成了军营内的恐慌,偏将们嚷嚷着要前往大宋搜查,而王絮极力的稳住他们还要派遣斥候前往大宋情况,这些派出去的斥候和耶律大丹一样了无音讯。

    直到今日一名斥候带着大宋的文书出现在军帐之中后他才知道,原来耶律大丹以及他率领的百人小队已经被大宋全歼,并让飞狐岭守军的主帅派人去取回尸首……

    王絮只觉得天旋地转,瘫坐在地上嚎哭大骂:“愚夫害我!愚夫害我!”

    他是飞狐岭守军的军师,一旦主帅有什么闪失,他王絮也难辞其咎,现在耶律大丹这样的皇族战死,而契丹人的怒火一定会发泄到他这个汉人军师的身上,到时间即便是同为汉臣张俭也保不住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卡你一辈子都〕〔让开,丞相是朕的〕〔修神时代:我有无〕〔心甘秦愿〕〔豪门弃妇:陆三少〕〔某学园都市的旧日〕〔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最强主角!〕〔星战启示录〕〔豪门帝宠:吻你上〕〔都市透视小神医〕〔血里鸢〕〔极道拳君〕〔秦吏〕〔乱斗水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