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最强女帝〕〔重生校园:晏少独〕〔叶哥的传奇人生〕〔修真传人在都市〕〔怒指苍穹〕〔我的时空旅舍〕〔古代的温馨小日子〕〔全能尖兵〕〔魔法之徽〕〔都市至尊花帝〕〔校花的透视狂少〕〔重生之逆转仙途+番〕〔都市阎罗狂少〕〔盛世绝宠:纨绔小〕〔高冷学霸撩妻365式〕〔最后的神徒〕〔高冷男神,限量宠〕〔启禀王爷:王妃,〕〔乱世江湖行〕〔科技改变异界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四百四十九章唇舌之战
    事情已经不可逆转的发生了,辽朝大将军,皇太弟耶律隆庆之子耶律大丹,被大宋骑兵斩杀,百十人悉数全歼无一生还,一时间天下大震。

    这是宋辽自檀渊之盟以来第一次正面交锋,同时也是大宋第一次斩杀辽朝边军守将!

    辽朝皇帝耶律宗真几乎是和大宋皇帝赵祯同时得到消息,恼羞成怒的踢翻了宫帐中的御案,怒喝着抽打前来奏报的侍从。

    “废物!废物!朕让他固守飞狐岭,他居然敢不从朕之命,窥伺宋军!还一个不漏的被大宋斩杀,分明就是他的愚蠢让自己赔上性命,也赔上了我大辽的脸面!”

    捺钵内的众人默默不语,当今皇帝在宋天子如日中天的名声之下变得越来越在乎脸面,甚至有些好大喜功的倾向,这时候当首先问责大宋,而不是羞辱一个死去的皇族。

    张俭出班道:“起奏陛下,臣觉得即便是耶律大丹自己的愚蠢害死自己,但他毕竟是我大辽皇族,当向大宋问责才是,毕竟他大宋军演在前……”

    耶律宗真慢慢冷静下来,挥动着手中的马鞭说道:“对,把大宋使者周淳招来,朕要好生斥责!”

    侍从自然如蒙大赦的离开,此时的捺钵中到处弥漫这皇帝的愤怒,随时都能要了他的小命……

    耶律宗真坐在虎皮的座椅上,微微冷笑道:“使者周淳,我大辽与大宋之间睦邻友好,自檀渊之盟后便相安无事,多年以兄弟之国相称,如今大宋却无故杀我边军守将,此乃寻衅我大辽国威,真当那一纸盟约如同儿戏吗?!”

    周淳整了整身上的大宋官服,规规矩矩的给耶律宗真行礼道:“回禀大辽皇帝陛下,我大宋军演本就通报辽朝,并且在我大宋境内之地演练士兵,对辽朝土地秋毫无犯,然,在军演期间,飞狐岭守将耶律大丹却密带数百亲兵,横穿大宋边界,绕过花塔子铺守卫,百里奔袭我大宋,此情此景算得上是睦邻友好?当得起兄弟之国相称?!”

    张俭出班道:“他耶律大丹也是躬忠国事,就算越界大宋也没必要杀之而后快吧?”

    周淳望着张俭压迫性的眼神笑了笑:“左丞相好一句躬忠国事,我大宋官兵不也是如此,难道就你辽朝的臣子躬忠国事不成?在大宋境内,宋人骑兵斩杀来犯之敌,这有什么不妥吗?”

    周淳的话让所有人闭上了嘴巴,这本就是分内之事,没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大辽武将既然犯境,那就要有被斩杀在宋地的准备,这结果是辽人自己必须承担的。

    说实话辽人习惯了这种高高在上质问大宋的态度,在他们眼中宋辽边境其实就是一个笑话,兵强马壮的大辽勇士即便越过边界也能从容返回,这已经成为辽人的一种习惯。

    如今马背上长大的骑士突然被斩杀在大宋境内,这是最让他们接受不了的事情。

    也就是这种突然而至的反差让辽人产生了愤怒和恐惧心理,在周淳的强硬回击下捺钵中的气氛显躁动,耶律宗真大怒:“猖狂如斯!你周淳身在我大辽捺钵之中,竟然毫无歉疚之心,他耶律大丹乃是天潢贵胄,即便有一万个不是,也不因斩杀与屠刀之下!”

    周淳一点也不在乎辽皇的威胁,反正自己是使臣,如果自己因为大宋据理力争而惨死在辽朝捺钵,恐怕自己会成为大宋乃至整个华夏最为坚韧不屈的士大夫,名垂青史都是最基本的。

    周淳哈哈大笑:“辽皇也是饱读诗书之人,臣常闻陛下精通儒家经典要义,子云:克己复礼为仁。这话对大宋有用,对辽朝也有用,我大宋忍让再三,耶律大丹率百骑突入大宋境内,过花塔子铺不杀乃是我大宋的克己,然他耶律大丹不知进退,窥伺我大宋石门铺军演,是可忍孰不可忍!”

    此时的耶律宗真已经被周淳的唇枪舌剑气得恼羞成怒,挥动手中的马鞭抽向周淳,他堂堂大辽的一国之君,海内之主,岂能受此抢白?

    马鞭恨恨抽在脸上,声音并不清脆反而带有一种撕裂的声音,周淳闭上眼睛但却没有感受到疼痛,抬头望去张俭赫然站在他的身前,脸上一条巨大的血痕……

    突如其来的变故不仅让周淳目瞪口呆,就连怒气勃发的耶律宗真也说不出话来。

    鲜血潺潺流下张俭面部变色:“陛下息怒,大宋斩杀耶律大丹确实无过。”

    “张俭?!”

    捺钵中的官员不可思议的望向张俭,这是在干嘛?作为大辽的臣子岂能为宋人说话?这一突然变故就连身为宋臣的周淳都惊讶的说不出话。

    张俭躬身道:“然大宋也有错在身,突然集结二十万战兵,与宋辽边界军演,此乃炫耀兵威之举,我辽朝守将见此情景,责无旁贷探究其原因有何不可?”

    张俭的一番话为辽朝找回了颜面,耶律宗真微微点头:“大宋崇尚儒家经典,岂不知国虽大好战必亡?宋天子行军演之事难道不是再向我大辽示威?!”

    周淳默默无语,在张俭的一套辩术之下,辽皇很快搬回被自己打乱的节奏,把重点放在了大宋军演一事上。

    周淳强笑道:“国虽大,好战必亡,但,忘战必危!我大宋西征党项,难灭大理,以熄征战之心,然国土广大,必常备战兵多加操练,方可护佑国鼎,吾皇自有国书转交大辽皇帝!”

    周淳说完便把怀中官家早就准备好的国书双手奉上。

    张俭自然接过交给耶律宗真,明黄色的蜀锦上是华丽而工整的飞白,能把潇洒飘逸的飞白体运用的如此收放自如,耶律宗真不得不佩服赵祯的书法。

    但果树上的内容更让他惊讶,看完之后对周淳说道:“按照皇兄的意思是说以后大宋的军演将会很快结束,大军回撤东京城。”

    周淳点头道:“确实如此,我大宋军演为期三月,如今因耶律大丹之事,提前撤走,以示宋辽只好……”

    耶律宗真微微皱眉道:“但皇兄的意思是,不光这次军演,以后还有数次?”

    周淳不卑不亢的说道:“启禀陛下,吾皇有言:大宋之兵每年耗费万巨,如不军演,将士战力十不存一,与其浪费国帑,不如解散了事!军演势在必行!”

    耶律宗真仰天长叹:“皇兄不愧是英明果决之主,但我大辽也不会甘居人后!”

    周淳点头道:“陛下之志臣定当转告吾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神时代:我有无〕〔绝世凰后:傲娇邪〕〔月舞空〕〔时空飞盘〕〔冥法仙门〕〔君心漫漫我心遥〕〔抗战之兵魂传说〕〔通天神捕〕〔重生学霸商女:枭〕〔美女跟我走〕〔最佳娱乐时代〕〔重生之巅峰强少〕〔木槿悠悠:早安,〕〔明虎〕〔名门秘闻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