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瞳圣医〕〔幽暗囚笼〕〔神界编辑器〕〔变身异界大法师〕〔港岛枭雄〕〔剑花浮萍录〕〔红楼大官人〕〔这个游戏不简单〕〔军少霸爱:非妻不〕〔修道红尘间〕〔抗战张大少〕〔在魔禁的那些日子〕〔美漫的超凡之旅〕〔暴富人生〕〔我家电器能成精〕〔三国第一保镖〕〔凤舞隋末〕〔无限蓄力系统〕〔漫漫诸天〕〔修仙归来之都市至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四百八十八章迁都旧事
    五角建筑的优越性很容易被体现出来,当朝臣们看到外朝规模宏大的建筑群后被这样的设计惊呆了,一张平面示意图就放置在原先下马石的地方,所有的朝臣在经过的时候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五角形的建筑每一个角都代表大宋的一个重要衙门,两府三司被划到三个院落,而其他俩个院落则是安排门下省和尚书省的,原本靠近外朝的殿中省被搬到了大庆殿的后面专门负责外朝的杂务。

    对于三司放在和两府一样的高度,有些人颇有微辞,毕竟三司掌管的是国家财计,而两府则是掌握天下兵事和政事,岂能相提并论?

    大庆殿的朝会上赵祯知道朝臣们的疑惑,随即开口道:“祖宗参酌古今之宜,建立三司,所领天下事几至大半,权任之重,非他司可比。推原其意,非以私三司。事权分则财利散,虽欲求富,其道无由。”

    这话一下让许多人闭上了嘴,毕竟三司的丁谓也算得上是朝廷的相公,计相也是相公不是?

    大宋的万事万物都是围着皇帝转的,皇帝自然是金口玉言出口成宪,既然皇帝都把三司看得如此之重,那朝臣也就无奈的接受这个事实。

    曹玮出班开始了下一个议题:“起奏陛下,彭七发来奏报,上呈枢密院,我大宋征伐南海诸国,虽有旗帜,却无以徽号,夷狄不知王师所占之地,每每冒犯,还请陛下下旨,明确我大宋旗号,方能震慑宵小。”

    没想到彭七居然发现了国旗的这一观点,真是意外收获啊!

    赵祯点头道:“曹枢密所言极是,我大宋如今威扬海外,当以旗号为慑,让四海八荒之名皆知我大宋天威!着枢密院中书两府策办不得有误!”

    两府官员躬身:“臣等遵旨!”

    在古代自秦朝以来直至清末,绝大多数年代是没有国旗的,只有楚汉相争时汉军使用的火凤旗有类似于国旗的性质。

    赵祯看来,国旗是一个国家必有的东西,国徽自然也不能缺少,国旗交给两府设计制作,而国徽则是要留着自己设计,不仅要好看,还要有特殊意义才行。

    国徽,军徽,军旗,这些都是极为重要的东西,别小看他们的微不足道,有的时候却能焕发出惊人的凝聚力。

    身为宰相的庞籍出班,把话题拉回了南海的事情上:“启奏陛下,南海之地的麻逸已被我大宋拿下,我朝的移民也开始迁往,是否派遣官员前往为百姓入籍,管理地方政事?”

    赵祯惊讶的问到:“广南东路已经开始移民了?”

    庞籍笑着说道:“陛下有所不知,广南东路,福建路之百姓早已闻讯王师南定,多有远渡之人回乡奔走相告,麻逸土地肥沃,不用浇灌便自然长出稻米,一年三熟乃至四熟都是常有之事,百姓自然乐意,况我大宋海船四通八达,往来与此几与内陆无异,农人何不趋之若鹜?”

    赵祯笑了笑:“民间俚语有云:树挪死,人挪活,百姓会用自己的双脚去选择,如此甚好!”说完又感慨的对朝臣说道:“诸卿可见,如若我大宋昌盛,各地百姓自然降服,安分守己过活,痴愚之人才会谋反叛逆!”

    赵祯说的是大实话,谁都知道百姓有好日子过就绝不会冒着杀头危险去谋反,朝臣们齐声道:“陛下圣明!”

    赵祯满意的点了点头,今天大朝会上听到的都是好消息,国家政事通达,百姓生活安定,还有什么比这些更美好的事情?

    但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孔道辅上奏了:“启禀官家,西京之地固守中原,不可小觑,望陛下审时度势,迁都为上!”

    所有的朝臣几乎都是惊讶的望着这个圣人子孙,这老小子莫不是疯了?!居然还敢提迁都之事?

    陛下早就说过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如此气壮山河之势,岂有收回之理?难道你想让陛下自己打自己的脸不成?!

    对于这位圣人子孙,赵祯还是足够有耐性的,毕竟他代表着孔家,而国朝对孔家的尊重也是相当高的,自然不能开口训斥。

    不用赵祯自己说话,范仲淹便出班道:“现国家太平,岂可有迁都之议,但西洛帝王之宅,负关、河之固,边方不宁,则可退守,应经营之,太平时居东京,急难则居西洛险固之宅,以守中原。”

    这算得上是中规中矩的回答,以大宋如今的国力,基本上遇不到所谓的急难之时,谁不知道范仲淹这是在否定迁都,唯独吕夷简不满的开口道:“范待制此言差矣!经营西京过于迂阔,只是务名无实罢了。”

    范仲淹才学出众,一路上都得到赵祯的其中和任用,自然有些不满,转头道与他辩论起来,这在大朝会上是常有的事情,要说口才范仲淹确实甩了吕夷简三条大街不止,在朝堂上慷慨激昂,出口成章,四篇策论不用纸笔便脱口而出,其中多有批评之语,一时间满朝文武为之惊叹。

    吕夷简大怒,痛诉仲淹越职言事,荐引朋党,离间君臣,这下乐子就打了,范仲淹乃是天章阁待制、权知开封府,虽有参政之权并无议政之实,被吕夷简的话怼的张不开嘴。

    赵祯算是看了一出好戏,两人的辩才可谓是不分高下,范仲淹实事求是,而吕夷简釜底抽薪,但赵祯知道两人再怎么争吵也不过是明争,而并无暗斗,所论也属国事而非私仇,言语间透出一些君子之风。

    “两位卿家都扯远了,孔道辅所上乃是迁都,你二人之辩乃是经营与否,可谓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何况在朝堂之上争辩的面红耳赤有失体统,两人各自罚俸半年以儆效尤,朕念尔等恭忠国事,赏玉带两匹,望尔等不忘初心!”

    皇帝都来劝架了,那自然要买面子的,范仲淹和吕夷简大礼拜下:“臣等知错!”

    通过两人的争吵赵祯就能看出绝大部分的官员是不像迁都的,不光不想,甚至不愿下功夫经营西京,瞟了一眼刚刚出班的孔道辅,赵祯微微一叹,这老学究的固执还真是厉害。

    “散朝之后龙图阁待制孔道辅留下对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神时代:我有无〕〔绝世凰后:傲娇邪〕〔月舞空〕〔时空飞盘〕〔冥法仙门〕〔君心漫漫我心遥〕〔抗战之兵魂传说〕〔通天神捕〕〔重生学霸商女:枭〕〔美女跟我走〕〔最佳娱乐时代〕〔重生之巅峰强少〕〔木槿悠悠:早安,〕〔明虎〕〔名门秘闻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