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狂凤重生:傲娇邪〕〔我吞了一只鲲〕〔我不要当诸侯〕〔农门娇妻:养个夫〕〔杀死那只小僵尸〕〔太初〕〔学园都市的女装玩〕〔最后一个契约者〕〔黑科技研发中心〕〔三国封神系统〕〔海贼王之狂兽〕〔飞仙剑途〕〔女神经异闻录〕〔前方有鬼〕〔海贼之无限觉醒〕〔玩宝大师〕〔盛唐再临〕〔海贼之最强太阳〕〔仙庭封道传〕〔流云问道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五百五十四章辽人的惊讶
    战争进行到这个时候比拼的就是宋辽两国的国力,因为是秋季用兵,时间过的飞快,眼看就要过年了,大宋的军队非但没有停息,而是开始加速进攻,这是让辽人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毕竟年关将至的时候,士兵的厌战情绪便会成倍增加,思乡之情愈加浓烈,可大宋的军队仿佛毫不在意一般继续加快脚步向析津府集结,这架势仿佛对析津府势在必得啊!

    耶律宗真早已收到前线战报,心中的愤怒快要点燃了他的身体,粗重的喘息声整个上京的宫殿都能听的一清二楚。

    辽朝的臣子们在跪在地上瑟瑟发抖,虽然陛下的宽仁大度之名不弱于大宋天子,但伴君如伴虎,越是宽仁大度发起脾气来越可怕,西夏一战大辽损失数万精锐,连契丹贵族都被李元昊俘虏数十人,陛下也是在御帐骑兵的保护下堪堪逃了回来,这本就是奇耻大辱,谁知大宋挥兵北伐,让大辽接连受到重创!

    更加让人又气又惊的是宋人的作战能力,从飞狐城逃出来的残兵败将一路上都在宣扬大宋有天神相助,攻城拔寨不过弹指之间,这群该死的蠢货为了掩饰自己的无能居然连鬼神都用上了!

    耶律宗真舒缓了一下胸中的愤怒,转头对跪在大殿之上的耶律宗信道:“拔石,你在飞狐城担任副将,可知飞狐城破的全部经过?速速道来!”

    耶律宗信见皇帝叫自己的小名微微松了一口气,这说明皇帝不打算治罪与自己,躬身行礼后回忆的说道:“此次宋人来犯与往昔不同,准备万全,进退有序,何况是在大宋皇帝的御驾亲征之下!宋军将士的战意远胜平常,而且……”

    “耶律宗信你这是在给自己的失败找借口吗?!亏你还是耶律隆运的儿子却像豺狗一样给他丢脸!为何耶律英战死而你却能囫囵的回来?莫不是临阵脱逃不成?!”

    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难听的话如刀剑一般向耶律宗信袭来,他是最得帝王喜爱与其中的,许多人早已嫉妒的不行,凭什么他汉人的子孙比契丹贵族还受宠?难道就是因为萧太后曾与韩德让入居帐中,同卧同起,共案而食?

    此时的耶律宗真心中也开始微微有些怀疑,但毕竟耶律宗信是他最看重的年轻才俊,萧太后更是他的祖母岂能让人如此攻击。

    “都住口,一切皆要听拔石如何说,他是唯一在飞狐城参加过守城的将领,也是唯一知道大宋战力如何的将领!除他之外谁说的清楚?!”

    耶律宗真的话让许多还打算发难的人悻悻然的闭嘴,看来皇帝对耶律宗信的偏袒还不止一星半点……

    耶律宗信再次躬身道:“臣是撤走了这点无可厚非,但臣是撤走并非逃走,当时大宋的军队已经轰塌了飞狐城的南墙,大辽的勇士们举刀拼杀无人后退,我与守将耶律英亦然。但在最后的危难之间,守将耶律英命我撤走,无比把飞狐城的战报如实向陛下交代,否则臣定然誓死不退!”

    慷慨的话语和激荡的声音让人不得不相信他说的话,此时的耶律宗信已经怒发冲冠眼眶微红,这是草原男儿心中的憋屈,谁都能看得出他是强忍着心中的痛苦说出的话。

    耶律宗真已经被耶律宗信的表演所征服,微微叹了一口气道:“拔石受苦了……耶律英何在?”

    说道耶律英,耶律宗信的脸色一白,回想起当时准备和他一起逃走的耶律英的惨状,声音微微颤抖的说道:“被大宋砲石而裂之!”

    大殿之上哗然……被砲石而裂?什么意思,在战场上最多被砲石砸死,还从来没听说过有人被砲石砸裂开的……

    见众人哗然,上首的皇帝眼睛中露出惊奇,耶律宗信脸色苍白的说道:“诸位是没有见识过大宋砲石的威力,进入天神一击,如雷轰鸣,砲石飞射,一时间糜烂百米,房倒屋塌,樯橹四分五裂,人则为肉泥……也就是这个闻所未闻的器械导致我南京道诸多城寨在转瞬间失守易主!”

    他的话让大殿上许多人惊讶万分,经过他之前的表演铺垫许多人都认为他说的话不会有假,但这不代表就会百分之百的相信他,按照他的描述这与天神的力量无异,难道说那些溃兵的话是真的?但这也太过荒唐了!

    耶律宗真惊讶的问到:“什么样的器械会有如此威力?你可瞧见了?”

    耶律宗信摇头道:“臣并未见到……”

    满朝哗然,你刚刚还口口声声的说大宋的攻城器械威力如何了得,现在又说没见到?许多人露出了不相信的表情,说到底还是在为自己的无能编造借口罢了!

    在满朝的质疑声中,耶律宗信开口道:“虽然臣未见实物,但臣见到了砲石,而且让亲兵一路带了回来,请陛下允许臣在大殿之中呈上!”

    大殿上的质疑声为之一收,耶律宗信还带是把东西带来了,那就说明此话是真,再结合溃兵的说法,定然是不会有假,毕竟不会所有人都陪同他耶律宗信撒谎。

    耶律宗真点了点头道:“呈上来吧!朕倒是要看看大宋用什么东西能把我大辽的城墙击毁!”

    当侍卫抱着一个浑圆的铁疙瘩出现的时候满朝都发出哈哈大笑,就这么个小东西能有多大的能耐?别说击毁城墙,就是一般的院墙都不一定能砸坏嘞!

    耶律宗真指了指铁质的炮弹对耶律宗信道:“就是这个小东西?!”见他点头肯定,又对萧惠问道:“韩王你看一这东西能有那么大的威力?”

    连耶律宗真都不相信这小铁球能对飞狐城造成多大伤害,他也开始怀疑耶律宗信说的话了。

    萧惠领兵打仗多年,虽然西夏一战他失败了,可最起码的军事常事他还是有的,接过铁球看了看皱眉道:“如若用抛石车应该比普通石弹威力更大,但要轰塌城墙还是不够的……”

    耶律宗信插嘴道:“并非如此,宋人在发射砲石的时候伴随巨大的轰鸣,声如旱雷震撼苍宇!且这只是较小的砲石,还有更大更重的如寒瓜大小,威力更为惊人!”

    张俭接过看了看,很快被炮弹上的黑色印记所吸引,摸了一点放在鼻尖闻了闻惊叹道:“这是火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神时代:我有无〕〔月舞空〕〔名门秘闻多〕〔江湖奇情录〕〔绝世凰后:傲娇邪〕〔星汉灿烂,幸甚至〕〔嘘,我要亲你了〕〔抗战张大少〕〔天依大唐〕〔阴阳医仙林煜〕〔盛世枭宠之王牌傲〕〔飞针神医〕〔时空飞盘〕〔史上最牛帝皇系统〕〔官场问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