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替嫁小妻有点甜〕〔网游之无上灵武〕〔空间之仙路逍遥〕〔亡灵骨灾〕〔诸天万界反派聊天〕〔抗日之草根英雄〕〔守望先锋——重整〕〔重生之潜龙腾渊〕〔入侵里世界〕〔变身滑稽萝莉〕〔鳅越龙门〕〔逆断乾坤〕〔修道红尘间〕〔剑掌诸天〕〔通天神捕〕〔退后让为师来〕〔吕布之雄图霸业〕〔湾区之王〕〔国王世界〕〔妖灵狂潮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五百六十九章疯掉的信然
    对于辽人的不自量力赵祯是抱着疑惑的态度的,因为在他看来这些人完全没有一点胜算,但这些辽人为何还要如飞蛾扑火一般冲过来?赵祯很想弄清楚里面的原因,所以才会有活口被留了下来。

    挥了挥手,几个被捆得像野猪一样的契丹刺客就被带了下去,赵祯微微转头对彭七道:“看好了,要是死了一个朕拿你是问!”

    彭七的汗毛立刻炸了起来,官家的眼神可不是对百姓那般温和,而是相当的严厉,看来这次辽人刺杀对于官家来说是相当大的耻辱……

    毕竟是自己的巡防工作没做好,这种规模的刺杀一定会先在一起聚集,有了计划,分配了武器之后才会再次分散,显然是亲卫司的人疏忽,没有发现刺客的踪迹!

    要是在之前,绝不会出现这种状况,怕是因为拿下了析津府之后大家都松懈了,彭七恨恨的捏了一下拳头,这些个杂碎居然妄图伤害官家?真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瞧瞧自己是什么货色,就这样的战力还想拼死一搏?

    三十多人有半数是被跪在地上的百姓拿下的,这说出去简直就是一个笑话,但彭七不知道,析津府的百姓是真的愤怒了。

    他们被辽朝统治如此之久,被契丹人整天压迫,欺辱,虽然有所谓的法律保护他们,但这种保护是那么的苍白无力,在燕云之地法律就是为契丹人服务的,权利有的时候可以轻松的凌驾于法律之上!

    现在好不容易他们这些被当作奴隶的人翻了身,大宋的官家带着十万精兵和源源不断的增援前来,燕云之地的百姓就像看见再生父母一样扑上去,他们终于找到后盾,终于找到归宿了!

    可以说现在谁要是妄图打破他们的美好,析津府的百姓就可以跟谁拼命!即便这个人是辽皇也不能例外!

    当所有契丹人被抬到彭七面前的时候,彭七都忍不住打了个冷颤,这些人的身上就没有一处完好无损的地方,衣服如破布一样挂在身上,抓痕,牙庸在向外渗血,可见当时的人下手下口是多么的狠,这一下没把他身上的二两肉咬下来已经算是好的了。

    完全不理会他们的哀嚎,彭七下令道:“用盐水帮他们消消毒,官家说了一个也不许死!”

    “唯!”

    亲卫们当然知道官家的圣意,毫不犹豫的执行彭七的命令,冰冷的盐水很快就使得这些原本哀嚎不以的此刻大声惨叫,但惨叫声穿过析津府的皇宫后就被外面热闹的声音给击散,完全传不出去。

    这简直是冰火两重天,只有一道城墙之隔,外面是热闹点海洋,而宫墙之后却是悲惨的地狱,彭七的拷问很有效,很快便有一些原本娇生惯养的契丹贵族扛不住,合盘托出了计划,而这次刺杀计划的策划者却消失的无影无踪。

    彭七瞬间一身冷汗,耶律簇绒在哪里?为么他会消失不见,只要一日抓不到他,那析津府就一日算不得安全!彭七深深的明白,只有千日做贼却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他耶律簇绒能通过简单的几句话便煽动这些辽朝的遗老遗少刺杀官家,那他就还有更大的阴谋!彭七不相信这样的人会轻易的算了,毕竟这个计划实在漏洞百出,不过耶律簇绒能三言两语的达到这种效果也说明他的能力很强……

    “他在哪里?!你要么告诉我,要么看着你家人的血流干而死!”

    彭七抓住一个契丹人的衣领嘶吼,他不能杀这些人,但官家却没下旨不可杀他们的家人,此时谁也比不上官家的安危来的重要,一个耶律簇绒流落在外,谁还知道他有什么后手?!

    那个契丹贵族已经绝望了,他的家人全部在他的面前倒地而死,锋利的三棱军刺轻松的放干了鲜血使得地面出现一座小小的池塘,那个契丹人是真的不知道耶律簇绒的下落,趴在地上像一条离开了水的鱼大口喘气,大声哀嚎……

    彭七换了一个人,这个人很聪明,当彭七举起手中的三菱军刺后他便急急的开口道:“这次的策划者是耶律簇绒,但执行者却是信然,耶律簇绒并未跟我们一起!”

    彭七冷冷的说道:“谁是信然!?”

    “就是那个穿蓝色长袍的人!”

    信然痛苦的闭上眼睛,因为他知道自己被耶律簇绒利用了,眼下自己的家人定然也会死在自己的面前,因为他完全不知道耶律簇绒的下落,不光不知道他的下落,连他的计划也都不知道,自己只是被他利用的一枚棋子,随时可以抛弃的棋子。

    “我真的不知道,求求你们放过我的家人,我愿意用我的命换取他们的活路!”信然的话说完便一头撞向旁边的柱子,但很可惜被亲卫司的老兵抬脚绊倒在地上打了俩个滚才停下。

    彭七露出渗人的笑容:“官家不允许你死,那你便连死的权利都没有!但看你是条汉子,你可以从这些家人中牺牲掉最不重要的一个人……比如你的小妾。”

    信然飞快的点头,这个小妾是他买来的汉人,在他的眼中她不过是个玩物而已,死便死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让信然惊讶的是彭七并没有杀掉那个汉人小妾,而是把手中的短刀递给了她指着信然道:“待会他说一个人你便杀一个,直到你杀光为止,如此你便自由了!”

    那小妾惊恐的点头,但握着短刀的手却是紧紧的,这把刀关系到她的生死存亡,此时就是她的命!

    信然已经发疯,他知道了自己中了彭七的毒计,这是要让自己的汉人小妾把全家杀光,这次不重要的是小妾,那下一次不重要的是谁?是妻子?孩子?兄弟?姐妹?还是……父母?

    每一次的选择都是痛苦而绝望的,如果他不说,小妾便会自己选择一个要杀的人,绝望之下信然只能说出他最不愿说出的名字……

    直到最后一个人死去,信然仿佛解脱了一般大口大口的在地上喘粗气,嘴中喃喃的低语:“魔鬼,宋人是魔鬼,大宋的皇帝更是一个残忍的魔鬼!你们都是……魔鬼!!”

    彭七知道这个瘫软在地上的年轻人已经被逼疯了,看来他是真的不知道耶律簇绒的下落,既然连他都不知道剩下的人就更加不可能知道了……无力的挥了挥手道:“把这些人押下去好生看管,同时加强官家的护卫!尤其是这宫墙之上!”

    他能做的只有这些了,毕竟加强防护是最后的办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让开,丞相是朕的〕〔豪门弃妇:陆三少〕〔都市透视小神医〕〔血里鸢〕〔修神时代:我有无〕〔心甘秦愿〕〔祸国毒妃:邪王请〕〔我养大佬那些年〕〔穿越在创世纪之前〕〔万古最强宗〕〔法眼至尊〕〔名门暖婚爱入骨〕〔重生之赚它一个亿〕〔我叫科莱尼〕〔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