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的替嫁丑妻〕〔网游之反派!〕〔机械杀戮主宰〕〔重回五零当军嫂〕〔阴婚佩:鬼夫,今〕〔闪婚厚爱:霸道总〕〔茅山传人之麻衣教〕〔校花的修真强少〕〔带着红楼闯三国〕〔仙欲游〕〔最后的道族〕〔瓦罗兰最强大帝〕〔炎黄人间〕〔灵异版红楼〕〔跨万界游戏系统〕〔开启一九九五〕〔重生之少将仙妻〕〔七零甜妻撩夫记〕〔她左眼能看见鬼〕〔六宫凤华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五百七十五章收尾
    大殿里安静的吓人,彭七稍稍抬头便看见赵祯冰冷的眼神,他发誓自己绝和亲卫司绝对没有泄漏出任何消息,为何夏竦会看得出官家受伤?

    赵祯皱眉对夏竦道:“你是如何知晓朕遇刺的?而且受了伤!”

    “官家虽面色如常,但在不经意间皱眉,且无论怎么动都避过左臂,小心翼翼之态别说是老臣,就是一般人也能看得出来。”

    夏竦说的是实话,刚刚他看见赵祯从后殿过来的时候便一路小心,生怕碰到左臂,连坐在御座上都是尽量保持左臂不与扶手接触,仿佛抱着什么东西一般,这样的小动作怎么能逃过夏竦的眼睛?

    微微苦笑赵祯自己倒是忘了,人的下意识最能体现出隐藏的秘密来,无奈的说道:“还是没有骗过你夏竦的眼睛,不错,朕遇刺了”

    听到赵祯亲口承认,夏竦脸色变黑,他原本是以为官家无意中受了伤,刚刚那么说只不过是为了诈一下彭七而已,谁想到居然是遇刺了!

    “陛下乃千金之躯,此次又是御驾亲征,如若有点闪失,老臣如何向朝中的百官交代,如何向大宋的列祖列宗交代?!史记有云千金之子,坐不垂堂!陛下为何轻易涉险?陛下之伤在于老臣之错,请陛下治罪,老臣万死!”

    怎么说着说着就把错揽到自己的头上了,刺客刺杀也是你夏竦能控制得了的?

    赵祯不解的问道:“夏参政和错只有?刺客行事向来诡秘,连黑手和亲卫司都一时不察,再说朕又无大碍,短短三天已经行动自如了”

    “陛下遇刺虽是贼人预谋在前,但老臣未尽臣子之责,疏于防范,谏言懈怠,否则多多提醒也不会有陛下遇刺一事”夏竦说完便伏地不起,一副等待赵祯治罪的样子。

    彭七惊讶的站在一边整个人都愣住了,还有这种事情,这都哪跟哪?!八竿子打不着的事情夏竦也能往自己的身上揽,这老倌不会是疯了吧?

    赵祯苦笑,彭七不明白自己还能不明白吗?这夏竦其实就是在上谏呐!这是在逼迫自己承认错误,文官常用这种方法对付直言纳谏的帝王,人家都当着你的面打自己的脸给你皇帝看了,你是不是该表态一下?

    “夏参政言重了,此事是朕大意了”

    夏竦摇头,直直的挺起腰杆又拜下:“陛下乃大宋天子,承天授命肩负江山社稷,岂有功夫去防范鬼蜮伎俩,不过越是如此越应谨慎,毕竟我大宋得一明主不易!为了大宋,老臣叩请官家保重龙体!”

    这说到最后还不过是担心失去自己这样的明君,赵祯无奈的翻了个白眼,也不知夏竦这样的文臣是怎么想的,你当着皇帝的面说这样的话是不是有些太过不考虑皇帝的面子了,你的意思是因为朕对大宋有用才如此担心的,要是对大宋没有用你夏竦是不是就无所谓了?!

    弦外之音连彭七这个大老粗都能听得出来,站在赵祯身边不屑的撇了撇嘴,这就是文臣,逮到一个明君就仿佛看到了孔圣人似得,拼了命的往上扑,生怕自己肚子里的才学得不到展示的机会。

    赵祯脸色不好的说道:“朕知道了,夏参政退下吧”

    夏竦知道今天自己的话说重了,但是这是他故意为之,为的就是刺激掉以轻心的皇帝和彭七,要知道官家御驾亲征一定拿有所闪失对出征的大军和大宋来说便是灭顶之灾,即便国内有太子坐镇,可到时那些有心人就会跳出来,子幼母壮,主少国疑,对刚刚步入盛世的大宋来说后果不堪设想,夏竦是个悲观主义者,本能的便做出最坏的打算。

    等夏竦走了之后赵祯才不爽的忘了一眼彭七,一切都是这家伙招来的,要是他不把人家辽人的祖殿改成东司也不会有这么麻烦的事情,几个辽人刺客怎么会轻易的接触到自己?

    “你小子也太缺德了,人家的祖殿是供奉祖宗的地方,就算两国交战也不能如此亵渎契丹的先人,要是传出去我大宋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面对官家的斥责,彭七不好意思的说道:“臣万死!可谁知那偏殿居然是契丹人供奉祖宗的地方,前朝后市,左祖右社是都城的建置,谁之辽人居然也在皇宫中这么来,蛮夷就是蛮夷”

    赵祯回想自己在辽人的祖殿解手,忍俊不禁的说道:“这下算是坐实了朕的错处,你们亲卫司自己去夏竦那里领罪,可别说是朕偏袒你们。”

    听到这话,彭七反而送了一口气,这几天他们还等着官家的惩罚呢!虽然官家并无大碍,可那一箭却把所有人的魂都吓散了,皇帝的身体岂能和普通人相比,平时即便是拉了道口子都要提心吊胆半天,何况是中箭?

    但这段时间官家却对他们并无斥责,连惩罚也没有,亲卫司的老兵已经羞愧的要死,不少人的脊背都被打烂了依然没等到官家的惩罚,彭七看着是心疼的要死,此时官家的惩罚已经算不得受罪,而是解脱

    官家让众人去夏竦那里领罪显然是不再计较遇刺一是,而是在惩戒亲卫司把辽人祖殿当东司的罪过,显然是已经原谅亲卫司想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彭七怎么能不明白里面的关窍?七尺高的汉子跪在地上哭的像个孩子,赵祯无奈的喝到:“哭哭啼啼活像个小娘子,朕就看不得你们这样,哪里跌倒哪里爬起来便是,何须如此?!快滚”

    彭七起身退走,走到大殿门口的时候便听到背后传来官家的叹息声:“死去的亲卫以虞候制安葬,抚恤也是如此,都是朕的老护卫了,莫要伤了人心,夏竦那里朕去说项。”

    彭七开始还在为那些死去的袍泽家眷担心,听到赵祯的话后身体一僵,缓缓的回头一揖到地,官家这么说表示他还是记挂着亲卫司的老兄弟,这下自己回去之后也好向他们交代。

    刚刚走出大殿准备找夏竦便迎面碰上了宋小乙,彭七发誓如果不是在皇宫之中,宋小乙一定和他“较量”一番拳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最强主角!〕〔修神时代:我有无〕〔我是FIFA球王〕〔我要大宝箱〕〔快穿之宿主正在渣〕〔国民女神:史上第〕〔圣踪〕〔乱世我为侠〕〔都市之绝世仙帝〕〔乡村透视小农民〕〔蜀山剑宗系统〕〔魔鬼主教〕〔公主在上:国师,〕〔快穿:吾儿莫方〕〔快穿之这个愿望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