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冰冷少帅荒唐妻〕〔小道姑捉夫记〕〔重生只为睡天后〕〔九重眸〕〔暴裂世界〕〔天下第九〕〔重生空间之完美军〕〔文艺女神改造计划〕〔欢喜记事〕〔光头武僧在都市〕〔武战苍穹〕〔神矛局特勤组〕〔九零军嫂有空间〕〔乱宋之水浒风云〕〔神级工业主〕〔带着系统闯三国〕〔绝世仙剑〕〔惹火枭妻:老公,〕〔空间重生:小军嫂〕〔英雄无声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五百八十章以管窥豹
    即便是开春辽人依然没用向析津府用兵的动向,这给了大宋以充足的准备时间,不光是在析津府,就连附近的小城镇都开始武装起来,仿佛变成一个个堡垒,这也是没办法,大宋最擅长的便是守城作战,在出兵北伐之前就定下的策略,把所占领下的地方变成铜墙铁壁。

    但这一切在辽人的眼中就是那么的做贼心虚,既然你大宋一路高歌猛进却为何在冰雪消融万物复苏的春天开始筑城?为何不趁着大军的气势继续进攻收复整个燕云?

    蔡伯俙策马疾驰奔向东京城的消息早已传到了辽人的耳朵里,毕竟析津府的密探还有部份存活。

    繁忙的街道上,一个买茶水的铺子显得那么的寻常,这段时间他们卖出的茶水可不少,听说都是那些匠人或是劳力从大宋官员那里领的茶水钱,专门供给他们吃茶解乏的。

    这倒是个新鲜事,要是放在往常?简直是天方夜谭,但放在如今被大宋收回的析津府却是真事!

    整个茶铺忙的不可开交,老板不断的催促小伙计给往来的客人上茶,同时也谄笑着在各个茶座周围游走,推荐他的点心,茶铺里真正赚钱的可不是茶水,而是各式各样的点心。

    但老乙辛的点心千年不变,依然是那个老样子的酸枣糕饼,入口难吃不说,价钱还是那般的贵,惹得许多人不满的叫骂,大概是沾染了草原民族的习气,燕云百姓就是这样豪爽。

    “老乙辛,你这茶点可实在是差了点,就不能舍些银钱去大宋商贾的铺子里买些好的?”老主顾不满的抱怨着手中的饼子,茶点茶点,茶水其次主要是点心,以前没有大宋的商贾也就算了,现在大宋商贾来了,并带了许多好吃的点心,价格也算不得贵,但这扣扣索索的老乙辛还在售卖他那难以下咽的糕饼。

    “这话说的,难道我老乙幸的糕点就不好吃?往日里你们可都是吃的香甜嘞!”老乙幸不满的嘟囔一句,更重要的是大宋商贾的茶点要比他自己做的贵上整整十文钱!

    要是买上一百份就比自己做的糕点多花一贯钱!整整一贯钱!

    想到这里老乙幸就坚定了自己的不卖大宋商品的想法,他是个契丹人,准确的来说是个没有姓的契丹人,他们是契丹社会中最卑微的存在,在融入燕云之后便开始被汉人包容和同化,如果别人不知道他的名字,定然觉得他是个铁公鸡般的汉人,毕竟草原上的契丹人可没有这么小气的

    老乙幸可不在乎别人怎么想,反正这条街上就他一家茶水铺子,这房子是当年辽主对家中先人的赏赐,所以他才能如此惬意的开着茶铺而不用担心房租,别人家的铺子要是开成了茶铺,嘿嘿,单单是房租就贵的吓死人。

    当然老乙幸也有额外的收入,在析津府被大宋攻克占据之后,辽朝的大人物派人找到了他,具体是谁他并不知道,反正就知道是大人物便是了,来的人一出手便是一颗好大的金豆,足足有大拇指上半截的大小。

    而要求则是相当的简单,把看到的,听到的有关大宋的一切定期告诉马鞍街的胡掌柜便可,胡掌柜每隔两天便会来他的茶铺带走一些难以下咽的茶点和茶叶。

    眼看着那人又要来了,可老乙幸最近还真没有听到有关大宋的奇特传闻,正在发愁的时候便听见有人叹气道:“今日也不知是怎么的,居然如此倒霉,一大早出摊就被人骑马撞翻。”

    “哟!你的摊子上卖的可都是瓷娃,给人家去庙里求子用的,这还不全部摔碎了?!没拉扯理论吗?”

    那汉子叹息一声道:“本是想拉扯的,但人家是骑着高头大马,身后插着檄羽的官人,我可不敢自找麻烦,听人说那人是陛下的妹夫,当朝驸马嘞!”

    旁人嗤笑了一下道:“你还真把驸马当成什么了不起的人物?要是在往日的大辽还好些,搁在如今的大宋驸马就是个外戚,还是个没权没势的外戚,他要是犯一点错,你去寻御史之类的文臣都能把他参死,平日里夹着尾巴做人还来不及,岂敢放肆?”

    那汉子苦笑道:“你说的倒是也不错,可你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这位蔡伯俙蔡驸马可不比旁人,乃是大宋蔡记的掌柜,那是简在帝心的人物,这次得了陛下的差事,谁敢找茬喲!”

    身边的人说不出话来,半天才呐呐道:“再怎么说也是外戚,你去析津府的衙门讨要,定然是会配给你钱财的,要是能把你那一车瓷娃的钱要回来,可不就算是你卖掉的吗?”

    那汉子想了想点头道:“也是,如今大宋入主南京道,官家又是个仁义之君,对待咱们析津府的百姓尤为宽仁,去衙门寻个公道怕也是不难,我待会就和那些苦主去析津府衙门寻个公道?”

    四周听到他如此说的人都大声支持,古往今来最不缺的便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

    而掌柜的老乙幸却从他们刚刚的对话中听到了有用的信息,于是凑上跟前道:“哦?大宋朝的驸马亲自做急脚递?老汉我听着都新鲜!不会是你小子把自家的一车瓷娃摔了向去大宋的官衙找补吧?”

    那汉子被老乙幸一激,忍不住的高声叫道:“你这老杀才平白的冤枉俺干甚?!”他的话还没说完便被旁人拉扯了一下,随即小声的委屈道:“俺可没胆量去大宋的衙门找补自己的过错,确实是大宋的驸马爷把俺的摊子撞翻的。再说又不止俺一个人的摊子被撞翻,还有许多人家的呢!”

    老乙幸奇怪的问道:“都听说大宋皇帝慈民爱物,宽仁有度,他蔡伯俙既然是官家的妹婿,堂堂的大宋驸马,应该不会如此吧?听人说在东京城要是敢如此纵马,必遭御史弹劾嘞!”

    买瓷娃的汉子还没说话,一旁的人便笑道:“首先你说的是东京城,其次,这蔡伯俙身负皇命,背后的檄羽足有这么大嘞!”说着说着还比划出一个大大的手势,仿佛那檄羽就在眼前。

    既然这么多人都这么说了,那必然是真事,檄羽是什么?是表示十万火急的军令或者皇帝的命令,除了这两样就没有别的东西能使用檄羽传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让开,丞相是朕的〕〔豪门弃妇:陆三少〕〔都市透视小神医〕〔血里鸢〕〔修神时代:我有无〕〔心甘秦愿〕〔祸国毒妃:邪王请〕〔我养大佬那些年〕〔穿越在创世纪之前〕〔万古最强宗〕〔法眼至尊〕〔名门暖婚爱入骨〕〔重生之赚它一个亿〕〔我叫科莱尼〕〔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