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不灭剑主〕〔魅王邪妃:草痴三〕〔无敌位面之子〕〔麻辣小村姑〕〔薄露菲薇〕〔异魔之主〕〔仙启遗侠录〕〔一切从秦时明月开〕〔启禀王爷:王妃,〕〔时空禁咒:弑妖师〕〔灾武纪元〕〔跨界闲品店〕〔巫师备忘录〕〔最强都市神兵〕〔全能尖兵〕〔主神猎手〕〔提拔〕〔叶哥的传奇人生〕〔如影谁行〕〔三人行必有女汉子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五百八十七章大战之前,思动的人心
    析津府的城墙上还加装了滑轮吊臂之类的运输工具,这大概是为了方便运输守城器械的,小小的滑轮吊臂让彭七玩的不亦乐乎,而赵祯在一旁观察滑轮的速度与承载重量,巨大的滚石檑木在滑轮的作用下被彭七轻松的吊起,要是再加装绞盘就更方便了。

    城墙上的弩箭整整齐齐的码在一辆小推车里,而小推车则安放在特殊的甬道里,一旦战事打响,便会有一个脚力过人的士兵推车在城墙上狂奔,哪里缺箭去哪里这样的甬道在析津府的城墙上不下二十余处。

    而它最重要的作用不光是放置弩箭,还储藏着威力巨大的火药弹。

    如今的火药经过军械司的改良已经提纯了好多,同时把原来的粉状火药改为了颗粒状,别看这种小小的改变,却增加了它的空气饱和度,使得火药弹的爆炸威力更大,速度更快。

    甬道里能放置弩箭,自然还能放置火药弹,加入了碎铁片的火药弹对人的杀伤力也更加惊人,这就是最早的破片手雷,在守城战的时候尤为犀利,不用做什么瞄准估算之类的事情,点燃引信,往人堆里一扔,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一颗不行,那就两颗或者更多。

    当然火药弹的数量则是个问题,赵祯觉得应该在析津府的皇宫中专门开设一个偏殿用在制造火药弹,以备不时之需,在皇宫中制作火药弹,还有谁敢马虎大意不成?

    唯一让彭七不解的问题困扰了他许久,今天见官家气色不错便试探着开口问道:“官家,您瞧咱们把析津府弄得铜墙铁壁一般,可如果辽人不来又该如何?”

    赵祯看着将士们给八牛弩进行日常的保养上油,头也不回的道:“你说相比析津府附近的城池是不是更简单些?”

    彭七理所当然的点头道:“这是自然,良乡,漷阴,顺州都比析津府要好打的多,如若攻陷这三处,析津府势必在辽人的包围之中啊!”

    赵祯瞥了彭七一眼,没想到他居然看出了其中的关窍,稍稍一想便知道,这货走的是曹家的路子,整天没事就往曹玮那里去,宋小乙已经向自己念叨很多回了。

    “和曹玮学了不少东西嘛,但你忘记了一点,战场上的第一铁律,擒贼先擒王!辽人挥兵南下,气势正盛,如果不利用这股锐气拿下析津府,反而去攻占你说的这些小城,城池易主只不过转瞬之间。

    我大宋火炮之威,辽人岂能不知?小城即便拿下了也在我大宋的火炮之下危如累卵,取与不取又有什么两样!难道他耶律真宗打算用二十万大军包围我大宋二十六万大军不成?”

    彭七猛然发现经过官家这么一说自己好像是被曹玮利用了,难怪这老倌没事的时候会和自己讲讲兵事,原来另有所图啊,想起曹玮的交代,彭七开始犹豫。

    赵祯看着发呆的彭七拍了他一下笑道:“以后多想几个为什么,不要总被别人带节奏,被人卖了还高兴半天。”

    彭七苦笑道:“曹枢密这是抓住了我的好奇,我也想知道为何辽人一定会进攻析津府”

    赵祯用力的拉扯绞盘给八牛弩上弦,一旁的侍卫小心谨慎的在边上站着,甚至一度想要上前帮忙都被赵祯瞪了回去。

    “好奇心害死猫!有不知道的事情就去请教狄青,他自然会和你说明原因,别没事和曹玮那种老狐狸凑在一起!时间长了别的没学会,老谋深算倒是当成什么了不得的本领。”

    彭七伸手拉起八牛弩上的索勾把弩弦上好,这八牛弩虽然理论上用一个人上弦就好,但真的到了战场上肯定是要配备两个人的,否则速度太慢也太耗费体力了。

    “末将是担心狄青,才特意不敢和他过于亲近的,怕给他招惹祸端来”

    彭七的话让赵祯的眼神变得凌厉,一阵寒意从彭七的尾椎骨一直蔓延到后脑勺。

    “又有人想打他的主意了?看来朕的话说的还是不够明白啊!总是有人想挑战一下朕的耐性和脾气!曹玮仗着将门的身份已经如此肆无忌惮了吗?”

    彭七哂笑着说道:“他那老狐狸哪有这种胆量,即便是有也被人打消了念头,之前末将还听他说:将门自己做的好才是真的好,光靠打压别人永远也不能在陛下面前拔尖!”

    赵祯作为皇帝对官场上的东西何其了解,瞥了一眼彭七道:“收了曹家多少的钱财,如实说来朕自不会怪罪,也不会没收你的东西,朕要的是实话。”

    彭七心中大骇,猛然跪倒:“末将罪该万死,不该替他曹玮试探官家,末将收了曹家不,应该是将门送来的一处宅院和一处庄子宅院在康平门附近,庄子在南熏门外!还还有俩个美姬”

    赵祯微微一笑:“这些东西可比金银财宝要值钱的多啊!康平门的宅院没有十万贯拿不下,而南熏门外的庄子更是豪商巨贾盯着的土地,一旦买下盖个工厂就是日进斗金。这将门之人还真是舍得下血本”

    彭七的表情活像是被捉了奸的小媳妇,跪在地上满脸的悔恨和羞愧,当然恐惧也是不少的,毕竟他得罪的人是大宋的皇帝,赵祯的脾气算是被他摸透了,否则也不会把话说的如此明显。

    踹了他一脚赵祯骂道:“起来吧,你也不差这点钱,何必给曹家和将门当枪使?你就是稍稍的贪了些,这点比蔡伯俙差得远。”

    彭七憨笑着起身:“末将就是受不住这诱惑,但没有这些东西岂能坐实他们的证据,他们既然向往套子里钻,那末将就不客气了嘿嘿”

    “也罢!东西你就不用退给他们了,但你把朕的话给他们带到,此时乃北伐重中之重,知道自己的错便好,朕既往不咎,朕对将门的态度还是如当初一样,有功则赏,有罪必罚!”

    通过彭七的描述赵祯已经明白了其中的关窍,曹玮和将门本是打算对狄青下手的,但后来被某个人劝住了,之后他们便以彭七为诱饵让他试探自己的态度,毕竟在北伐的节骨眼上,在没造成恶果的时候赵祯自然会放他们一马。

    望着开心离去的彭七,赵祯微微苦笑,人心有的时候就是那么的不平静,为了利益无论如何都要搏上一搏,也对,人本就是个贪婪的动物,没有这心中的贪婪,人类也许就不会进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卡你一辈子都〕〔修神时代:我有无〕〔让开,丞相是朕的〕〔豪门弃妇:陆三少〕〔都市狂龙行天下〕〔其实我只喜欢你〕〔布桐厉景琛〕〔九层仙莲〕〔心甘秦愿〕〔我!最强主角!〕〔我的前半生之煜贺〕〔某学园都市的旧日〕〔豪门帝宠:吻你上〕〔正版修仙〕〔都市之万界帝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