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阴阳判官〕〔洪荒之神龟〕〔落地一把98K〕〔逆命魔主〕〔克斯玛帝国〕〔我就是大德鲁伊〕〔滑雪巨星〕〔天府司命〕〔玄医归来〕〔我有一刀在手〕〔超级存储系统〕〔进球万岁〕〔逆流2004〕〔一生一世笑皇途〕〔大明星的贴身保镖〕〔女帝家的小白脸〕〔致我亲爱的霍先生〕〔女神的超凡高手〕〔穿越之古墓逃妃〕〔重生最强商女:首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五百九十一章耶律宗真的惊愕
    手中的长刀在胯下军马的带动下划过一个辽人的脖颈,锋利的长刀轻松的把他的脑袋砍下,身体还向前冲了两步,血水喷射在狄青的鬼脸面具上,让他更显狰狞。

    猩红的血液最能激发人心中隐藏的戾气,踏白军如镰刀般的收割着辽人的生命,同时这股暴虐的气氛也环绕在他们的身上,使得踏白军的攻伐更加锋利,嘶吼声响彻云霄。

    三千踏白军追杀几千人的残兵,速度之快令人难以想象,如疯魔般的模样连彭七看着都热血膨胀,带领城墙上的守军大声叫好。威武,慷慨之声不绝于耳。

    踏白军在狄青的带领下,用辽人的鲜血和尸体见证了自己的彪悍,也用此洗刷了大宋马战不如辽人的耻辱,战场上的每个人的血液都在燃烧,烧的人浑身发烫,烧的人有使不完的力气。

    经过反复的冲杀,很快,辽人的溃军就基本被消灭,偶尔有一两个没死的也很快被彪悍的踏白军各种补刀,太阳照着在战场上没有一丝温暖,反而使亮得刺眼的盔甲更加冰冷。

    辽人的溃兵被踏白军杀戮干净,战场上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声响,连伤员的呻吟声都没有,寂静的仿佛人间地狱,只有地上的血水和残肢断臂在述说这刚刚发生的一幕,而此时的狄青一路放声高呼策马而行,虽血染征衣却无比自信,就这样带着踏白军向城门退走。

    他们的使命完成了,城墙上的将士们已经开始用手中的兵器击打地面,对着狄青等人嘶吼:“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慢慢的整个析津府的百姓也跟着高唱,这是来自先秦诗经中的古老战歌,这是华夏百姓心中不朽的战歌,谁人敢忘?

    歌声伴随着敲击声响彻云霄,震撼苍宇,同时也让耶律宗信的前军瑟瑟发抖,这根本就不是他们所熟悉的宋人军队,也不是他们所认识的宋人。

    耶律宗信见识过大宋的骑兵,当初飞狐岭一战让他们吃到了大苦头,可现在看来,大宋的骑兵更加精锐了,行家一眼便能看出虚实,耶律宗信在看到大宋骑兵追杀溃军的模样便知道他们不弱于大辽的铁骑。

    马上功夫不弱,连杀敌的技巧都比原先突飞猛击,这才是耶律宗信最害怕的东西,契丹人对汉人的优势在哪里?不就是骑兵吗?骑兵之所以叫骑兵不是因为有战马,而是有一套精锐的战法和士兵。

    狄青率领的踏白军从加速到冲锋,再到收割,一气呵成,数千人如臂挥指,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这意味着大宋的骑兵已经能掌握骑兵的精髓,即便他们没有契丹人的经验丰富,但他们身上的铠甲和武器却远胜大辽!

    耶律宗信远远的便瞧见,那些弩手绝望的抬手向大宋骑兵射去一支支弩箭,但大宋骑兵不管不顾,运气好的弩箭插在甲胄的缝隙里不能寸进,运气不好的直接就从盔甲的正面弹飞,不用细看耶律宗信也明白宋军的铠甲上最多留下一道白痕

    厚重的铠甲对大宋骑兵的影响并不大,身体依然能灵活的在马上腾挪,甚至能在飞奔的快马上俯身拾取地上的羽箭,这对骑兵的骑术要求很高。

    耶律宗信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派出的万余人被消灭干净,但自始自终没有派出一骑去接应,因为他知道自己没有能力这么做,即便是去接应也很可能有去无回。

    他更担心宋人的骑兵会借着这股锐气横扫自己的军阵,三千破万不是不可能,当他看到大宋骑兵退走的时候心中居然升起一种庆幸,或者说是死里逃生的后怕,这三千人的骑兵队伍,生生给人以数万骑的声势。

    传令的骑兵早已到达中军,没人敢阻拦背上插着令旗的传令兵,因为是在前军与中军之间传递消息,传令兵身上的颜色特别的鲜艳,为的就是告诉所有人他有紧急军情传递。

    中军十万人已经距离耶律宗信的前军很近了,一盏茶的功夫便能跑上一个来回,而此时的传令兵却根本没有机会离开,左丞相那骇人的脸色已经说明了一切,而陛下的脸色虽然不好看但却没什么大碍。

    “耶律宗信真是这么说的?”

    这已经是张俭第三次询问地上的传令兵了,他真的希望是这人听错了,而非事实如此,但很可惜,传令兵的回答依然是如之前一般:“千真万确,将军说他可以肯定站在城墙上的一定是大宋皇帝,将军还说如果不是大宋皇帝本人,应身着帝王服饰以安万民之心,此时身着龙纹铠甲,又有旌旗仪仗护卫,必是大宋皇帝无疑!”

    张俭瞬间觉得天旋地转,差点晕倒,强忍着心中的波涛汹涌对传令兵挥了挥手,那契丹骑士顿时如蒙大赦,仓皇的离开宫帐。

    耶律宗真此时有些瞧不起张俭,大宋皇帝死不死的和辽朝有什么关系,他在不在大辽都要收回析津府和南京道,难道就因他一人而撤不成?

    “无甚的事情,他赵祯不死反而是上天给朕击败他的机会,原本朕给他设的衣冠冢倒是能派上用场了!”

    面对皇帝轻松和笑意,张俭此时完全笑不出来,宋人实力的他明白,一旦赵祯没死,对宋军的士气和鼓舞完全能超过大辽的军队,并且如果这是宋人皇帝的阴谋,那在知道赵祯没死的一瞬间,大辽便已经落入了他的圈套!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张俭咬牙道:“启奏陛下,如果真的是宋人皇帝演的一出苦肉计,我大辽还是应当退回居庸关一带以防有诈!”

    耶律宗真惊讶的望着张俭,他没想到平日里跟随在自己身边的左丞相居然是个如此敬小慎微,甚至有些过于胆小的人,二十万大军已经抵达析津府之前,此时再退简直就是个天大的笑话!

    别说是自己不答应,就是出征的将士也不会答应,这要传了出去自己成什么了?得知大宋皇帝驾崩兴兵讨伐,得知大宋皇帝未死就率兵逃走?

    尤其是在得知赵祯没死后,耶律宗真就更加兴奋,他终于可以堂堂正正的击败赵祯了,他要让父皇看看自己是不是不如大宋皇帝!耶律宗真一直记得父皇死前说的话,自己凭什么就不如他赵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神时代:我有无〕〔绝世凰后:傲娇邪〕〔月舞空〕〔时空飞盘〕〔冥法仙门〕〔君心漫漫我心遥〕〔抗战之兵魂传说〕〔通天神捕〕〔重生学霸商女:枭〕〔美女跟我走〕〔最佳娱乐时代〕〔重生之巅峰强少〕〔木槿悠悠:早安,〕〔明虎〕〔名门秘闻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