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断宋瑞龙〕〔兽世田园:抢个娇〕〔道吟〕〔末世之骷髅大佬〕〔从地球开始变强〕〔我有一座军火库〕〔鸿蒙九幽诀〕〔都市之神级宗师〕〔我从恐怖世界来〕〔都市无限嚣张高手〕〔重生弃少之天尊归〕〔超维之道〕〔恐怖机场〕〔带着射线闯异世〕〔绝色妖医:盛世权〕〔重生之胆大包天〕〔崩坏神话〕〔金玉良医〕〔最强憎恶暴打诸天〕〔我在洪荒打钱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五百九十八章宋辽对撞
    随着战争强度的不断加大,宋和辽两国就像是两头荒蛮的野兽般扑在一起,彼此之间的厮杀已经成为一种本能,辽人一波一波的冲向析津府的城墙,即便如麦子一般倒下也没有停歇。

    即便赵祯这个大宋皇帝都在为耶律宗真心疼,这个时代百姓就是生产力,而这些辽人都是来自于普通的百姓人家,缺少这样的百姓还怎么发展下去?

    但城墙上的夏竦却给出了另一番解释:“陛下不要觉得这些辽人的死不值得,这是辽人一贯的手段,丢失南京道之后,辽人便失去了一大片的粮食产地,这意味着辽人的粮食将会减少,毕竟草场出产的食物有限,辽人又不会耕种。总不能让他们把自己的草原变成农田吧?这些人的死可以减少辽朝所需的粮食。”

    赵祯的心微微一凛:“难道草原上的蛮夷都是这样维系生存的吗?”

    夏竦微微一叹的说道:“然也,自古以来皆是如此,外夷粮少则攻中华,劫掠汉家财富回馈本族,积蓄力量的同时还能消耗掉多余的人口,周而复始从未殆尽,自匈奴到突厥,再至如今的契丹皆是如此。”

    赵祯想了想也是,历史上在华夏大地上的游牧民族就没有被完全消灭掉,甚至以后还会有游牧民族入主中原的事情发生,元,清两朝可是后人承认的正统王朝。

    对待敌人如果不能永远的消灭,那就想办法同化他,这是华夏先民的古老智慧,就像秦一同**之后,其他国家的百姓依然要复仇,而到了汉朝就没有,不是因为时间的问题,而是因为社会制度和教化包容。

    赵祯看向扑面而来的辽人,心中暗下决心,如果打败了辽朝那就把他融入到华夏之中,契丹人如此,党项人也是如此!随着时间的碾压,岁月的侵蚀,大宋的教化,他们自己便会忘了自己的种族。

    后世虽有五十六个民族,但除非特殊场合,谁还会说自己来自那个种族?所谓的汉族人口那么多,但其中有多少人的祖先是和外族通婚的?有多少人的血液中拥有胡人的基因?这些谁也说不清。

    自唐朝的民族大融合之后,赵祯相信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所谓纯粹的华夏汉人了

    嗖叮

    一支羽箭飞来击中了禁军手中的巨大的盾牌,只在上面留下一道白痕就被磕飞出去,辽人所谓的狼牙箭杀穿透力真的是很差,锯齿状的狼牙箭一旦射入人体,将会很难取出,即便是要拔出来也会带出一大块皮肉造成二次创伤,但它现在已经很难射入宋军的身体。

    大宋的禁军已经进行过两次换装,从全身步人甲再到板甲,这其间进行了质的飞跃,穹面锻造技术已经使得大宋的板甲可以完成量产,水力锻造机可以日夜不停的生产板甲以及其他部件。

    而大宋的板甲一旦交到士兵的手中,从保养到维护,全部都要由士兵自己承担,也就是说你要在战场上为自己的生命负责,那就必须要保养好自己的盔甲。

    大宋的禁军一个个穿的像个罐头似得,还好大宋的审美还在,板甲的头盔不是铁桶形状,而是符合人的线条,毕竟汉人锻造头盔也不是一天两天,原先没钱配备如此好的装备,现在有钱了,几乎各个士兵头上都带着改良的凤翅盔。

    盔缨、盔体、盔脊、抹额、凤翅、顿项六大部分构成,盔脊盔沿以祥云浪涛形贴片包边,正前方抹额与盔脊交接处饰以团花,左右凤翅根根翎毛乍起,纤毫毕现,再配合防护的面甲人人都显得英武不凡。

    面甲是可以上下活动的,而且藏在盔甲之内,只需轻轻一拉便可滑下,用力上顶便能掐住。

    连赵祯都要感叹工匠们的技术高超,难怪后世对大宋的技术持肯定态度,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载之演进,造极于赵宋之世,这绝对是属实的夸赞,没有一点虚假。

    武装到牙齿的士兵终于迎来了辽人的近战,即便有再多的棘轮弩也不可能把潮水般的敌人消灭在城墙下,无数的云梯,吕公车冲击过来,即便是床弩不断的发射也应接不暇。

    辽人前军由女真人,渤海人组成,更是凶悍,一身轻装拖着个带铁器的木棒子就敢进攻析津府,他们身后是穿着精良的汉人军队,再后面才是契丹人。

    赵祯理解这些汉人为何会为辽人卖命,辽朝建立在赵宋之前,境内的汉人早就习惯了辽人的统治,也把辽国当作是自己的祖国,这没有什么不对,燕云百姓之所以对赵宋王师如此热情,完全是因为他们被石敬瑭送给辽朝的,而不是被辽朝征服的。

    开始的时候城墙上还泾渭分明,辽军上了城墙就被大宋的禁军砍下去,同时伴随的还有各种滚石檑木,长长的檑木甚至能把两个三个梯子上的敌人砸下去,效果不错就是太浪费东西。

    铅水,热油一锅锅的浇下去,总能闻见阵阵肉香和渗人的惨叫,火油不要钱似得往辽人的云梯上浇,从上到下淋个通透后火把一点就是一梯子的烤串。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滚石檑木用完了,铅水热油用完了,猛火油还剩也不多,但辽人的进攻还在继续,接下来便是真刀真枪的对抗。

    原本泾渭分明的宋辽两军也开始胶着在一起缠斗,但狄青总是有办法,随着短促的铜哨声,大宋城墙上的军阵一变,盾牌手,陌刀手,横刀手,弩箭手在每个垛口上组成阵形,每一队只负责自己的缺口,而把自己的侧面交给袍泽。

    这种信任是禁军平时训练时就练成的默契,一旦上了战场无论你愿不愿意都要把后辈交给自己的袍泽,即便他和你曾经有过龌龊也要毫不犹豫的交给他。

    两边的马面墙上,列队的弩箭手以夹角之姿向正在爬梯子的辽人射箭,原本的三排队伍已经变成了四排乃至五排,这是为了保证他们的体力,同时也保证了箭雨的连绵不绝。

    为了避免误伤,大宋的禁军距离垛口一段距离,而这个距离刚好使得一个辽人站在城墙上,于是辽朝的军士在城墙上和大宋的禁军对撞在一起,喊杀声响成一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最强主角!〕〔修神时代:我有无〕〔我是FIFA球王〕〔我要大宝箱〕〔快穿之宿主正在渣〕〔国民女神:史上第〕〔圣踪〕〔乱世我为侠〕〔都市之绝世仙帝〕〔乡村透视小农民〕〔蜀山剑宗系统〕〔魔鬼主教〕〔公主在上:国师,〕〔快穿:吾儿莫方〕〔快穿之这个愿望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