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瞳圣医〕〔幽暗囚笼〕〔神界编辑器〕〔变身异界大法师〕〔港岛枭雄〕〔剑花浮萍录〕〔红楼大官人〕〔这个游戏不简单〕〔军少霸爱:非妻不〕〔修道红尘间〕〔抗战张大少〕〔在魔禁的那些日子〕〔美漫的超凡之旅〕〔暴富人生〕〔我家电器能成精〕〔三国第一保镖〕〔凤舞隋末〕〔无限蓄力系统〕〔漫漫诸天〕〔修仙归来之都市至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六百二十五章困兽犹斗
    炸药包的威力其实并没有火药弹的大,火药弹是以破片杀伤敌人,而炸药包是以冲击波攻击敌人,两者相比自然有着天壤之别。

    数个炸药包扔到辽人的军阵之中,巨大的爆炸和气浪把辽人掀翻,他们从未见过威力如此巨大的东西,许多人被震得七窍流血,阿鲁答感觉自己的脚踩在棉花上,耳朵传来一阵阵嗡嗡声,除此之外什么都听不见。

    一旁的士兵不断的摇晃着自己,阿鲁答努力的站稳摇晃的身体,抬眼望其,四周的辽军早已是东倒西歪,有些些人甚至连手中的刀剑都拿不稳,哪还有一点契丹勇士的样子?

    而反观宋人的大军,显然是早有准备,稍稍的整顿一下后便开始向前推进,仿佛滚滚铁流不可阻挡!

    阿鲁答怒吼着让士兵们站起来,很可惜有些人即便是想站起来都难,而有些人虽然站着却开始向后退却,在他们看来大宋的军队是天神派来的,否则怎么会有如此厉害的手段,刚刚的旱雷就在他们中炸开,许多人都被掀飞了出去,七窍流血的还好,甚至有人被当成震死。

    这不是天神的手段又是什么?

    人的心中一旦认定的事情很难改变,契丹人本就迷信,对于一场大风都能当成是上天的示警,刚刚的爆炸已经给了他们无比的震撼,即便是握着刀剑的双手都在颤抖。

    战场上出现非常诡异的一幕,宋人不断向前压进,而往日战无不胜的辽人却在后退。

    赵力原本是想快速收割这些人的性命,但李克敌拉住了他:“将军勿急,这些辽人已经被吓破了胆,逼急了反而不好,不如徐徐推进给他们施压,总有人会顶不住压力投降的”

    赵力明白李克敌的意思,可眼前这些人都是军功啊!岂能白白让他们脱走?

    “大宋的俘虏可算不得军功”

    听到赵力的话李克敌翻了个白眼:“将军多虑了,如今这些辽人已然是笼中之鸟,何必担心军功,刚刚咱们可是杀了不少的平民百姓,一旦传出去必定遭到城中文臣的苛责,官家那里也过不去,如今这些辽人全无战力,不如纳降,多少也能保住官家的面子不是”

    李克敌的话让赵力眼前一亮,是这个道理,如果献俘的时候自己的最多嘿嘿也顶得上军功嘞!

    想到这里赵力随即对大宋的将士们挥手道:“缓缓推进,把这些人逼到死角。”

    宋军得令变换阵形,以盾牌手在前陌刀手在后徐徐推进,果然每前进一步,辽军便向后退一步,这种压力不断的增加,聚在一起的辽人愈来愈多,有些人担心再次遇到之前的“旱雷”飞快的离开辽人的军阵向两侧跑去。

    这一跑不要紧,使得原本就忧心忡忡的军阵更加的散乱,辽人的士气一落千丈,更多的辽军开始溃逃,赵力对此不管不顾,你跑得再快能跑出城去吗?

    逃跑的辽人只会被各个击破,羊城的四个城门早已被大宋的禁军拿下,这次赵力带来的人数可远不止背嵬军的五千人,车厢中的大宋步卒阿鲁答可看不见。

    随着时间的推移和背嵬军的逼迫,很快辽人的士卒便开始溃散,不是他们不想战斗,而是他们对这场战斗已经绝望,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人可不多,反倒是那些识时务者方为俊杰

    拼杀还在继续,总有一些可歌可泣的人物在危难的时候诞生,总有一些明知南墙在前却誓不回头的人,他们忠于自己的信念与理想,忠于自己的帝王,这样的人往往连对手都能感动。

    赵力掀开脸上的面甲,喘着粗气的对阿鲁答说道:“你叫什么名字,瞧得身上的穿着应该是道将,手底下多少也该有个五六千的士兵,怎么现在只有区区两千人,还被我大宋男儿逼到了墙角?”

    阿鲁答哈哈大笑:“两千契丹勇士对付你足够了,要是没有你身上的甲胄,你还不知死了几回!”

    赵力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划痕微微摇头:“没用啊!你看,你砍得地方都不是要害,即便是流血也不会流死我,但你身上的伤口要是不及时包扎怕是有性命之忧!”

    阿鲁答虚弱的喘了喘粗气道:“不错,果然是大宋的好手,不是我阿鲁答能对付的了得,怕是大宋皇帝身边的带御器械吧?”

    赵力的瞳孔一缩,自己的斤两自己知道,相较于官家身边的带御器械,自己还是差上一点,但是他怎么会知道,难道眼前的这个契丹人和宫中的带御器械交过手?不应该啊!

    其实阿鲁答根本就没有和带御器械交过手,不过是大概的猜测而已,如果眼前这个宋人的将军是大宋皇帝的环卫官,那他一定会知道带御器械。

    果然赵力的反应出卖了他,阿鲁答笑道:“真是没想到,我阿鲁答能在有生之年和大宋皇帝的环卫较量,也算是死得其所!看来你大宋皇帝必定到了奉圣州啊!哈哈,你别急,我猜对了!”

    赵力非但不生气反而笑了笑:“你都是快死的人了,猜对了又有何用,我大宋天子御驾亲征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有何不妥。”

    阿鲁答无力的垂下左边的胳膊,这条胳膊在刚刚的战斗中被赵力的横刀击伤,伤口处正不断的涌出鲜血,看来是伤了主脉,但他却无所谓的任由鲜血横流。

    “这无所谓,只要我把消息传递到大同府便可”

    “派人报信了?去吧,我大宋皇帝正需要你们这些人去给辽皇报信,去的越多越好,正好可以一网打尽”

    阿鲁答听到赵力的话后心中巨震,为什么,为什么大宋将军一点也不慌张,反而这么的有自信,难道自己让乙室兄弟报信有错吗?或是中了宋人的计策?

    “卑鄙的宋人!你们又要耍什么手段,孬种,懦夫,永远不敢堂堂正正的和我大辽骑兵拼杀!”

    赵力大喝:“放屁!你们和我大宋拼杀根本就是自寻死路!我们的将士比你们的训练有素,我们的铠甲比你们的坚硬,我们的刀剑比你们的锋利,就连我们的马匹都比你们的强壮!

    凭什么我大宋就应该输给你辽人?!官家带领我大宋披荆斩棘,连连胜利,自官家继位以来何曾一败?而你大辽的皇帝输的还少吗?!”

    赵力一口气说完便脱掉头盔,指着阿鲁答道:“某家今日便让你见识一下我大宋将士的战技,谁也不准帮我,生死有命!”

    李克敌失望的摇了摇头,这赵力太过意气用事,被辽人的一句话就激成这样,已经是困兽犹斗的辽人都开始使用计谋了,这说明羊城的局势已定,守军基本上回天乏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神时代:我有无〕〔绝世凰后:傲娇邪〕〔月舞空〕〔时空飞盘〕〔冥法仙门〕〔君心漫漫我心遥〕〔抗战之兵魂传说〕〔通天神捕〕〔重生学霸商女:枭〕〔美女跟我走〕〔最佳娱乐时代〕〔重生之巅峰强少〕〔木槿悠悠:早安,〕〔明虎〕〔名门秘闻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