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黑客女王〕〔孟婆汤无毒〕〔捉妖奶爸〕〔强势锁婚:傅少的〕〔拾荒也疯狂〕〔天眼高手〕〔随身带个狩猎空间〕〔沧海纪〕〔山野小村医〕〔佳妻清婳〕〔时光和你我都要〕〔有个恋爱要和你谈〕〔神脉天尊〕〔妖孽之最强主宰〕〔小祖宗,要上天〕〔神奇新世界〕〔诗与刀〕〔晚唐驸马〕〔变身少女的日常〕〔最强大昏君系统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缔 第六百三十二章倒霉的刘从德
    刘娥阴冷的望着赵允让,他的计策相当完美,把太子掉包的风险显然要比刺杀太子要小的多,即便是赵旭死在了利刃之下,大宋还有二皇子赵昀,但要把他们两人都除掉,难度实在太大。

    且不说皇嗣身边有天家亲卫保护,单单是明面上的带御器械便是着实的难缠,个个都是以一当十的厉害人物,周庐宿卫特许在皇宫禁中櫜鞬、御剑岂是好相与的?

    瞧着赵允让似笑未笑的表情,刘娥便知道自己是他计划的重要一环,他赵允让不可能以身犯险去绑架太子,更不可能利用郡王府中的人,这和他亲自去做有甚的区别?

    只有自己去最为合适,自己是曾经的太后,身为皇后的王语嫣见过自己,想要接近赵旭这位太子实在是太容易了些,毕竟在名义上她也算是赵旭的奶奶。

    只要在皇后和太子出宫的时候,自己便有的是机会接近,而作为当事人的王语嫣绝不会声张出去,赵允让便是看重了这一点,利用刘美和刘从德来要挟自己。

    刘娥暗自冷笑,这赵允让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如果按照他的计划,所有的事情将会和他毫无关系,从头到尾都是自己做的,而自己又不能说出真相,否则刘美和刘从德随时会殒命。

    “太后考虑好了吗?”

    刘娥闭目养神,现在她唯一的办法只有拖延,任何情况下这都是死局,没有破局之法,除了保持沉默外她不能多说一个字,反正就这样耗着,赵允让不能动自己分毫,刘美,刘从德也不会有性命之忧。

    见刘娥不答话,赵允让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果然是太后,这么快便有了解决之法,但我孤不认为你能撑得下去,把刘从德带上来!”

    随着赵允让的话音刚落,宫殿的角落里便出现身穿粗布衣的下人押着刘从德出现,刘娥定睛瞧去便浑身发冷,这些人都是身着作为普通的布衣,即便是走在大街上也不会有人怀疑他们的身份,可谓是大隐于市,唯一出卖他们的便是冷漠如死人般的眼神!

    这些死士虽其貌不扬,但却身手了得,即便是不如宫中的带御器械,但却是敢死之人,正是所谓万金买死士,一散无复还的民间死士!在大宋圈养这种死士乃是谋逆的大罪,一旦被朝廷知晓必当严惩,但身为大宗正司的赵允让却没人会去查他。

    刘从德哆嗦着跪在地上,完全没有一点将门之后的样子,此时的他恐惧到了极点,曾经被唤作衙内的他,过着风光的生活,潇洒的日子,即便是在大街上横行霸道也不会有人敢得罪于他,可自从这位太后出现在父亲身边后,他就多出了一位母亲,躲在蜀地过着百无聊赖的生活。

    最可笑的居然是现在成了阶下囚!

    刘从德觉得自从自己遇到刘娥,不!自从遇到官家之后便一路开始倒霉,生活也变得一落千丈,所谓的生母虽是太后可居然与父亲深居蜀中过着男耕女织的生活,将门之后的他怎么会不认识刘娥?

    看着四周眼神不善的死士和笑眯眯的汝阳郡王,这一切在刘从德眼中仿佛觉得自己在做梦,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被卷入到这里?本就不打算过苦日子的刘从德早就受够了这一切,现在又有性命之忧。

    刘从德打了个激灵,毫不犹豫的趴向赵允让腆着脸谄笑道:“郡王有何吩咐,小的要是能办到,必行犬马之劳!”

    “当然,孤一定会让你效力的,也会让你过上以前的日子!”

    赵允让面对微笑,但眼神中却散发着厌恶的表情,谁能想到堂堂太后的私生子居然是个这样窝囊的废物,但这样的废物正好为自己所用,转头看向刘娥道:“太后瞧好了!”

    说完就在刘从德惊恐的眼神中拿起马鞭,这马鞭的材料就是尚待春风吹绿的枝条,裁下几个枝条,去头掐尾,留下规正的一段,用绿纸和面糨糊成绿色的小棒,再把黄纸剪成须状隔三寸绕小棒贴一圈,手柄处刻一小凹槽,结上一个小红线穗子系上,好一点的在其中参杂牛皮的细条而已。

    沾了盐水的牛皮鞭抽打在刘从德的身上,每一下都让刘从德痛苦哀嚎满地打滚,身上的衣服很快便被马鞭撕裂。

    儿是娘的心头肉,刘从德自小就不在自己的身边,好不容易母子团聚之后,刘从德又嫌弃田园生活,但刘娥处处忍让他的埋怨,不光是心怀愧疚,更是保护他的性命。

    看着刘从德在马鞭下的惨状,刘娥脸色苍白,死死的咬着嘴唇不说话,她不能开口,也不能心软,现在刘从德只是皮肉之苦,一旦自己心软松了口,可就有性命之忧了!

    刘娥不相信赵允让这个人,此人的心计之歹毒完全在当初的赵元俨之上,越是如此无情的心思狠厉之辈,越是不会留下任何后患,当自己答应赵允让并且成功换掉太子的时候,就是刘美和刘从德的死期。

    他会毫不犹豫的除掉一切能威胁他的人,怕是到时候自己也会被他杀死,这种人才是最狠毒的毒蛇。伪装好的让人难以置信,所有人都觉得他继承了他父亲的宽厚心善,但在这幅面具下隐藏的却是泼天大的胆子与狠毒。

    刘从德的惨叫声不断的从耳朵里钻进脑子,再从脑子里钻进心里,刘娥觉得仿佛一双大手不断的加压着自己的心让自己喘不过气,说不出话。

    很快,细皮嫩肉娇生惯养的刘从德便躺在地上直哼哼了,他实在是疼得叫不出声音来,只能在鞭子落在他的身上后抽搐一下,仿佛是一条死狗。

    赵允让挥了挥手,此时再打刘从德已经没了意义,显然刘娥是看透了自己不会杀他,要是真的打死了反倒不好。

    “给刘府的衙内洗个澡,这血污遍地的实在是有碍观瞻!”

    随着赵允让的话,一同盐水整个浇在刘从德的身上,盐粒流经伤口不断的刺激这刘从德大叫,脖子上的青筋显露了出来,在涨红的脸上仿佛无数的小蚯蚓在爬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卡你一辈子都〕〔修神时代:我有无〕〔让开,丞相是朕的〕〔豪门弃妇:陆三少〕〔都市狂龙行天下〕〔其实我只喜欢你〕〔布桐厉景琛〕〔九层仙莲〕〔心甘秦愿〕〔我!最强主角!〕〔我的前半生之煜贺〕〔某学园都市的旧日〕〔豪门帝宠:吻你上〕〔正版修仙〕〔都市之万界帝尊
  sitemap